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又苦又香  

2017-05-11 15:31:4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说新搬进去的小区的路两旁有一些散发着丁香一样的浓郁香味的树,仔细观察,花朵也很想紫丁香的样子。我立即告诉她那是苦楝,别称紫花树、苦苓,属于楝科落叶乔木;花期在四月底五月初,十月份结橘黄色的果实,可以在树枝上悬挂到第二年的花开时节……

朋友很惊讶我能像背教科书一样的说出有关苦楝的很多知识,不知道苦楝是我自小熟悉的,而且在我成年时还带给我深深的刺激。

老家的山坡和河边长满了这种花树。到“花到荼蘼春事了”的时节,农村就基本没有什么可看的了,只有它还带给我初春的气味,所以让我很是喜欢,常常在闲来无事的时候跑到树下,让它浓浓的香气把我熏醉。印象更深的是它的果实,外表很像是后来才见到的龙眼,但味道却是奇苦,不知是不是这就是它得名“苦楝”的原因;若是不急于把果肉吐出,慢慢咀嚼咂摸,苦味过后反而会有一丝的甘甜,极微茫,但毕竟还是有的。

成年后外出求学,然后进城工作,又辗转飘零多地;家乡和童年的事都渐渐依稀模糊。总之,离开家乡之后就很少看到这花树了。一个暮春的下午,忽然收到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件,打开来,里面竟然有一枝半枯萎的苦楝花,是从很远的地方邮寄来的;再掏出里面的信笺,看明白是自己教过的一个男孩子,从高考选择大学,到毕业选择工作,都紧紧追随自己迷恋的一个女生,女生也似乎知道男孩的心意;但现在,女生要出国了,男孩却必须留下来挣钱赡养父母,头脑的神经都在照顾家人和追随女生之间纠结,于是想到我这个高中的班主任老师,写信来征求我的意见。

我能说什么好呢?从信中可以窥见,女生其实对男孩并没有倾心相爱的意思,但也没有斩钉截铁的一口回绝,不知是心有不忍还是把男孩当作鸡肋;但男孩的痴迷却是显而易见的。从他寄来的苦楝花看,他也知道这“苦恋”恰如那“苦楝”,表面闻上去有浓郁的香气,但结果却是苦涩难忍。

这也让我很自然地联想起那些“苦恋”的轶事。

最熟悉的“苦恋”莫过于徐志摩对林徽因的爱恋。虽然徐死后,谢婉莹撰文替他鸣不平,不指名地说女人的好徐没有得到,女人的坏就让他送了命;但实在说来,林徽因还算不得“坏人”,这不仅从她结婚后依然向徐敞开家门可见一斑,徐死后她的哀伤也可为证:她从飞机出事地点拾得一块残片,直到去世都把它挂在卧室的墙上;更显其温情的证据当是她对金岳霖的态度,她将金视为家人,不仅不反对金岳霖的亦步亦趋的追随和比邻而居,甚至有时还将家事和盘托负,这就可见林的心胸中“善”的成分,让悲苦的求爱者能嗅到一丝香甜。

相比而言,克拉拉在对待勃拉姆斯上,这样的一丝香甜就几乎消散殆尽了。那一年,当年仅20岁的无名小辈勃拉姆斯在大音乐家舒曼的家中遇到他的妻子、比他大14岁的钢琴家克拉拉时,他便知道,自己将从此陷入一场无望之爱的苦海里;因为那一刻,一朵叫做苦恋的花,已在这个稚拙的大男孩心中悄然开放。在求学的世界里,可以说三人行必有吾师;在爱情的世界里,三人行则必有伤害。所以面对自己的老师兼恩人,他只能压抑自己的感情。在舒曼病重期间,他不但看护病人,还要照顾克拉拉和她的孩子;但为防止深爱的人被流言伤害,他只能选择远离,在远方守望和资助她的生活。舒曼的死让克拉拉的生命的花瓣备受摧残,她关闭了爱情的阀门,没有给勃拉姆斯留一条缝;但当她后来在古亭根渡假,看见勃拉姆斯和他的未婚妻Agathe亲昵的身影,克拉拉竟勃然大怒,立刻带着孩子转身离去。这一举动让勃拉姆斯又惊又怕,赶忙寄了一封信给Agathe,解除了婚约。这悔约一度让勃拉姆斯极度痛苦和内疚,形单影只地走完了孤苦的后半生。

无论怎么说,克拉拉还是和勃拉姆斯始终保持了一生的友好关系;而从1889年初遇毛特·岗到19391月叶芝病逝,整整半个世纪,叶芝多次向毛特?岗求婚遭拒,且为她写了大量的情诗,但叶芝去世时,毛特·岗甚至并未前去吊唁。一般人都会想,即使毛特·岗没有接受叶芝漫长缠绵的爱意,最起码作为朋友、出于礼貌也该去送别故人吧。没有!毛特·岗的冷酷如此决绝,让我想起那个俗汉禅师面对二八少女的两句偈语:枯木倚寒岩,三冬无暖气。有人曾说,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全世界的人或许都爱你,但你最在乎的那个人却始终看都不看向你一眼。据同毛特·岗晚年有过接触的人讲,毛特·岗这样评价叶芝:他女子气十足。仅此而已!毫无宽容与婉转,更无怜爱与悲悯!叶芝曾赞毛特·岗有“朝圣者的灵魂”,但革命者毛特·岗也许信念坚定、处事果敢,然而其灵魂里却没有一丝温情的香气。

我想,这灵魂里的香气一定来自一颗博大而包容的心,这颗心的核心乃是对婆娑世界的觉悟,并由此生发出对普通人性的宽容,对他人爱心的尊重。

这样的一颗心才像是苦楝的果实:苦则苦矣,却并不泯灭内在的甘甜。也许就是因此,我才一直难忘这又苦又香的苦楝花树吧。

我不赞同爱情的世界里要么是情人要么是路人的坚定立场,也许那样是会减少很多纠缠和长痛。但我想只有神的世界才是完整和完美的;而人,按照《圣经》之说,因为吃了智慧之树的果实,明白了丑与美、善与恶、生与死,就从此进入了二元的相对世界。相对就意味着缺失和欲望,缺失和欲望就意味着苦闷和烦恼;但从另一方面来看,缺失和欲望也意味着创造,苦闷和烦恼也意味着觉悟。人不可能堕入无知无识的物的世界,只能经由智慧而觉悟神性,经由爱和信仰而获得救赎。所以,我们要热爱这婆娑世界,就要一并热爱我们的苦闷和烦恼。

当天晚上,我给男孩回信:我无法帮你选择跟你爱的人出国还是留下来照顾家人,但我想说,无论如何,不要走向冷漠和冷酷;对人对己都保持一颗爱心,即使是无望的爱,痛苦的深处也有隐隐的香甜,而冷漠和冷酷的心里只有地狱。

 

 

                                                 2017.5.11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