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看花  

2017-04-08 22:26:5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植物园里的每一株花都非常熟悉,我几乎知道园中每一株花的种植地点,了解每一类花的开放和观赏的最佳时间。这在我的家人看来,实在是一个男人的羞耻。

是不是这样的癖好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不务正业、轻浮浪子一类的狼藉丑名呢?那么,一个男人的光荣又应该是什么?家人不说,我也不追问,照旧常常带着相机到植物园游逛。

去看花的时间,我多选择雨天和夜晚,(甚或雪天。这几年倒是常有三、四月降雪的例子)。原因自然是这样的时刻人稀园静,每每这时,不自觉地就想到了朱自清在《荷塘月色》里的抒情:“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世界里。”我也常常沉浸在这一片鲜艳一片香气里忘记了身边琐事,更忘记了轻浮浪子之类的责备或戏谑;相反,我倒是常想幻化成这树上的一片枝叶,或者树下的一块顽石,可以全天候地陪伴着这每年一次的花开花谢的短暂时光。

在爱花惜花这一点上,我们的古人要比我们生活得有情调得多。你看,北宋词人宋祁就感叹说:“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苏轼在《记游定惠院》里说:“黄州定惠院东,小山上,有海棠一株,特繁茂。每岁盛开,必携客置酒,已五醉其下矣。”苏轼对海棠别有深情,不仅白天携酒看花,晚上还要点上蜡烛去观赏,于是就有了“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的句子。

我也常被朋友取笑为吃花吃草的人,他们鄙薄我的博客相册里只有一些花花草草之类的东西。这种时候,我一般选择一笑置之或者沉默,但在心里,我却对他们说:你们看见的只是形与色,我看见的却是一朵朵从树根部升起的火焰,和它们诉说的来自宇宙深处的神秘的信息。在我看来,每一朵的花开花谢都是一次神秘事件,都是那个看不见的至美至善在我们眼前的瞬间展示。每一朵花里都有神,人们对此却视而不见、见而不知,还一脸茫然地质问:哪里有神?神在哪里?

对于生命,对于自然万物,我相信斯宾诺莎的万物有神论,而量子物理学家戴维·玻姆的关于宇宙三重层面的科学猜测更坚定了我的这种信仰,玻姆认为,宇宙以三个互相包藏的层面显现:物质层面、能量层面和意义层面;能量和物质都含藏着某种意义,而意义也在能量和物质的活动之中。这一点和佛教的色空观也是相通的。佛家讲万物万有都是真如实相的显露和起用,真空不碍妙有,妙有不碍真空;妙有非有,本性乃是真空;真空不空,又能具足妙有、妙用。

川端康成在《花未眠》一文中说,他凌晨四点醒来,发现海棠花未眠,于是不由自主地自语道:要活下去!我想,川端康成一定不是一个基督徒,他仅仅觉悟到自然界的美是无限的,就增添了要活下去的信念;如果他相信万物有神,看到一朵花中的神秘和神圣,他一定会领悟到每一个生命都是伟大造物主的一份恩情,就不会最后选择自杀了。

川端看不见,是因为他的“心眼”还没有张开;而当代人看不见,却多是因为我们的“心眼”被遮蔽了,或者说,我们只相信我们的“眼”,而不相信我们的“心”。

透过一朵花,看见一种伟大的恩情,也就坚信了生命禀赋的意义;否则,失去了价值,生命真就成了不能承受的虚无。

2017/4/8 晚,草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