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德国诗人里尔克和台湾当代诗人辛郁的同题诗《豹》对比阅读  

2017-04-26 21:20:03|  分类: 文学沙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湾)辛郁

 

一匹

  在旷野之极

蹲着

不知为什么

 

许多花 

许多树  绿

苍穹开放

涵容一切

 

这曾啸过

掠食过的

  不知什么是香着的花

或什么是绿着的树

 

不知为什么的

蹲着  一匹豹

苍穹默默

花树寂寂

 

旷野

 

 

辛郁(1933—)原名宓世森,浙江慈溪人。著有诗集《军曹手记》、《豹》、《因海之死》等多种。这首诗写于1972年。辛郁曾自述其写作动机:是因为“有感于在文明的压迫下,大自然中生命纯粹性的逐渐丧失。豹被作为表现的主体,是我认为它是大自然中生命最强悍,也最能保持生命原始纯粹性的生物”。

 

——在巴黎植物园

里尔克诗,冯至译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

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

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栏杆,

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

 

强韧的脚步迈着柔软的步容,

步容在这极小的圈中旋转,

仿佛力之舞围绕着一个中心,

在中心一个伟大的意志昏眩。

 

只有时眼帘无声地撩起。——

于是有一幅图像浸入,

通过四肢紧张的静寂——

在心中化为乌有。

 

我觉得,同题诗的对比阅读是件很有意义的事。相同的主题、不同的内容,更容易比较出不同作者甚至是不同文化的思维差异。

首先说说辛郁的《豹》

结构上:辛郁诗歌的第一段还说“旷野之极”,第二段还说“苍穹开放/涵容一切”,最后突然冒出一个“旷野/ 逝”。感觉很不协调。

思想上,全诗都没有表现出诗人自己的“诗思”,诗歌还是停留在“我”的主观感觉层面。“苍穹默默/花树寂寂/旷野/  失”的根源何在?对生命纯粹性的影响是什么?诗歌没有表达,甚至也没有引人深思的暗示。

 

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中提到的人的意识发展的三个阶段即意识、精神、绝对知识。这种分析不仅相当于《精神哲学》中的三种精神发展阶段:主观精神、客观精神、绝对精神,也可以说契合了中西诗歌的本质区别。中国的传统诗歌本质上是抒情,即使描绘外物也只是"的主观精神的一种移情,而不深入"物自身"的本性;相反西方的"物诗则能深入事物的本质,触摸到了世界的客观精神,或者说是世界的普遍精神;而但丁、歌德、艾略特等伟大诗人的大诗《神曲》、《浮士徳》、《四个四重奏》则进一步上升到对绝对精神的觉悟。我以为这是中国当代诗歌要发展,则有必要反思和借鉴的。

也许有人说,辛郁的《豹》就是要表现中国诗歌的特色,我们不能因为学习西方诗歌而失去了中国诗歌的本色。

对此我首先要反驳说,你不能因为怕失去特色就不敢改进;正像有人说现在的中国社会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难道我们就因此不能向西方的民主和法治学习改进我们的社会了?其次,学习西方文化就会失去自己的特色吗?当年佛教传入中国后出现了禅诗,禅诗使中国诗歌失去特色了吗?损害了中国诗歌的发展了吗?

 

再来看里尔克的《豹》。

里尔克的《豹》的表达是逐层深入的,第一段主要是描述可见的“现实”,相当于感觉层面: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栏杆,/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

第二段就进入了精神性的抒写,相当于知觉层面:强韧的脚步迈着柔软的步容,/步容在这极小的圈中旋转,/仿佛力之舞围绕着一个中心,/在中心一个伟大的意志昏眩。

由可见的“力之舞”思悟到豹子灵魂深处那个不可见的“伟大意志”。

第三段作者的思想进入到“宇宙图像”,也就是形而上的“绝对知识”层面:只有时眼帘无声地撩起。——/于是有一幅图像浸入。

这幅图像就是第一段提到的“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的宇宙伟大风景。也由此让人觉悟西方哲学里的“宇宙秩序”:上帝代表的宇宙意义——由意义演化成的宇宙能量——由能量转化成的宇宙物质。每一个自然的物都是永恒神性的一个片段,都是神圣的演化,都秉承了神的伟大意志。只不过,现在,当人类沉沦于物质欲望的时候,诸神隐遁,神圣消逝,所以进入豹子眼中的那幅伟大图像,在心中却化为了乌有!

物在本性上是“天地神人合一”的澄明境界的物质展现。在里尔克的“豹”身上展示的是“力之舞”,在豹灵魂层面,还有一幅“宇宙图像”,诉说那不可见的神圣的“伟大意志”。

 

如果说西方诗的特色是思,那么我们首先要明白,里尔克思的绝不只是个人,而是整个人类,尤其是现代人的命运:诸神远遁,上帝已死,人类的惶恐、失落、虚无和漂泊感。

 

中国传统的诗歌血脉只有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无论是诗言志还是诗缘情,都是一种抒情,都是“我”情感的直接或间接表现。也就是说,中国传统诗歌不作存在之“思”,个人与世界的关系是表层的,不深入的。

中国现代诗是学习西方诗歌的结果,由于功利心驱使和文化思维的差异,我们对西方诗歌的学习和借鉴,主要表现为对西方现代诗歌的艺术理论和写作技巧的认同。但诗歌的本质乃是人类对生命永恒价值的追问和触摸,是灵魂的歌与哭。而歌与哭从来都是直接,过分的梳妆和限制都会成为桎梏,使其变味,忸怩作态而成为虚情假意。对于里尔克等伟大诗人的学习,当然不能完全否定对其艺术形式和写作技巧的借鉴,但更主要的学习乃是把握其诗歌思想,汲取其生命灵魂,使之成为我们自身的血液和力量,帮助我们用诗歌去表现那伟大的实在。

有人说,里尔克诗歌艺术的目的就是帮助人占有人类感受力;但依我看来,他的诗歌更重要的价值在于是帮助人们重新学会“思”——思存在,思天地神人合一的本质存在。

 

 

                                        2017/4/26   读诗会发言稿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