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爱,将基督教神学转化成一种朝圣情怀  

2017-03-01 22:19:14|  分类: 文学沙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读但丁的《新生》与《神曲》

 

在一次哲学读书会后,我曾写了一篇短文《生命根本还是一团火》:“对于搞学术研究的人,只有丰厚的知识是不够的,还要将知识内化为智慧;对于热爱生命的人,只停留于深远的智慧还是不够的,还要将智慧内化为情怀;对于文学创作的人,只有崇高的情怀也还是不够的,还需将情怀外化为热情,并最终演化为文字落实在纸页上。”

相比于智慧,情怀是更内在更生命、更容易转化为血肉和行动的。

朱光潜先生曾说:“诗虽然不是讨论哲学和宣传宗教的工具,但是它的后面如果没有哲学和宗教,就不易达到深广的境界。诗好比一株花,哲学和宗教好比土壤。土壤不肥沃,根就不能深,花就不能茂。”

《神曲》就是一株深深地植根于基督教文化这片肥沃土壤中的枝盛叶茂的花。我以为,但丁的《神曲》的伟大,就在于他通过“爱”把基督教神学的智慧化成了一种追求至真至善的伟大情怀。

非常明显的一点,是从形式上,但丁借助基督教神学的思想体系构建了《神曲》的诗歌骨架。

伟大的诗歌必须有其思想体系作为支撑,成为背景。除了《神曲》,还有如《荷马史诗》以古希腊神话为思想骨架,《摩罗衍那》以古印度神话为思想骨架,歌德的《浮士德》借助西方近代资本主义文明进程构筑其思想骨架,叶芝也借助巫术和星相学建构出一幅宇宙万物生长和人类命运的《幻象》。 

更重要的是,但丁从内容上把基督教神学转化成一种对伟大崇高的爱,将人的生命意志和宗教的神秘启示相融合,使他的诗歌的内容和思想达到了一种生动感人而又意旨高深的境界。

我这样说的理由有三:

表现之一就是,但丁把基督教神学和古希腊罗马神话相包容,让古希腊罗马诸神成为基督教神学体系里的类似天使的神灵。古罗马神话里的爱神维纳斯本是纵欲,甚至是淫乱的神祇,但在《新生》里,爱神却成为具有高度理性的神祇。

但丁在《新生》第2节里称颂贝雅特丽齐说,“虽然她那始终伴随着我的形象令人爱慕不已,足以把我征服,但它显得无比崇高,因而每当爱神主宰我时,理性的忠告也无不在需要倾听此等忠告的场合下同时出现。”在第7节的短诗里说:“爱神凭借其崇高之处,使我的生活既甜蜜,又轻松。”在第20节的诗歌里说:“爱神和温柔的心灵毫无二致……正如理智的灵魂少不了理性。”

正是凭借这种圣洁的爱,但丁在《新生》里把自己的心上人升华为纯洁的天使,在第19节的短诗里赞美她“这样秀丽的神态,在灿烂无比、华光直上云霄的灵魂里孕育。天庭除了需要她外,其他都完美无缺”;在《神曲》里甚至让她化身为指引灵魂超越罪恶飞升天国的基督;因而“我一向把她的敬礼看作是天赐的福泽”。

表现之二是把“贝雅特丽齐”这一“爱的化身”从根本上与神圣的“三位一体”联系起来。在《新生》第30节,但丁说贝雅特丽齐降生时,转动的九重天正处于极其协调的状态,“九”这个数字和贝雅特丽齐有着密切的联系,甚至说“九”这个数字就是她的化身。这样说的原因是,根据托勒密和基督教的经义,九为天庭运转的而数字,而“三”这个数字乃是“九”之根,而“奇迹”的因数就是“三”,即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可见,贝雅特丽齐的根就是令人称奇的三位一体。

其三,无论是在《新生》还是在《神曲》里,爱都是诗的主题和核心。

但丁对至真至善的追求起源于对人(贝雅特丽齐)的爱;因挚爱而发现对方的神性,由此,人间的爱和天国的爱在但丁那里合二为一,这样一来,但丁就把对人的爱转变成神圣的爱,也从而把基督教神学转化成一种追求神圣(至真至善)的情怀。

基于这样的情怀,在大诗《神曲》里,但丁把美和爱的化身贝雅特丽齐作为一个光辉圣洁的天使,安置在“天堂”里,安排在上帝身边。而且,我们还更进一步看到,当但丁在人生的歧途迷失了方向的时候,贝雅特丽齐安排伟大诗人维吉尔——智慧的化身——给他指引方向,引领他穿越地狱和炼狱。但是在但丁心中,相比于爱,智慧还是低一层的生命境界,没有基督教信仰的维吉尔当然不具备神圣之爱,也就不可能进入天堂,他只能把但丁领到天堂门口,引导但丁进入天堂,领略上帝的光辉灿烂的任务落在了美和爱的化身贝雅特丽齐身上。

出于同样的情怀,但丁把前基督教时期的一些伟大人物,包括崇高的诗人荷马、贺拉斯、奥维德和卢卡努斯,伟大的智者苏格拉底、柏拉图、欧几里得等各个领域的先贤,安放在九层地狱的第一层。除了不信仰基督而不能洗清原罪,这些人未曾犯下其他罪责,故而无需苦刑惩罚,其痛苦在于渴望升天而不能如愿。可见但丁对神圣信仰和爱的注重。

与此情怀相对的是否定和亵渎神圣,但丁把最早的无神论者伊壁鸠鲁的信徒打入地狱第六层,把亵渎圣职的教皇尼古拉三世打入第八层第三囊。希腊神话中的英雄尤利西斯被但丁判为出阴谋诡计的恶人,被打入第八层第八囊。 

《神曲》的框架是基督教神学的思想体系,而其中的血脉却是爱和信仰。所以有人说但丁的《神曲》开创了一种基督教人文主义。

我们的世界是一个相对世界(相对于上帝的绝对世界、世界本体),我们必须经验对万物的爱——深切的爱(就是思)——才能认识自我的本质,也才能觉悟至真至善的上帝。没有自然的爱欲而言神圣大爱,就是一种欺骗,至少是一种虚妄。

出于对自然爱欲的肯定,但丁在将叔嫂通奸的保罗与弗兰齐斯嘉的亡魂打入地狱第二圈中受罚的同时,又从世俗情感出发,对他们的爱情追求给予了肯定与同情,认为引诱他们走上悲惨之路的是“一种甜蜜的思想和热烈的愿望” ,所以在听完弗兰齐斯嘉如泣如诉的爱情叙述后, 禁不住“悲痛而顿生怜惜”,竟被感动得昏晕倒地,像断了气一般。这体现了但丁的“爱”的观念与基督教神学的伦理观是有其差异之处的。

但丁之于贝雅特丽齐,也是先有尘世之人的自然爱欲,继而又将其神圣化,在她的身上融入了上帝之爱,宗教之爱与实际之爱统一在贝雅特丽齐的身上,共同构成但丁完整的“爱”的情怀。世俗之爱是是对上帝的爱的基础,对上帝的爱是世俗之爱的升华。所谓“新生”,也就是通过对“美”(贝雅特丽齐)的深切的爱,而进入至真至善的神圣境界。《神曲》就是对《新生》中这一“爱”的主题所进行的一种更详尽更深切的表述。

然而必须看到,在但丁心中,真正的爱是基于理性、以至真至善的上帝为目标和归依的。但丁在描绘水晶天(原动天)时说:“这一重天只有神的心意,这里燃烧着爱,爱激起动,这里蕴藏的势力向各方流注。”但丁之所以能被邀请去游历地狱、炼狱、天国,不是因为他的诗人身份,而是因为他对贝雅特丽齐的爱以及由个人爱情延伸出的“信、望、爱”感动了天神。

 

所以我的结论是:通过爱,诗人但丁将基督教神学思想转化成一种朝圣情怀。

在《神曲》中,但丁向我们描绘的天堂之路是:自由意志(理性)+爱(信仰)。他不认为救赎只能依靠涂抹基督的血,而让爱的化身贝雅特丽齐引导自己升入天堂。但丁以此说明,人类完善的过程,除了靠理性的引导之外,更需要爱的引导。他说:“我看见宇宙纷散的纸张,都被爱合订为一册。”

《神曲》里的上帝就是一种伟大的爱,“是爱也,动太阳而移群星”。此种描述已超越了中世纪基督教宣扬的神秘而严酷的上帝形象,而将上帝形容为一种能够普照大地能温暖万物的慈爱之光。可见,但丁的神圣信仰,其实质乃是一种将宗教和世俗联系在一起的大爱。

但丁创作《神曲》并非为了宣扬神学智慧而去建构一个神学的思想体系,而是希望寻找一个世俗人类与上帝的连接点,使人通过修行(理性反省+道德完善+信仰和爱)回到神圣的怀抱。《神曲》中的但丁终于达到了最高的境界,一睹上帝之光,但是,他进天堂并非在来世,而是带着血肉之身出现的,这就暗示了人类追求道德完善的可能性。

掩卷而思,我以为但丁的《神曲》以一种追求至真至善的热情(爱),把基督教神学转化成了一种朝圣情怀;因为唯有情怀才是诗性的(相对于知识和智慧),也才是有现实执行力的。

 

    2017.2.28草,3.2

补记:

写完上面的文字,我忽然有一点新的觉悟:有两种诗人——

一种诗人是为大诗而生的,他有自己的宏大的思想,甚至是思想体系;他所有的努力都为了写成一首伟大的史诗,他的那些短诗、抒情诗只是为写作史诗做准备的,或者说是写作史诗过程的副产品;这样的诗人的作品往往是一种同一股思想泉水的不同时间不同方式的溢出,形式有别,但骨子里的思绪是一贯的。这样的诗人除了但丁,还有T ?S?艾略特和海子。他们有一个始终不渝的情怀,一个自成一体的诗歌思想,所以作品表面上看往往显得不够灵动;也因为这样的深远的思想的召唤,写作恰如十月怀胎,过程常常更艰难。

另一种诗人的写作主要依靠灵感,他们能抓住眼前飘过的任何细小的事物而赋予它们诗意。他们的诗作飘逸、轻灵、有别致的技巧;但因为缺少一以贯之的思想主线,他们很难酝酿出鸿篇巨制。缺少哲学修养的大部分中国诗人都属于此列。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