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海边的觉悟 七  

2017-01-09 14:31:36|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学期,徐教授因事务繁忙只开设了《德国浪漫哲学》和《西方学术精华导读》两门课,陈心应觉得课程有点少,打听到世界文学另一位博导程心圣教授给他的弟子开设了《西方诗学与比较诗学》和《<圣经>导读》两门课,决定去跟着旁听。陈心应不认识程教授,打电话找鹿紫商量,鹿紫说她现在不在学校,让陈心应晚饭后去她宿舍找她。

Q大学的宿舍楼依山而建,博士和留学生公寓在半山腰一片丛林的后面,是整个学校最幽静的地方;但鹿紫却嫌公寓地处偏远,而且生活不便,在校园外面租了一间居民楼房。陈心应一开始还不明白鹿紫所谓的生活不便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那里距离文学院更远,位置比博士公寓楼更偏僻。

这是一间普通的居房,面积不大,构成也比较简单;但和学校里的博士公寓相比,已经可以说是几近奢华:客厅全粉刷成乳白色,木地板也是浅黄色的,摆设只有一套浅粉色的沙发和一张玻璃茶几,房间窗明几净;但茶几上却摆着狮峰龙井、君山银针等名茶。透过开着的门陈心应看见里面的一间应该是卧室兼做书房,一张雕花的大木床睡下两人还绰绰有余,靠近窗户的地方摆放一组红木书桌书橱和一个多宝格的组合……因为是女子的房间,陈心应不便多看,回到沙发上坐定了,等了片刻,才看见鹿紫裹着头巾、身穿浴衣从梳妆间出来。

“不要客气,师弟!你要喝什么茶自己泡。我刚从一个酒局脱身,浑身是烟味和酒气,回来冲洗了一下。穿着随便一点感觉很舒爽,师弟不会见怪吧?”瞅着陈心应抿嘴一笑,“你不会只有一副正儿八经的面孔吧?在师姐这里,让自己轻松一点!”说完又是嫣然一笑。

“我习惯了这样,并不是故意要端着,你别在意。——你很喜欢喝茶呀?”

“说不上喜欢,主要是偶尔有朋友或客人来我这儿,不能不准备一点。你想喝什么,绿茶还是普洱?”

除了在冯经理的海滨会所外的一段短时间的闲聊,陈心应和鹿紫没有更多私下里的交流,但在徐教授家里的初见让他瞬间想起司卿,表明这位师姐还是在陈心应的心里抹上了一笔油彩,刚才听鹿紫说时常有人来她这里,再联想到鹿紫离开博士公寓搬到这个僻远的地方,陈心应忽然觉得有一丝酸涩的滋味从喉咙漾到嘴里;但他勉强一笑,说,“什么都行啊,我喝茶根本没有什么讲究,属于妙玉讽刺的饮牛饮骡的一类吧!”

“你不是蠢物,你是太执着了——我以前也属于这一类人——执着的人不知道变通,所以不够活泛。好了,不说这些了,说说你来的目的——该不是找借口过来看我的吧?”看到陈心应竟然脸红了,鹿紫禁不住哈哈笑起来。

陈心应说现在自己课时少,空闲时间比较多,想去听程教授的课;但又不了解程教授这个人,不知道受不受欢迎。

鹿紫告诉陈心应,程教授是文学院德高望重的老教授,很多弟子都是国内一些文化部门的掌门人或艺术社团的领军人物,学校的很多部门的负责人也都曾是他的学生,所以“眼光”很高,曲校长在文学院担任院长的时候就多次领教过他的盛气,下达的指令和任务很多次被委婉拒绝。因为程教授的原始学历不高,近几年才评上正教授,这本是学院专业技术人员评聘的规则使然,但程教授却认为这是曲院长故意与自己过不去,所以前几年文学院争取博士点的时候,他非但不出力,反而向上级教育部门泄密负面材料。曲院长也拿他没办法,请徐老师来就是要与程教授抗衡的。去年学校聘用徐老师为文学院院长,程教授就去校长办公室闹了好几次,从此和徐老师成了明里暗里互相较劲的对手。现在陈心应要去听他的课,恐怕是自找没趣。如果确实想去,她与程教授的一个得意弟子很熟,郝杰,和她一年考来的,官少爷,却为人热情。最重要的,是人缘好,人气足,黑白两道三教九流都有他的朋友。

陈心应用一种敬佩的眼光看着鹿紫,既惊讶于自己心目中的文化圣地竟有如此曲折复杂的隐秘内情,又惊讶于年纪轻轻的师姐有如此敏锐的洞察世事的眼光、如此精明的揣测人际关系的心思;但他对鹿紫关于程教授的评价还是有些将信将疑,毕竟是长期文化浸染的知识分子,应该不会如此心胸狭隘吧。“我恭恭敬敬地去听他的课,他还能把我赶出来?”

“没有事做你就不能休息一下么?或者去找个女学生玩一玩?干嘛一定要去听人家的课?”鹿紫轻蔑地扫一眼陈心应,“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看见了一个现实中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白痴’!你知道那个梅斯金的毛病是什么吗?不是简单的真诚,不是幼稚的善良,而是他自己活得沉重,也让周围的人活得不轻松!你的毛病和他一样,总是拿一个虚幻的、高不可攀的标准来衡量每个人每件事,把一座天平放在心里你活得不累吗?”停顿一下,又说,“以前的我也曾是这样,但现在我改悔了。因为我明白了,世界上的事并不是因为有价值才存在,人的生活也不需要总是有意义!”

“你要活得轻松快乐干嘛还要读博士?”陈心应还以嘲讽。

“前几天在海滨会所时我就和你谈起过这个问题,你还是没有搞明白。你的毛病就和梅斯金一样:对什么事都迂腐地认死理!总是从思想的高度看待现实问题,不懂得变通眼光,从人性的视角看待人的现实生活。然而我们并不生活在理想国里,教授也是人,甚至可以说是比我们更会生活的人。你以为大学校园还是一片圣洁的土地,大学里的学者、教授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你以为徐老师放弃京城的学术环境和优厚待遇,到这个二线城市的大学,是来教授智慧、传承思想的吗?如果你还这样以为,你很快就会失望的;你应该学会用一种‘玩’的心态来对待生活。对我来说,读博士就是来玩的,玩文化,玩高雅,这样的玩才有味,而且我也会玩得轻车熟路。至于将来的论文答辩么,关键是看导师的面子啦——就凭徐老师的声誉和影响,没有人会为难咱们的!所以——你一定要靠紧徐老师,尊敬他,跟随他,听从他;剩下的,你就尽管放松心态,娱乐生活好了!”

鹿紫说最后一句话时语调明显变得轻柔,而且把嘴唇探到陈心应耳边,刚刚洗浴过的身子氤氲的香气冲进了陈心应的鼻孔里。

陈心应一抬眼,看见一片火焰闪过鹿紫迷离的视网膜。

鹿紫眸子里的火焰有一瞬间让陈心应感到眩晕。“你这里有咖啡吗?我觉得那玩意儿提神!”陈心应向后扬了扬头,有些生硬地对着鹿紫微微一笑。

在陈心应思想里,生命还是一种“火”,而且渴望着另一团“火”的温度。很长时间了,陈心应感觉内心里有一个空间空荡荡、凉飕飕的,那里曾经有一团柔软、温暖的火焰,但熄灭已经太久了,就像一座人去已久的楼房,门窗紧闭,炉火冰凉,墙壁上挂满灰黑的蛛丝。那样的空寂让他时时迸发一种冲到街上搂抱随便一个什么人的冲动,就像孤独的尼采那样。也正因如此,他始终不能接受佛家“缘起性空”的理论。如果万物都没有自己的本性,都只是一种偶然因缘的聚合,生命就会始终处于一种轻飘飘的无根状态,那真是太可悲了。也是因为如此,虽然陈心应与师姐鹿紫只有两次简短的交流,而且直觉鹿紫并不是那团能进入自己内心、充实自己空虚心灵的火;但搂抱住一个美丽异性的渴望像一股即将迸发的岩浆一样在体内奔突流窜,最主要的是,透过鹿紫的瞳孔他分明看见了同样奔突在师姐血管内的灼热的岩浆。

“有!你想要的师姐这里都有!”鹿紫再次妩媚地一撇嘴角,弯腰从茶几下面抽屉里拿出一个袋子,上面的洋码不知道是什么文字,陈心应只看出像是咖啡的一个单词。

“这可是哥伦比亚波旁咖啡树产的咖啡豆,绝对纯进口的咖啡,曲副校长来看我时带给我的。他说他出国考察时就带回来几袋子——甚至没舍得给自己嗜咖啡如命的老婆一袋子。我这也是第一次拿出来待客——徐教授不喜欢喝这玩意儿,王祖光那种大老粗给他喝速溶的那种他就高兴得什么似的——就便宜了学弟你!噢——咖啡机还在厨房里,很长时间不用,我都忘了……”打了一个响指,鹿紫轻快地飘进厨房去了。

鹿紫的优美背影、轻盈的脚步,怎么那么像——像司卿啊?

听着鹿紫在厨房里“叮叮当当”翻箱搬柜的声音,陈心应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感觉,他站起身,迟疑了片刻,快步走出了鹿紫的楼房。

走出楼门不远,陈心应听到鹿紫从楼上的窗户里叫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他假装没听见,快步走进路旁树丛的阴影里……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