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淄博文学会发言稿:西方文学史中对《俄狄浦斯王》的改写、阐释与批评  

2016-08-15 17:18:47|  分类: 文学沙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引:古希腊悲剧大多取材于古希腊神话,必须对其有所了解

古希腊神话的三个发展阶段

古希腊神话是发展最完善的体系神话,人们对其发展阶段有不同的认识,我以为可以分为远古创世神话、奥林匹斯神话和半神英雄传说三个阶段。

 英雄传说又分成很多系列,俄狄浦斯的故事属于忒拜故事系列。(此外还有阿耳戈——伊阿宋故事、赫拉克勒斯故事、忒修斯故事、特洛亚故事、俄底修斯故事等系列)

  忒拜神话系列

忒拜,希腊中东部,主要城市、古希腊重要城市和强国之一。,因为这座城市是关于俄狄浦斯狄奥尼索斯七将攻忒拜特伊西亚斯等故事的发生地,所以它在希腊神话中占有重要地位。

守护神是太阳神阿波罗。

传说忒拜由卡德摩斯创建。卡德摩斯就是宙斯诱拐的欧罗巴的哥哥。遵照阿波罗的神示创建忒拜城。

  俄狄浦斯传说

俄狄浦斯的父亲拉伊俄斯是忒拜国王拉布达科斯的儿子,由于幼年失去父亲,政敌迫害, 投奔了厄利斯国王珀罗普斯,他却诱拐了王子克律西波斯并导致其死亡,所以拉伊俄斯被珀罗普斯诅咒“会被自己的儿子杀死

拉伊俄斯成为忒拜国王与伊俄卡斯忒结婚之后,神谕告知他 “将被儿子所杀。为了逃避命运,拉伊俄斯在儿子俄狄浦斯降生后,命人刺穿了新生儿的脚踝(oidipous在希腊文的意思即为“肿胀的脚”),并让牧羊的仆人将他丢弃到野外饿死。

奉命执行的牧人心生怜悯,偷偷将婴儿转送给科林斯国王波吕波斯。俄狄浦斯长大后,也听到相同的神谕,为避免神谕成真便离开科林斯。流浪到忒拜附近时,在一个岔路上与一群陌生人发生冲突,失手杀了一位老者,却不知道就是他的亲生父亲。  当时的忒拜被狮身人面兽斯芬克斯所困,宣布谁能解开谜题,拯救城邦,便可获得王位并娶国王的遗孀为妻。俄狄浦斯解开了斯芬克斯的谜题,解救了忒拜,继承了王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娶了自己的生母,生了两女安提戈涅、伊斯墨涅,两个儿子埃忒奥克洛斯、波吕涅克斯。此后,不断有灾祸与瘟疫降临,在先知的揭示下,俄狄浦斯才知道他是拉伊俄斯的儿子,终究应验了杀父娶母的命运。震惊不已的伊俄卡斯忒羞愧地上吊自杀,而同样悲愤不已的俄狄浦斯,则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俄狄甫斯知道真相后请求把自己放逐,可是当他狂乱心情逐渐平静时,心中重新泛起对故乡的留恋之情。他想自己无意犯下了罪孽,已经得到足够的惩罚,伊俄卡斯特悬梁自尽,他也用胸针戳瞎了自己的眼睛。因此,他想留在家里。可是,克瑞翁对他的态度好像已经变了,他的两个儿子也变得自私无情。克瑞翁强迫他按原来的决定去做。两个儿子也要他离去。他们塞给他一根讨饭棒,逼他从宫中出去,只有两个女儿同情他。大女儿安提戈涅选择与父亲一起流放,她牵着盲人四处漂泊。

俄狄甫斯流浪到雅典的库洛诺斯,受到雅典国王忒修斯的礼待。

他的两个儿子起初由于他们的家族的厄运威胁着他们,愿意把王位让给舅父克瑞翁。可是后来又渴望统治权位,并互相嫉妒,决定轮流执政。波吕尼刻斯先登上王位,年幼的厄忒俄克勒斯心里不满,也不愿意跟哥哥轮流执政,于是煽动民众叛乱并驱逐了哥哥。波吕尼刻斯逃奔到亚各斯,在那里娶了国王的女儿,并得到朋友和盟国的帮助,准备兴兵报复。

俄狄浦斯诅咒两个儿子会躺在你们自己的血泊之中。

兄弟二人手足相残,同时死去。克瑞翁登上王位,给厄忒俄克勒斯举行了盛大的葬礼,而将波吕涅克斯暴尸田野。克瑞翁下令,谁埋葬波吕涅克斯就处以死刑,波吕涅克斯的妹妹安提戈涅毅然以遵循“天条”为由埋葬了她哥哥,于是她被克瑞翁下令处死。与此同时,克瑞翁遇到了一个占卜者,说他违背了神的律令。克瑞翁后悔了,去救安提戈涅时,她已死去了。克瑞翁的儿子,也是安提戈涅的未婚夫闻讯自杀,克瑞翁的妻子听说儿子已死,也责备克瑞翁而后自杀。克瑞翁这才认识到是自己一手酿成了悲剧。

 

古今对《俄狄浦斯》的阐释与批评

索福克勒斯的悲剧《俄狄浦斯王》成为西方最伟大的文学经典之一而传诵至今。尽管两千多年来取材于这一题材的作品众多,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却占有不可取代的地位。

在古代就有8部《俄狄浦斯》,从那以后,又有更多的同名作品问世,古罗马的塞内加、伏尔泰、纪德都写过同名作品;但如果人们不加限定地提及《俄狄浦斯》,那一定就是指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2500年来,几乎所有西方著名批评家、美学家和哲学家都就其发表过自己的看法。一部作品,能够被不同时代不同民族反复表演,改编和批评、阐释,一定有其丰富、深刻的思想含义和艺术魅力,绝不是“命运悲剧”几个字能概括的。

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问世后不久,就成为古代文学批评的一个主要例证。在亚里士多德的《诗学》中,索福克勒斯的这部作品被视作悲剧的典范,前后一共被提到了7次。我们可以看到,亚里士多德悲剧理论的许多概念都基于《俄狄浦斯王》提出,而这一理论反过来又长时间地影响了后世对于《俄狄浦斯王》的理解。

亚里士多德的悲剧定义:悲剧描写的是严肃的事件,目的在於引起怜悯和恐惧,并导致这些情感的净化;主人公往往出乎意料的遭到不幸,从而成悲剧,因而悲剧的冲突成了人和命运的冲突。

亚里士多德也看到了《俄狄浦斯王》在情节上所存在的缺陷,诸如俄狄浦斯不应该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不去了解拉伊俄斯被杀的情况。

但正如德国哲学家施莱格尔所说:古代艺术家遵循的是与那些现代批评家完全不同的原则……古代人并不是为了精确的和如实的理解而创造他们的艺术品的;他们要传达的是一种深刻和神秘的意义。

塞内加创作的《俄狄浦斯》虽然在情节上与索福克勒斯的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但在表现手法和悲剧精神上却有极大的差异。简单地说,索福克勒斯笔下那个如同哲学家一样的俄狄浦斯对于真实的理性探求和自我认识精神被淡化了,代之以一种斯多葛主义的面对命运的无奈和承受苦难的坚忍。连同对于恐怖血腥场面的渲染和对于罪恶感及责任感的强调,塞内加的作品深化了《俄狄浦斯》的心理内容。

斯多葛主义的四个主要特征:

1、 自然法思想。斯多葛主义认为,宇宙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存在着一种支配万物的普遍法则,即“自然法”,又称它为“逻各斯上帝命运,作为自然的必然性渗透和弥漫于宇宙万物之中,它是宇宙秩序的创造者、主宰者。

2、 独立的个人

3、 世界主义

4、平等的观念

在中世纪时期的欧洲,整个希腊文化曾经湮没了很长时间。所以,在基督教的中世纪欧洲,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并没有产生什么影响。有些现代批评家试图赋予索福克勒斯某种基督教色彩,如西蒙·维尔:“他[索福克勒斯]比过去20个世纪中的任何悲剧诗人都更富有基督教精神” 。但是,这种读解并不令人信服,也没有引起很多反响。

1718世纪,新古典主义者在承认索福克勒斯的崇高地位的同时,也开始注意到其作品的种种不足之处。在这个时期的欧洲各国,出现了众多《俄狄浦斯王》译本和改编,其中最重要的三部出自高乃依、德莱顿和李,以及伏尔泰之手。

 高乃依说,“那些久远时代被看作非凡的东西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是荒谬的……[为此]我已尽我所能地补救了那些缺陷”。伏尔泰表示:“我只是试图指出那些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地方都会被看作是缺陷的东西:自相矛盾、荒谬不可信、无意义的雄辩……”

他们自认为找到了索福克勒斯作品的缺点,“于是把索福克勒斯的公民场景转换为自己时代的皇室宫廷,取消了合唱队,极大地减少了超自然的和仪式的因素,诸如德尔斐神庙、神谕、先知、诸神等,戏剧行动变得更为写实,更为强调血缘关系的尊严,命运的磨难,以及责任”。

他们坚信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艺术标准。由于更接近自己的时代,当代作家有可能高于古代作家;事实却并非如此,除了一些研究文学史的专家,现代已很少有读者去阅读他们的作品。可见,时代性并不是艺术的标准,没有超越性也就不具有永恒的价值。

德国浪漫主义

索福克勒斯的作品被赋予至高无上的地位。1804年,诗人荷尔德林将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和《安提戈涅》译成德文,并连带发表了关于这两部作品的说明。在文章中,荷尔德林将索福克勒斯的这两部作品视作古今悲剧的最高典范。并指出,这不仅在于它们在形式方面的成就,而且在于它们所表达的哲学精神。

在黑格尔那里,类似的看法得到了更为系统和深入的阐发。

对于黑格尔来说,俄狄浦斯是哲学认识的原型和代表,是自我反思的第一个例证。因为,在像《俄狄浦斯王》这样“意味比较深刻的作品”中,冲突已经超出了纯粹“自然”的范畴。当俄狄浦斯认识到杀父娶母的真相后,冲突也就上升为“心灵性”的范畴。 俄狄浦斯戏剧也已经超出了凭借外因达到和解的层次,达到了较高的“内在的和解。” 在认识到自己所做的事情和所带来的后果后,俄狄浦斯离开了忒拜,流浪到了科罗诺斯,并在那里完成了对于自我的认识。所以,“这种在死亡中的大彻大悟,对于他自己和对于我们来说,都显得是在他的个性和人格本身中所达成的和解”。对于黑格尔来说,这些才是理解希腊悲剧,特别是理解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戏剧时,需要牢牢把握的东西。

施莱格尔在谈到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时指出:“古代艺术家遵循的是与那些现代批评家完全不同的原则。……索福克勒斯所要传达的是一种哲学精神和自我意识,它是常人所忽视,乃至难以理解的东西,一种深刻和神秘的意义。”

在《俄狄浦斯王》中,索福克勒斯不是在讲述一个人的命运,而是在谈论存在本身的意义。

在《悲剧的诞生》中,尼采将《俄狄浦斯王》中体现出来的这种精神称之为“静穆” ,并特别强调指出,在《俄狄浦斯王》中呈现的这种静穆于《俄狄浦斯在科罗诺斯》得到复现,并进一步上升到超验的高度,成为一种“超验的静穆”。

静穆缘起于古希腊,是将崇高和伟大凝聚于单纯之中。于人格而言,就是一种宁静、庄严的精神状态;于艺术风格而言,是一个包含着单纯、高尚,理性、节制的复合体。超验的静穆就是一种认识和体验了自我和宇宙而安于命运的大气精神。

 弗洛伊德和“俄狄浦斯情结”

1900年,弗洛伊德在其著作《释梦》中提出了著名的“俄狄浦斯情结”(Oedipus Complex)概念。通过这一概念的提出,弗洛伊德实际上指出了一个超验的和超历史的“事实”:俄狄浦斯被呈现为所有的人,他那隐秘的欲望和狂暴的愤怒不过代表着每一个人的心理成长阶段。

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理论已经成为任何文学批评家都无法回避的问题,而“俄狄浦斯情结”可能是现代最有影响的批评术语。它不仅为后来以心理分析理论为基础的文学批评方法奠定了基础,同时也标志着对于《俄狄浦斯王》的现代批评的开始。

现象学的哲学阐释

1933年,里因哈特发表了极有影响的《索福克勒斯》,试图从存在本身的哲学本体论角度解释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戏剧。他声称,索福克勒斯的几部俄狄浦斯戏剧表现的根本不是一个人的命运,而是存在本身的遮蔽与敞开。

在《形而上学引论》中,海德格尔表示,里因哈特的著作“较以往所有的常识都更多地接近了希腊人的此在和存在” 。海德格尔说,《俄狄浦斯王》这出戏剧就是“在外表(歪曲和遮蔽)和敞开(真实和存在)之间的一场斗争”,俄狄浦斯的伟大就在于他“是古希腊的此在的体现”。

新批评的文本细读

新批评的文本细读要求读者回到作品本身,回到文学自身的语言和结构来理解《俄狄浦斯王》,在排除一切历史的、哲学的和心理学的内容后,力图呈现出作品自身固有的意义和诗学价值。

俄狄浦斯王在情节的整一、结构的严密、布局的巧妙等方面,堪称希腊悲剧的典范。故事集中写俄狄浦斯追查杀害前王凶手这一中心事件。通过追查谁是凶手?形成戏剧的“悬念”。接着通过一环扣一环的发现,一步步把戏剧冲突推向惊心动魄的结局,紧凑生动,悬念迭起,扣人心弦。

新人文主义批评

他们关注的是,尽管无意识地犯下了杀父娶母的罪过,尽管生活和诸神使他陷入严酷的境遇之中,俄狄浦斯却以毫不动摇的决心追求真相,并在真相大白之后坚定地承受命运带来的一切。

批评家惠特曼在《索福克勒斯:英雄人文主义的研究》中将俄狄浦斯看作一个充满英雄气概和无畏勇气的个人,体现着人文主义精神的最高价值,同时也象征着人的局限性。

诺克斯在《英雄的勇气进一步发展了这种人文主义思想: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不仅是一位诗人的创造和他的时代的代表人物,而且也是作为人类希望和绝望之象征的一系列悲剧主人公之一,他们面对的是人类的特有困境——人的真实地位问题,人在宇宙中的恰当位置。所以,随着对于“谁是凶手?”这个简单问题的探索,问题竟然变成了“我是谁?”

最终的答案甚至已经隐含在俄狄浦斯(肿的脚)的名字中,这个名字本身已经包含着教训的意思,使得他永远不会认为自己等同于神。

女性主义批评

20世纪后半期的《俄狄浦斯王》批评越来越关注这部经典作品的意识形态性。在这方面,女性主义批评方法无疑最具有挑战性。毫不奇怪,女性主义批评一经产生,首先就将自己的矛头对准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理论。在女性主义批评家看来,弗洛伊德(和拉康)心理分析的主体是男性,总是反映着男性的欲望和要求,总是在试图维护父权的秩序和统治,理所当然的需要加以置疑和批判。

总之,在西方文学传统中,没有任何一部作品能够像《俄狄浦斯王》这样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不仅如此,围绕着这部作品的阐释,已经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文学批评范围,而成为西方人不断寻找和认识自我的文化探寻。正如塞加尔所言:“俄狄浦斯的故事不仅被视为西方个人身份的神话,而且也被视为西方文化身份的神话。”

我的一点读感:古希腊悲剧的诗歌本性

一.从起源看。古希腊悲剧起源于“酒神颂”,最初只有合唱,剧本也是诗歌体的,后来才逐步掺加进了演员和对话,剧本也有了台词,但台词也还是诗歌体裁的。

二.从题材看。古希腊悲剧所运用的剧情材料基本都取材古希腊神话。神化本身就是人类对世界对生命的最初的情话,是对世界的诗意的反映和表达,是一种最纯粹最真挚的情感。因而可以说每一出古希腊悲剧本质上就是一首诗。

三.从悲剧中歌队的作用来看。歌队在古希腊悲剧中具有不可泯灭和替代的作用。除了交代剧情、烘染氛围之外,歌队最重要的作用是对剧中英雄人物的行动和命运做出合乎神意的道德评判,告诫观众诸神和神定的天条才是最高的律令,命运永远掌控者人生,无论你是英雄还是国王;相比天条,人间的法律是次要的,人类也是渺小和脆弱的。歌队的歌唱引导观众从神圣的角度评判英雄人物,避免从人的角度虚妄评判,从而实现悲剧的教化作用。歌队的歌唱起到了拔高情节深化剧情的作用,它是剧情和对白的“母腹”;用黑格尔的评判说,歌队表达的是“绝对理念”,剧情和对白只是“绝对理念”演化的现象、表象。所以,由歌队引领的整个悲剧,只是诗歌的另类表达而已。

四、从文学表达的角度看,它本身就是诗歌体的。加上它的深刻的思想性、精妙的艺术性,可以说古希腊悲剧堪称是诗歌中的诗歌。

(第二合唱歌第二曲次节)有这样的诗句:

如果神的预言不能

让大家看到它的灵验,

我就不会畏惧地来到大地中央

不可侵犯的神殿。

 

从《俄狄浦斯王》看中国当代文学的价值取向

一、伟大经典要突入人类生命这一片永恒的大风景。

在《俄狄浦斯王》中,索福克勒斯不是在讲述“某个人” 的命运,不是在探讨时代面临的问题,而是在探讨“人”的存在本身的意义。

相比而言,高乃依、伏尔泰等人对《俄狄浦斯王》进行的改写,取消了合唱队,减少了超自然的和仪式的因素,加重了时代色彩,却大大损害了作品的恒久魅力。

从而,伟大作品弥补了有限与无限,有形与无形的裂痕

如里尔克《致俄耳甫斯的十四行诗》(第一部第19首)所表达:

尽管世界急速变化 

如同云形之飘忽 

但完美万物 

归本于原初 

 

歌声飘扬于变化之上 

更遥远更自由  ……

 

二、文学要对“存在”进行深思

对存在进行深思是文学艺术的核心本质。伟大的文学作品不仅是社会生活的画卷,而且是哲学性的探索和追问,伟大经典因对哲学的沉思而表现出深邃、洞辟的同时,其结构也让人耳目一新。

《俄狄浦斯王》中“谁是凶手”的追问其实质乃是“我是谁”、“我与他人有什么关系”、“我与诸神是什么关系”的追问。

    三、对人性进行深邃的洞察

《安提戈涅》第一合唱歌就是对人性的深切体察:“奇异的事物虽然多,却没有一件比人更奇异。”

俄狄浦斯情结就是对人性中隐蔽的欲望的洞察。迷惑和伤害忒拜人的斯芬克斯之谜的谜底就是人。

西方文学从古希腊开始即注意写人性;文艺复兴更把揭示人性的美丑作为文学的主要内容;到了现当代,又把人性的异化当作文学的表现对象。

对人性善恶的深刻洞察和真实表现,是文学作品艺术魅力的渊源之一。

 

 

                                               2016/8/15  草成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