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海边的觉悟 六  

2016-04-25 09:59:19|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心应对Q市并不熟悉,方位感也不是很好,又是乘车来到这个私人会所的,所以弄不清这两处地方的位置和距离。

除了几个闲游的人,会所前面的海滩静悄悄的;波浪轻微荡漾,碰到近处露出水面的礁岩,也只激起很小的浪花,发出一点微弱的哗啦声;海面上只有一两只海鸥偶然飞过,远处的一只大船始终停留在同一个位置,像是睡着了。一切都懒洋洋的,陈心应忽然感到很无聊,觉得这样过一个下午纯粹是浪费时光,正要转身离开,一个尖叫着奔跑的孩子闯进了他的视线——她一直朝着漫上沙滩的海水奔去,全然不顾身后的母亲的大声呼喊,像一只翅膀翻飞的雏鸟,又像一块滚下山坡的石块,磕磕绊绊却又无所畏惧地向前奔跑。

“孩子还那么小,她执着而急切地要去哪里?她的未经尘俗污染的眼睛看到了什么与我们不一样的情景?什么东西让她这样兴高采烈地尖叫?眼前是一片寂寞的沙滩,海面只有轻微滚动的波浪、偶尔飞过的海鸥、几乎静止不动的轮船:这一些在我们眼里不是很无聊么?它们在一个孩子眼里绘成的是一副什么样的图景?这是否就是印证了佛家的‘相由心生’的箴言?——还有,陈伯是不是就是一个隐居海边小村的佛家弟子?……”

“在看什么呢?人家在等你回去喝酒呢。”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陈心应回身看见鹿紫站在自己身后,斜靠着一根木头的廊柱;因为被打断了沉思,稍微有点不快,但还是微笑着说:“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你刚离开一会儿,我就跟着出来了。看见你在对着远处发呆,就没打扰你。——在想什么呢?”

“你看,那个奔跑的孩子,是什么幻象在召唤她?是谁给她注入了这样旺盛的精力?”

“孩子眼中可没有幻象,他们看见的都是真实。”

“就像我们所谓的神话在原初人类的心里是一种绝对的真实一样?”

“世界在孩子眼里还是极美丽极神妙的,他们还没有被诸神抛弃;在他们身体里流动的是和鼓动海鸥振翅飞翔、大海潮起潮落、鱼群环球迁徙一样的力量。”

“你有一种别样的美——我说的是你的心……”这样的遮掩反而让陈心应有片刻的慌张。

鹿紫的脸颊也飘过两片红云,“谬奖了。生活已经逼迫我不再相信神话,我现在只相信现实。”两片红云飘逝了,庄重的脸上全是单调的素净。

“哦?怎么这样说?刚才徐老师还在极力夸赞你的才能和成绩,让我欣羡不已呢。”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面试的时候自夸了一下,只是想给争取一点印象分;现在,我已经想忘记了!”

“但那毕竟是你的热情和心血……”

“别说了!我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一层寒霜降落在肃静的脸上。也许意识到了说话语气的冷硬,勉强微微一笑,“我厌倦了过去的热闹,我想只想静下心来做点只为自己的事。”

“孤单使人懒惰,冷静使人懈怠;有人相互温暖,彼此鼓励,不是更好么?”

“相互温暖?你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你根本不知道文化圈里面的水有多深多浑。中国的文坛并不比政坛干净,也许还更肮脏呢!一切都是交易…… ”

“现在是商品社会,出版社收费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是收费那么简单!”鹿紫带一点蔑视意味瞟一眼陈心应,“出版社,现在人家改称文化传媒公司了;以前叫作家,现在也改称写手了,这些你都没听说过?他们早已和那些所谓的评论家抱成一团,结成一个利益整体了。你要进他们的圈子,就要听他们的指使,默认圈里的潜规则——潜规则你懂么?我不想再为一个虚名出卖自己的——被别人颐指气使,也不想再四处奔波为他人作嫁衣裳。我已经关闭了‘火烈鸟’网站,我现在只想过自己想过的轻松快乐的生活!”

“据我观察,读博士好像不是一种轻松快乐的生活。”陈心应回报一个讥讽的微笑。

“这要看是谁在读,怎么读。”鹿紫笑着说。那种笑里包含着得意、自恋、羞恨、幽怨,还有更多陈心应都不懂的内容。

“我们不都是徐教授的学生吗?不都是接受徐教授的指导吗?虽然,也许你更加聪慧,天赋更好,但我觉得也不会轻松到哪里。”

鹿紫停止了微笑,悠悠地看着陈心应,就像在看一块从地下挖掘出来的古瓷,一条从深海捞起的陌生的鱼,轻叹一口气,说:“你太单纯了!我不知道你此前的生活经历是怎样的,但我觉得你就像是生活在另一个空间的人。你的双脚虽然踩在这片土地上,但你的思想却几乎和这片土地毫无关系。”

我觉得恰恰相反:是我实实在在地踩在这片土地上,众人的生活才和这片土地没有关系!”

“干嘛要标新立异?你想做王小波的那只特立独行的小猪?”

“不是标新立异,只是人生观不同。众人眼中的真只是我心中的幻,就像我心中的真只是众人眼中的幻一样!”陈心应淡然地说。

“没有什么是真也没有什么是幻!我现在信奉黑格尔‘存在即合理’的观念。”鹿紫还是微笑着望着陈心应,但那微笑里已经没有嘲讽的成分,甚至还有一丝尊敬的色彩。

“你误解黑格尔的话了,‘合理’的本意是……”

陈心应刚要辩解,鹿紫就强硬地打断了他的话,“我没兴趣听你解释!我要回去了!”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你和以前的我很相像;但我告诉你,你这样的生活态度只能有两种结果:要么成为名家,要么孤独一辈子;即使成为名家,你也还是会孤独一辈子,因为这个社会不适合你这样的人生活。”走到门口,再次转过身来粲然一笑,“不过我很欣赏你!什么时候有闲暇了,请你给我好好讲讲黑格尔……”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