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海边的觉悟 四  

2015-03-23 14:52:54|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行前,老人把一串钥匙给了陈心应,告诉他随时可以来看他,你一定会经常回到我这里来的!诡秘地一笑,如果我不在家,你可以自己开门到屋子里休息、看书。不用客气。看到老人那诚挚的眼神,陈心应无法拒绝这份信任,接过钥匙和老人赠送的鹦鹉螺,放进背包里,离开了这个隐蔽在小岛背面的神秘村落。

回到市里的公交站,陈心应先在公用电话亭给徐教授打了个电话,徐教授让他午饭前赶到就行;陈心应也没有别的事,于是搭上一辆双层巴士,坐在上层的前窗,悠然欣赏沿海的风景,不时回味着老人送给自己鹦鹉螺时说的话:“……但它只是一个!也因为它是一个,才能包容这一切声音,一切有形……”

Q大学站牌右边是一座红砖外墙的罗马式天主教堂,凝重地建筑外形与周围新鲜光亮的商厦形成鲜明对比。今天是周末,是教徒礼拜的日子。一些教徒正陆续从教堂门里出来。距离与徐教授预约的时间还早;况且,由于特殊的国情,这种传播别样声音的建筑现在越来越成为一种稀罕物;还有那想象中的钟声,和从花窗玻璃穿透进来的耶稣光,这些都对陈心应形成诱惑。有机会走进一座真正的教堂真是难得,陈心应收住脚步,转身向教堂走去。

信徒们已经陆续散尽,教堂里空荡荡的,但悬挂的灯盘和祭台上的蜡烛还点亮着,将教堂内照耀得又辉煌又神秘,祭台后面、背窗的一尊耶稣受难的雕像泛着幽幽的光,像暖红颜料中的一抹黑色,在肃穆、神秘的氛围中增添了一丝凝重和压抑。这也是陈心应不太接受基督教的一个原因,它一直是在用贬低人的价值的方式抬升上帝的伟大和神圣,它用一条原罪宣告人类在上帝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不得不依靠上帝的儿子的血来清洗罪恶。此前,当一位基督教牧师把一块饼放到陈心应手里的时候,他忽然颤抖了一下,他不愿把饼子放到嘴边,因为他联想到这是上帝的儿子的血肉,觉得那样就更加罪恶深重。

增加这种凝重的还有悬挂大厅两壁的耶稣受难十四处苦路画像,基督教过于重视对罪恶的反省,视痛苦为一种神圣的颜色,一条通向光辉天堂的必经历程。那么美和欢乐就不是觉悟神圣的门路吗?上帝不应该是一种最高的美、最伟大的欢乐吗?我们不是也在面对崇峻的山岳、渺远的大海、盛绽的鲜花、美妙的人体而盛赞造物主的伟大吗?在目睹新生命的诞生、耕耘大地的丰收、与知心情人相遇相识的一刻而感念上帝的恩惠吗?为什么非要借助对罪恶的忏悔和痛苦的阶梯才能获得上帝的眷顾步入神圣的殿堂?

“这位教友,你还有什么事吗?”身后传来一个温和声音。

陈心应回头看见一位年轻的神父站在自己身后,面带笑容,双手交叠在胸前,用一种柔和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啊……我不是教友……我只是随便看看,打扰了。”

“不用客气!不是教友也没关系,我觉得我们会成为朋友的。”

“我是对面那个大学的,今天来报道……。”

“来读博士的?那我们就更有交谈的机缘了。”

“其实,我几乎是逃到这个城市来的,刚才偶然看见了这座教堂,想进来随便看看。”

“对于神圣,你不能看,更不能随便看看。因为你只能看见有限,即使用心看,也只能看见一个;你要听,用灵魂听,你会听见一个意义,一个伟大的声音。”

“您是神父吗?”陈心应觉得面前站着的这个神职人员和以前遇见的神父很不一样,“这是我听到的最动听的布道!”

“对你我才这样说,换了别人就不会觉得这些话动听了。布道要看听众的领悟水平,有的人可以和他讲神学,有些人只能用神迹感召他们。”

陈心应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神父:看相貌应该是一个中国人,年龄并不比自己大,双手交叉叠放胸前,圆胖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安详的微笑,但一副高度近视镜后面的眼睛却闪着严肃和深沉。

“怎么称呼您,神父?”陈心应对身体肥胖面色红润的人向来没有好感,但刚才的几句答话就让他对眼前的神父升起一种交流的欲望。

“你可以叫我罗德神父,也可以称呼我的本名李少华;你贵姓?”

“陈心应。”

“心应,这名字很有意味!愿你的心及时接受并回应救主的福音,圣殿的门始终向你敞开!”罗德神父伸开两臂做了一个欢迎的姿势。

“我有一个问题迫切想请教您,一个长期困扰我的问题:魔鬼撒旦是本来就有的还是谁创造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问上帝既然是万能的主,为什么却容许魔鬼的存在,无视世界的罪恶和苦难。这也是以前长期困扰我的疑问,直到我成为一名神父,开始为教友们‘告解’……”

“我想知道您自己的答案,而不是您根据教义对教徒们宣讲的那套说辞。”话一出口,陈心应就觉得自己的话有些生硬,变换口气说,“对不起,罗德神父!我想知道您对这个长期困扰您问题的切身体悟。”

“你把魔鬼换成‘恶’或者‘苦难’,这个问题就好解释多了。”罗德神父依然微笑着,“魔鬼只在世人的心里。当人远离上帝时,魔鬼才从人的心里跑出来。罪恶来自世人自己的选择。即使魔鬼存在,我们依靠上帝依然可以过得胜的生活!”

“你这像是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他也主张人的价值和意义就在自由选择。”

“不!我的观点和萨特截然相反!萨特的自由选择论是以否认神或其它任何预设的终极价值作为前提的,他否认上帝是人存在的根基。在我看来,没有神的光照,无论人怎么自由选择,他无头苍蝇在乱飞乱撞。”

“你说得很也许有道理,但这也不能导出人有原罪的观点:一个人还没生下来,他就有罪了。这样的观念太压抑了,也让人活得太无力太沉重了,我想,这可能就是尼采要拼命反抗基督教的根本原因。”

“反抗的结果是什么?尼采不是发了疯么?真心承认我们不过是卑微的有限的,存着完全敬畏的心来敬拜上帝。唯有神圣的光才能照亮我们幽暗的心,唯有籍上帝之手我们才能得到拯救!”罗德神父边说边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

没想到罗德神父对哲学这样精通,陈心应一下子来了兴致,很久没有和别人交谈哲学问题了,内心填满了思想和困惑,他开始向这位神父倾吐,滔滔如海边波浪,完全顾不上查看神父的脸上表情:“我觉得上帝是一个伟大的美,是一首永生的诗;而耶稣就是一个发现这个美觉悟这首诗的人。我坚信耶稣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悟道者和拯救者,而不是上帝派来为世人赎罪的祭品。如果说佛陀是一根指向真相的手指,那么,也可以说耶稣是一根指向上帝的手指。他为传播上帝的福音而生,而不是为替世人赎罪而生!

“我也不认可‘只有承认自身有罪,接受上帝的救赎,才能获得永恒拯救’的传统教义。我承认人性中有恶的一面,但也认为人性中有趋向神圣的一面。人能信仰上帝,就是人性中有神性存在的最好证明。我们最好不要抓住人性恶的一面大做文章。从精神上逼迫别人承认自己是罪人其实也是一种暴行,其性质跟迫害‘异教徒’、发动宗教战争并无二致。过多审察人性中的恶,不如引导和培养人性中的善。道理就像佛印讽喻苏轼所说:心中有佛就会看人是佛,心中有屎只会把别人看成屎。眼中有太多的恶,最后自己的心中也会充满了恶。

“我承认人不可能绝对完善自身道德,但各种哲学思想、各种宗教的创立足就说明人是走在‘完善自身道德’的路上。这条路永无尽头这一点,其实也可以解释为人类有走向完满的无限可能。所以我充分肯定人类趋向神圣的种种努力,无论它是道家的倡导‘无为’,还是佛家的‘禅定’,无论是东方的静心冥想,还是西方存在主义的‘澄明’,都是人类超越自我、用个人的心与神的伟大意志链接的途径。即使是聆听耶稣的布道、接受上帝的终极之爱,也是人‘走向’光明的自觉行动。

“我相信获救应该是一种‘幡然悔悟’;而不认可‘人自身是完全没有自救能力的罪人’,只能消极等待耶稣基督的救赎。如果上帝牺牲了自己的儿子,只是为救赎一些毫无智慧和道德的废品,这样的救赎又有何意义?每个人的罪都要靠自己去忏悔,而获救也要靠每个人的心与上帝相连,而不是靠食用耶稣的身体。人放弃了救赎自身的努力,而消极等待分得上帝之子的一点血肉,这样行的时候才是极其可怜,又极其悖逆的。苏格拉底说:未经省察的人生不值得一过,那么我也要说:不努力自救的懒虫不值得一救!

“ ……”

 还没说完,陈心应就发现罗德神父的脸色有些阴郁,等到陈心应说上帝牺牲自己的儿子毫无意义,他扭过脸去着手整理祭台,背着陈心应一边吹灭祭台上的蜡烛一边用一种冷硬的语气回复:“人获得拯救靠的是对全能的上帝的坚信,靠虔诚的信仰而不是智慧。你想想但丁的《神曲》,最后引领但丁走进天堂的是爱和信仰化身的贝雅特丽齐,而不是智慧化身的维吉尔。所谓的智慧不过是人的雕虫小技,有限的人怎么能理解无限的神圣的奥秘?”

蜡烛一盏盏熄灭,教堂里逐渐变得昏黑。罗德神父轻声打了一个哈欠,抱歉说自己要到教友家里为一位垂危的病人做终傅圣事,请他改时间再来交谈。

走出教堂,陈心应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好像终于走出了一个缺氧的阴暗黑洞,可以畅快呼吸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