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采摘园里的胡思乱想  

2015-02-10 22:50:1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红柿平日也常吃,但大都是从市场上买的;亲自走进西红柿种植大棚,采摘自己喜欢的果实,对来自城市的人们还是一件欣喜的事,况且又是商家赞助、免费品尝随意带走的,更是激起一车几十号文人的热情。正像大棚的主人所宣告:都是有机的,就连果实上的尘土也是天然的,用手擦一擦就可以吃,保证你们会吃得爽,摘得嗨。(什么时候,天然竟变成了奢侈品?)不等园主说完,人们已经低头弯腰钻进大棚,疾步冲到菜架前,用力拽下一颗红透的,胡乱擦一把,张大嘴巴咬下去,薄薄的果皮撕开,面面的果肉咬破,酸酸甜甜、清新凉爽的汁液就流进口腔。于是有人夸说好柿子,市场上可买不到这样爽口的柿子;有人不声不响只管往嘴里塞,眼睛还不忘往四处搜寻,一旦瞧见更大更红的,瞅瞅菜园主人不在身边,就把嘴里吃着的柿子随处一扔,腾出口腔吞咽新的美味;更多的人默默地、全神贯注地寻找中意的果实,迅速地往自己的纸箱里码放,直到箱子完全装不下了,才伸一伸腰,比一比别人的收成,然后带着得胜的神情大快朵颐。直到人们把肚子也装满了,才又端起文化人悠然淡定的神情,提着沉甸甸的纸箱子慢慢走出又潮又霉的蔬菜大棚,临行还不忘发一句牢骚:“这有机肥真够味,我都快要窒息了!”

这样寒冷的季节,还有新鲜的柿子品尝,是我小时候绝对不能想象的,这当然要归功于现代种植技术打破了果蔬的季节限制,而有机种植也提升了西红柿的口味;但毕竟是塑料大棚里长的东西,没有经受过太阳的直射,没有享受过繁星的瞩望,没有倾听过草丛里昆虫的合唱,没有微风的抚弄,也没有雨水的洇润——这不是天地精气凝聚的果实,只是人类欲望的物化——永远缺少一份天空的气息和土地的芬芳。

这让我想起儿时家乡的菜园了——

菜园位于村西郊的小山坡,小河的北岸(南岸是果园)。菜园很大,占据了整座山丘的阳面斜坡,收获的蔬菜可以供应一个村子家家户户的厨房;栽种的品种也很多,有序地播种在划定的地片:高处的山坡上栽种低矮的韭菜香菜、萝卜白菜一类,稍低的地带种植辣椒、茄子等长杆的菜类,然后是柿子、黄瓜等爬架的菜类,菜架紧靠着菜园的篱笆墙——挂满豆角、南瓜的干树枝和高粱秸编织成了菜园的篱笆墙。这样的围墙即使是小孩子,也能轻易用双手扒开一道缝隙。菜园中央、机井旁边的草棚住着看院子的瘸腿的老汉(印象中家乡的看园人的都是这样的形象),但从草棚到菜园的围墙少说也要有六七百米,隔着好几道菜畦,即使被发现,我们也来得及逃离。院子里豢养的一只大黄狗就拴在草棚前的木桩上,但我们知道看园人养狗的目的只是夜晚防范从山上下来的野兽糟蹋蔬菜,白天并不松开缰绳,就怕咬伤了像我们一样来偷吃果蔬的顽童。

等到种菜的村民陆续歇工,收拾工具回家了,我们才猫腰从篱笆墙钻进菜园,分头采摘最馋嘴的黄瓜和西红柿。我们并不多摘,只要能解馋虫就行,所以一旦装满了衣兜,我们就撤出菜园,跑到小河边把“收获”的果实冲洗干净,再在河边折一些垂柳枝条编成遮阳帽,唱起刚学会的歌谣爬到半山腰,寻找一处野草茂密的地方仰面躺下,一边享受季春的夕阳一边品味得来不易的“劳动成果”。

接受了风吹日晒、天光地气的西红柿才有那种自然成熟果实的透彻、酣畅的甜:薄如蜡纸的果皮一触即开、通红的果肉入口即化、混合着饱满黄籽粒的甘冽的汁液轻轻一咬都会喷到脸上、溅满衣襟。

这样的“采摘”并非每一次都能成功,但每一次却都让我们紧张得手心冒汗,更有一次我们刚到篱笆墙边大黄狗就冲了过来,吓得我们仓皇逃散。一个小伙伴在河边摔倒了,碰巧倒卧在一个野蜂窝上,结果是整张脸被野蜂蜇成了熟透的西红柿。等我读了《诗经》,我才领悟到儿时的菜园也只能给我们一点口腹欲望的满足,那还谈不上采摘的情致。

就像荷塘边的朱自清寂寞中想起南朝的《西洲曲》,我也在采摘大棚里断续想起先秦、六朝的一些诗句。场景虽然不是采摘西红柿,但其实质也还是一种采摘,而且可以说是真正的采摘,因为他们采摘的不仅有天地芬芳,更有淳朴自然的人性气息。

“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行与子还兮。十亩之外兮,桑者泄泄兮。行与子逝兮。”

《十亩之间》描画的是一幅采桑女晚归图,我想,那些采桑女一定还是一些稚气未消的少女,因为她们还没有成人遭受的利益的逼迫,采桑于她们还是一种轻松快乐的纯粹的生命活动。她们采摘时的神情是悠闲的,小伙伴的关系是和美的;夕阳西斜,暮色升起,采桑的少女结束了一天的劳动,呼朋引伴,携手归家:还有什么比这图景更具天地神人和谐栖居的诗意呢?

有人说,农耕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春季,桑林濮上,河塘湖边,山峦原野传来的采桑、采莲、采菊之歌,是一曲曲动人的天籁。最初的,往往也是最真挚动人的,因为表达的是纯粹的情思,这些歌曲才成为流传千年而魅力不衰的生命记忆。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鄘风·桑中》),“千叶红芙蕖,照灼绿水边。余花任郎摘,慎莫罢侬莲”(《 读曲歌》)。正如一位学人所言,桑林荷塘,不仅是劳作的场所,也是先民情爱的乐园。

那么,这样的乐园是什么时候又是为什么消失了呢?是谁把缠绵的情人们驱逐出了幽会欢爱的乐园?也许,那个异域的采摘园——希伯来人在《旧约》里描绘的伊甸园——会让我们了解一些答案。

采摘一词在字典里的意思是选择和摘取,那就表明它是一种自由意志的表现。亚当和夏娃选择了采摘智慧之树上的果实,与其说是魔鬼撒旦诱惑,倒不如说是人类在上帝缺席的一刻发挥了自己的自由意志。借助自命不凡的智慧,人类懂得了善恶,看见了羞耻,发明了道德,却给自己的生命套上了一道的无形绳索(如果世俗道德不以神圣为根基,那它就只能是人性的绳索,比如儒家)。自由奔放的情爱变成了一种罪恶,桑林不再有欢声笑语,荷塘不再有淳朴的情歌,人类一步步离开了生命的乐园。所以我说,不是上帝把人类赶出了乐园,倒是人类自己放逐了上帝,然后把上帝赐予的乐园变成了只能满足动物性欲望的荒原。人的自由意志扼杀了人的自然情感,人性,矛盾得真够荒诞!

尼采说人是一种未完成的存在物,这真是精辟的论断,没有神光烛照的人性真的值得怀疑,而刚才那些不自觉的采摘者也再次证明这一点:如果任人自由采摘,不仅一个普通的西红柿采摘园,也不仅是先民的桑林、荷塘,恐怕连上帝的伊甸园都会遭受灭顶之灾的。

 

                                                                                        2015-2-9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