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选择即情怀  

2015-01-09 12:17:17|  分类: 管窥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根据“阅读期待”的文艺理论,选择读什么风格的作品,其实是一种情怀的表现。

在周树人和周作人之间,我选择周树人。这不是因为我喜欢革命文学,喜欢听战鼓和冲锋号的声音,而是我觉得文学除了表现一种精致的生活、高雅的情趣,还应该有其更深切强烈的生命思索、社会功效。尤其是于国人,文学的思想启蒙和精神提升作用还是很有必要的。

在林语堂和董桥之间,我选择林语堂。是因为林语堂的文字有更深沉的人生关注,牵引读者的灵魂朝向一个神圣的方向。除了他的《苏东坡传》,我尤其喜欢他晚年的文字《信仰之旅》,有读但丁《神曲》的灵魂震颤和长久激动。

在徐訏和无名氏之间,我最终倾向无名氏。并不是说徐訏的作品艺术性不好;也许是太好了,尤其是情节的跌宕惊奇,由此带来整体构思的谨严完美,以及徐訏诗意的语言和微妙的心理探幽,都曾让我爱不释手;但就文化视野的鸿大博远和思想的深刻,以及对人类伟大智慧的独到感悟和形象把握这几方面而言,无名氏无疑更胜一筹。

在梵高和米莱之间,我更倾心米莱。虽然梵高曾恭敬地称呼米莱为“老爹”,临摹过许多米莱的作品,而且在艺术史上更出名。梵高的作品太过激烈,让人瞬间眩晕,但这只是一种自我生命力的喷薄和张扬;而米莱的作品看似朴素平静,却有一种坚韧、恒久的穿透力,如果长时间观望,这种力量会渐渐渗透你的心魂,让你的灵魂也变得凝定、忍耐、纯粹。刚才我说我不喜欢战鼓和冲锋号的声音,那是因为我喜欢钟声,米莱所有的画面上都弥漫着来自天国的钟声。

在吴冠中和林风眠之间,我始终推崇林风眠。也许是因为生长的战乱环境,也许是林风眠学习的西方名家都曾用绘画表达对战争、对苦难的抗议,林风眠是一个有深切的忧患意识的画家,他不是要用艺术表现一种闲情逸致(中国自古就把诗书琴画看成调养生活的悠闲情趣),而是要用“丹顶鹤”激励一种高昂的生机,用“仕女”复活一种曾经的雍容而大度、平静而坚毅的民族气质。长期以来,中国艺术因过于注重技艺传承而少关心生命体验(这又不是能简单传承的),画做不是肤浅粗俗就是因循守旧而了无生气,始终漂浮一股挥之不去的坟墓霉气;林风眠渴望用自己的创作引导中国绘画的新一次文艺复兴。这种沉郁的忧患意识、悠远的普世情怀,是其名声更显赫的学生所不具备的,却是让我对林先生无限钦佩的地方,也是希望自己的作品努力实现的特质。

                                                       2015-1-9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