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断弦  

2014-08-16 00:51:51|  分类: 好书如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我的音乐生活——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通信集》

他是这样孤独,因为他是这样伟大。柴可夫斯基他一生创作了10部歌剧、6部交响曲、4部协奏曲、3部舞剧,以其不朽的《天鹅湖》、《第四交响曲》和《叶甫盖尼·奥涅金》等作品而流芳百世。这些作品都成了人类音乐宝库中的珍品。

但正如没有华伦夫人就没有卢梭、没有乔治·桑就没有肖邦一样;没有梅克夫人就没有柴可夫斯基。一个是孱弱的天才,一个是温情的庇护;一个是伟大的嗓子,一个是聪慧的耳朵。没有嗓子,耳朵只是空虚;而没有了耳朵,嗓子也会黯哑!

      梅克夫人是一位仁慈美丽、聪慧绝顶的遗孀,柴可夫斯基的《暴风雨》使她邂逅了一个伟大的灵魂,从此仰慕不已。当时柴可夫斯基名不见经传,穷困潦倒。梅克夫人决心用自己的双臂为天才艺术家撑起一片明媚的天空。她提出请柴可夫斯基为她作曲,每月支取一笔可观的稿费;这样既解决了柴的生活压力,又不伤害其自尊心。他们还约定只有书信交流而不见面。

      他们神交13年,鸿雁传书一千二百多封。

      不断的书信往来,两颗高尚的心灵在孤寂中得到了慰藉,互相紧紧贴在一起。梅克夫人曾在信中说:“我们的灵魂在互相触摸、对视、交谈,您和您的音乐,每时每刻都在轻叩我的灵魂。”梅克夫人把柴可夫斯基看作是最重要的挚友和“精神开支”的对象。她在未发出的一封信中写着:“我爱柴可夫斯基,作为一个女人,一个身心都很完美……有能力去爱的女人,爱着柴可夫斯基。”柴可夫斯基专门为她写了传世名曲《第四交响曲》,梅克夫人收到后,一遍一遍欣赏,不吃不睡四十八个小时,如醉如痴;她感到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在燃烧!”。柴可夫斯基也把梅克夫人视为心中的上帝——她成了他艺术灵感和创作激情的源泉!他在给她的信中说:“尽管我们没有生活在一起,然而我爱您胜过世上任何一个人,我珍惜您胜过世上任何一件珍宝!”

       在神魂颠倒、刻骨铭心的思念煎熬中,他们痛苦地坚守永不见面的约定,因为害怕某些物质的、世俗的、肉欲的东西,破坏那妙不可言的、神圣的、纯净的恋情。梅克夫人在信里说:“我曾一度衷心地热望和你本人见面,但我现在感到你越是使我着迷,我越是害怕和你见面……我宁可远离你而想象你,宁可在你的音乐中与你相映。”有一次梅克夫人特意邀请柴可夫斯基到自己的宅第住了一段时间,自己避了出去,目的是日后可以从家具、摆设、图书、琴键……上感受柴可夫斯基留下的气息和体温。实际上,他们在圣彼得堡住的地方仅仅相隔一片草地。他们可以互相听到彼此的琴声,真切感受到对方的存在……只有一次,他们无意中坐马车在路上相遇。突然的面对,引起短暂的“情感短路”,两位情圣默默对视了几秒钟。十三载魂萦梦绕、牵肠挂肚的眷念,都浓缩在这仅有的无言的几秒凝眸之中。然后,双方礼貌地微微欠身致意,就狠心策马分离。

即使是这样旷世奇缘般的知音之交,也难免误会、猜疑和伤心!

柴可夫斯基已经接近成功的顶峰,他接到邀请到美国六大城市指挥一个音乐会巡回演出。从来没有一个俄国作曲家得到过这样的荣誉。上苍似乎终于向他展示了笑脸。 但就在这时,他突然收到梅克夫人的一封信,信里说她面临破产,从此以后不得不停止对柴可夫斯基的资助。……希望他有时还能想起她。最后一句话就是告诉柴可夫斯基:他们的亲密关系、他们的通信就此结束了!

文句的语气使他大吃一惊,突如其来的打击使他心烦意乱:“她对你和你的音乐感到厌烦了,”一个声音不断地在他心中说,“现在作为她的雇用人员你已尽了你的职责,她要摆脱你了……”但他仍抱着一线希望,希望事情可能出于误会,她肯定会再给他来信解释一切的。一天又一天,他等待着这封信——但它没有来。柴可夫斯基了解到梅克夫人并不是真的破产,感到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

他登上开往美国的轮船,他在新世界成了偶象;但这些都是空虚的光荣。他愿将所有这一切换得梅克夫人的只言片语。在那几个月中他老得很快。记者们写他是一个外表颇为有趣的六十岁左右的老人,实际上他那时才五十岁。他匆匆赶回莫斯科,但仍无梅克夫人的半点音信。

实际情况是梅克夫人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而病因也只是一些猜疑和误会:

柴可夫斯基成名后,更多时间周旋于社交、沉湎于创作,梅克夫人感觉柴可夫斯基的信里逐渐少了某些东西……

和柴可夫斯基的爱情占据了她绝大部分时间;而对儿子照顾很少。她自己发着潮热,咳嗽;大儿子突然染上了肺病,一天天消瘦:她认为是上帝给她的惩罚……

梅克夫人送给柴可夫斯基的表被盗——信物不翼而飞,爱情也受到质疑……

还有一点柴可夫斯基的甥女安娜和梅克夫人儿子结婚后,和婆母相处不好。梅克夫人两次写信向柴可夫斯基倾诉,不知这是否也影响了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感情……

于是梅克夫人猜疑:他不需要我了,我也再给不了他什么了 …… 如果他还需要我,为什么他不再写信了呢?梅克夫人无论如何没想到最后一封信给柴可夫斯基的伤害是这样严重。她觉得爱友会来信,然而柴可夫斯基没有写。他们就这样分手了。

离开了梅克夫人,一切都变得伤感而空虚。爱情的玻璃杯碎了,悲怆的旋律倾泻而出。1892年,柴可夫斯基告诉他的兄弟他正在创作一支新的交响曲,他的第六交响曲。这将是一首葬礼挽歌,一首为失去的友谊谱写的告别曲。“我相信这是我迄今为止最好的作品,反正,我知道,它是最诚挚的。”他必须给它一个特殊的标题——悲怆交响曲。《悲怆》是他最后的作品,也是他的遗书,在它里面他留给世界的是他的天才的光辉和他悲痛的异彩。

童话中的爱情故事充满了甜蜜和美好的憧憬,而现实给予人的却是残酷和无奈!永远说不清的是爱情的宿命!

所有的回忆和期待,所有的爱和恨,一切都结束了!而这都缘于他们不能相见,无法面谈;微妙的情感、难言的哀怨,这些都是书信不能透彻交流的!猜忌由此产生!误会由此产生!痛苦由此产生!——但一切都来不及了,梅克夫人因为严重的抑郁症住进精神病院;《悲怆》上演后,柴可夫斯基一病不起,(近来的研究表明柴可夫斯基是服毒自杀。)弥留之际,人们听到他反复忘情地呼唤梅克夫人的名字:“娜杰日达”……“娜杰日达”……在最终喊了一声“冤家”后,柴可夫斯基溘然长逝!噩耗传到梅克夫人耳朵里,随即带走了这个美丽而隐痛的灵魂!

    倾听的耳朵丧失了,琴弦必将随之扯断……


推荐:《我的音乐生活——柴可夫斯基与梅克夫人通信集》

人民音乐出版社,1982年3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