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海边的觉悟 三  

2014-07-29 18:09:03|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此刻的大海像一件蓝色的丝质长衫,那么这个孤单的小岛远望去就是长衫上的一枚镶着白边的绿色纽扣:白色是一片环绕小岛的沙滩,绿色是岛中央一片茂盛的棕榈或别的热带树组成的林子。

太阳还没有升很高,但白色沙砾反射的阳光已经刺得人睁不开眼睛;陈心应扛着箱子跟着老人弃船登岸,立刻被一股又热又臭的气浪呛得差点呕吐出来。老人倒是泰然自若,告诉陈心应那是到岛中央那片棕榈腐烂的果实和鸟的粪便混合的气味,因为偏远,少有人侵扰,那片茂盛的热带丛林就成了鸟儿的天堂。

“鸟儿的天堂不一定也是人的天堂。”陈心应小声嘀咕了一句。

“但人的天堂却常常是鸟儿的地狱!”陈叔听到陈心应的嘀咕,大声回应。

沿着白色的沙滩绕到小岛的后面,老人带着陈心应来到一块临海而立的平坦的大礁石上,低头查看一下海面水流的方向,展开自己肩扛的一把大的遮阳伞,用力插进沙地里;回身接过陈心应肩头的大箱子,打开了,里面是两套潜水的衣服和潜水的工具。

“我们要潜水吗?”

“你不是要看海吗?要透彻地看海,眼光就不能停留于海洋表面,更不能停留于海洋知识的学习和外在的分析——人们可能学习了很多鱼类知识,可能对海水做过很多物理、化学的分析;但人们对海还是一无所知!”

“所以你要引我到下潜到海洋的深处?”

“不是简单的下潜!现在的一些专业潜水员依靠高科技的装备和专业训练,已经下潜到深深的海底,甚至是一万多米的马里亚纳海沟,但他们还是看不懂海,更不明白海的本质!”

“那要怎样才是看清海,明白海的本质 ?”

“科学是观察,哲学是思索,它们对世界的方式是对立的,至少是外围的;彻底的觉察需要融入。真正看清海,要觉悟海,首先要进入海——不仅仅让身体跳进海里,而且要让你整个地融入海,让你整个地成为海。当你变成了一朵海浪、一条海鱼、一枝珊瑚,与大海合为一体,你才可能最后觉悟海的本质。”

“好像有点明白了……但我只是小时候在家乡的水湾扎过猛子,还没有一点深海潜水的经验。”

“那你就先别潜过米的深度,你可以先在浅海的珊瑚花园散散步!”

虽然陈心应也曾在海边游过泳,但真正要沉入这样一片无限远无限深的未知,他还是抑制不住地感到紧张和恐惧。老人帮着陈心应穿上橡胶的潜水服,背上压缩空气瓶,戴上面具,没有让他套上脚蹼,鼓励他勇敢踏入一个全然未知的世界。陈心应走到齐腰深的海水里,慢慢俯下身,慢慢把头浸入海水里,在淡绿色的海水里慢慢沉下去,一瞬间,他感觉一阵凉意浸透了全身,把海面上的燥热和浊臭完全消融。平坦的淡绿的海水像是一块巨大的窗玻璃,让大部分的阳光透射下来。随着陈心应的眼睛慢慢适应了隔着眼罩观看海水里的景象,一座精妙绝伦的海下花园清晰地铺展开来——

太阳光像一千只一万只灵巧的纤手,穿透海平面下近米的水,在岛礁石上播种微小的动物花朵——珊瑚虫;又将无数微小的珊瑚虫培育成一丛丛姹紫嫣红、绚丽多姿的花,栽培成一棵棵千姿百态、活灵活现的树,雕塑成一个个精美精致的花瓶、立粉彩陶的平盘、造型怪异的器皿,或者布置一座座成疏密有致、排列有序的鹿角阵;最后再将它们巧妙搭配、神奇分布,构建成一座匠心天运的花园。这是一座色彩诡秘艳丽的花园,一座种类繁盛形态奇异的花园:炫烂到极点,美丽到极点,玄幻到极点。而在珊瑚层的陷窟和裂缝之间,还有更多游动的花——那是一些色彩更艳逸、外形更幻妙、神情更多变的鱼在游。有的身披鲜艳黄色、红色、紫色和金色;有的画着条纹,有带形纹,或细复叶纹;有的喷涂上圆斑,斑马纹及花斑;有的闪烁虹彩,有的晶莹剔透,有的有长吻,有的有裂尾——它们是前卫的画家,大胆的行为艺术家,富于奇思妙想的服装设计师,逍遥自在的园艺观赏者。

然而这诡秘的花园中,最前卫的画家非织锦螺莫属,它的釉彩花瓶般外壳条纹多诡秘,色彩多妖艳;但它突出体外的长长的吻却含有致命的毒素!

最大胆的行为艺术家当推红蓑鲉,别名狮子鱼,它的十五英寸的身躯遍涂艳丽条纹,它那大得超现实的胸鳍像孔雀张开的翅膀,它还在自己的背上、腹下、两肋插满彩色的标枪!

最富奇思妙想的服装设计师当属西班牙舞蹈者海蛞蝓,服装之艳丽,舞姿之柔媚,海中生命实在无出其右者!

而最逍遥的观赏者就是躲藏在有毒刺得海葵里的小丑鲃……

沉迷于海下花园的波谲云诡,陈心应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海水里潜泳,也完全没有了刚下水时的紧张和慌乱,只有偶尔进入口腔的苦咸海水才让他清醒自己现在的位置;而清醒的瞬间,他发现自己已在无意识中掌握了身体在水下的平衡,他发现自己漂浮在海水里,像一只鸟在天空自由飘荡、自在飞翔。重量感消失了,形体感消失了,甚至思想也消失了,只剩下一种自由自在的意识,一种飘然若仙的感觉:一个没有了“我”的我在无限太空轻轻荡漾。

一股强烈的漩流突然把陈心应裹挟起来,推出多远。陈心应睁开眼睛,从迷醉中清醒过来,看见头顶上“雪花”极速旋转,漫“天”飞舞——那是一个巨大得从未见过的沙丁鱼群,千百万条沙丁鱼从身边冲向头顶的“天空”,忽而汇集成一片“密林”,忽而又如烟花突然炸开。鱼群乍开乍合,磷片闪闪;但无论是陡然聚拢如滚为一团还是倏然打开如天女散花,沙丁鱼全体动作协调,节奏一致,像有一个无形的指挥家在挥舞指挥棒为他们打着节拍。再一瞬间,陈心应看清了这协调鱼群的“指挥家”——一群旗鱼,它们头部的长而坚硬的喙枪状吻就是天然的指挥棒,宽大的背鳍张开就像手风琴的键盘。这个巨大的沙丁鱼群在这手风琴的音乐和指挥棒的指令下全力表演一出无声歌舞剧,它的主题是——生与死!

这出歌舞剧就在陈心应身边上演!虽置身于蓝色海洋,却感觉如翱翔星汉,与生命共舞的感觉何等美妙,何等令人兴奋!被这歌舞吸引而来的还有一个神奇诡异的幽灵——一只蝠鲼,像一片黑云从陈心应后上方掠过,没入远处的幽暗里。它悠缓地拍动宽大的两翼, 安然滑翔的样子不像在巡游,倒像是在呼唤陈心应跟随它进入一片更神秘更魅惑的世界。

就在陈心应意欲追随那神奇诡异的幽灵时,一只手轻拍在他的后背。陈心应回头看见陈叔在向他做向上的手势,又指指气压表;他明白自己已经在水下呆了太长时间,于是跟随陈叔慢慢上浮。

陈心应一边脱潜水衣一边兴奋地向陈叔诉说海下花园的奇艳瑰丽,但老人只是带一丝嘲讽意味地微微笑着,平静地听陈心应绘声绘色的描述,等陈心应说完了,躺在遮阳伞下的沙地上,他才悠缓而坚定地说:“你所看见的,还只是大海盛开的花,摇摆的叶;不是根本的海,真正的海!”

“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海?怎样才能看见根本的海?”

“要觉悟海的本质,不能只看海面的浪,也不能只看浅层的珊瑚和鱼虾;你必须下潜到海的更深处,去看海的恒定的东西,觉悟海的不变的一面!”

“当我下潜得更深些,我发现,自己就要被一个黑暗无声的世界吞没;而且,海水似乎正在对我施加无形的推力,阻挠我进入那个幽暗寂静的世界。”

“海也有自己不愿显露的秘密,就像树根不愿暴露在阳光下。越是本质的东西,越不容许别人偷窥。”老人一边说一边自己穿好了潜水衣,“来,帮我背上空气瓶,我要去拜访那神圣的黑暗的王国!”

“你为什么喜欢黑暗甚于光明,喜欢冷寂甚于欢闹?你是一个厌世者吗?”

“不!我不仅不是一个厌世者;相反,我是如此热爱生命,所以才孜孜追求生命的实相。只有最深渊的海底才有大海最深沉、最纯粹、最恒久的美:那是生命的最高境界,最真本相,因而也具有最大魔力和最高诱惑!”

“那么,这些海上飞翔的鸟、这些海面遨游的鱼、这海面下魅丽的生命花园,就只是毫无意义的幻相了?”

“不!如果你是觉悟的,那么幻相也是真相;如果你不觉悟,那么真相也只是幻相。你明白吗?”

“好像有点明白……既然如此,你干嘛非痴迷幽暗恐怖的海底,观察这海上海面的形象,不是一样可以觉悟海的真相吗?”

“你忘了刚才我和你说过的,彻底的觉察需要融入,不触摸生命的根就不会真正懂得生命的渊源。”老人走到海水齐腰深的地方,穿上脚蹼,大声向陈心应呼喊,“把绳子系到岩石上!系紧了,不然我会被海下的暗流冲到地球另一边的!”

老人从海底浮上来,激动万分地不停晃动右手里的一只贝壳,仿佛找到了沉藏在海底的海盗宝藏。

“一只贝壳,值得您老这样兴奋?”

“这不是一只普通贝壳,这是鹦鹉螺贝壳!鹦鹉螺,你知道吗?距今已有近五亿年的历史;而人类出现在地球上只有三百万年,生命历程不及鹦鹉螺的万分之一呢!但鹦鹉螺从出现到现在,外形、习性的变化都很小。察看这只鹦鹉螺,就是察看一只五亿年前的鹦鹉螺!”老人又把鹦鹉螺贝壳放在耳边,“我要把它放置在我的案头——不,还是送给你吧!你可以从这只空贝壳里倾听大海全部的声音,就像从一滴海水里看见飞鸟、水母和鱼、海藻和珊瑚!”   

小渔村的夜晚真安静,老人说安静得就像躺在海底,他喜欢这种感觉;但阒寂衬托得虫鸣的声音更响亮、更清晰,老人说在黑暗的海底,也有一些栉水母、多鳞虫、磷虾、光睑鲷、鮟鱇、角鲨,它们本来微弱的冷光在四周的巨大的墨黑空间中也显得异常明亮,但这明亮并不妨碍他咀嚼深海的黑暗,体悟海的无限邈远无限深沉近于空无的妙味。

陈心应虽然不曾下潜到深海,琢摩不出空无的感觉何以具有如此巨大的诱惑,让一个老人甘冒永远沉没的危险;但这一天的所见所闻所感已经让他无法平静无法入睡,一些形象像柳絮不断在眼前飘、一些思绪像地热在脑子里不住地喷。他恐怕这些灵感的幽灵一闪即逝,于是拉亮电灯,从床上爬起来,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一个笔记本,潦草地书写,只求迅速抓住这些美妙而调皮的幽灵,把它们固定在纸张上:

大海,不仅有鱼,有鸟,有波浪;还有水下草原、绝壁,海下万丈深渊;它不仅有超越孩童想象力的无尽奇妙,也有困惑科学家、哲学家头脑的幽秘和魅惑……

大海,一个巨大的蓝色生命之杯,上百万的生命在繁衍,在成长,在肉搏,在死亡,或者说在转换——这一切的流转,其实只是一个动——最伟大的生命意志的动,任何人的欲望和阴谋,相比而言都只是海水里的泡沫,微不足道。一切的动都只是这个伟大生命意志的表现,都是这个动的不同角度的折射;而它自身却近乎一个空无,因为只有无才能孕育和包容这多样、这万有……

大海,又像一个得道的法师,它在用游鱼、用海鸟、用海浪,表现生命万相,又在用寂静、黑暗、高压,表现生命的空无。但这一切又那样浑然一体:它是繁复,它又是简单;它是万相,它又是纯一;它是幻相也是真相,因为它是现象,同时也是本质……

那么,在更大更深空间的宇宙这个海洋,地球是不是也只是一座海下花园?我们,陈叔、我,是不是也只是一朵浪花?一个宇宙海洋瞬间的波荡?

……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