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海边的觉悟 一  

2014-05-29 16:59:00|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下火车,陈心应立刻嗅到一种海边城市特有的湿润、清凉、略呈腥咸空气味道。

陈心应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海边的国际大都市,但前几次都是来找资料或参加复试,总缺少一种逍遥游的心情,只是到栈桥一带的海边游荡片刻;但广场和栈桥一带游人如堵,不远处又有一座山岭遮挡视线,对于大海,总看不清,看不饱,看不透。

这一次来Q市,陈心应比徐教授要求到校的日期提前了三天,他要利用这三天的全部时间走近大海,凝视大海,冥思大海,拥有大海。

走近大海、凝视大海是可能的,但冥思大海、拥有大海谈何容易?因为海实在是一个极具魅惑的生命。陈心应用文字描绘过山,描绘过河,描绘过认识或不认识的动物和植物;但他从不曾写过海。不是不写,也不是不想写,而是不敢写,无从写。海,它太大,大的像一个空;它太丰富又太纯然,太驳杂又太统一,让你想要思却找不到头绪,提起笔却感到无从下手,只能默默观望,由最初的激情澎湃跌落静心冥思,再由精心冥思蜕变为默然崇拜。站在山崖观望久了,陈心应不自主地向海跪了下来!

目光所及,海只是一片蓝;但却蓝得繁复,蓝得瑰丽,蓝得让人惊奇而困惑,像一座巨大丰饶的宝石露天矿,从近及远,分别是京白玉、软紫晶、绿松石、孔雀绿、祖母绿和黑宝石,这些宝石偶尔也会幻化成白色的花朵——大海中涌起的波浪;而更辽阔更深沉的是一块蓝宝石,一直伸展到天边,深入无穷。这多姿多彩的宝石矿藏又被一带白色鲜花的篱笆圈围起来——那是这蓝色不断催生的白牡丹、白莲花、白菊花……但,盛开与凋谢只在瞬间,存在与死亡只在瞬间。

夜幕将临,这蓝色也会变出金黄、橘黄、浅紫、绛紫、火红、土褐……但那也只是短促的闪现,就像那些海岸的白牡丹、白莲花、白菊花的瞬间生灭,永恒的还是这蓝,而最根本的是更深的蓝——黑!它才是歌德恐惧的“母亲”。在几百、上千个大气压的重压下,除了比目鱼等几种鱼类,生命几乎难以生存;除了自身发光的光睑鲷、龙头鱼、灯眼鱼、发光水母等,那里几乎没有光。但,那里是大海幽谧的根,它不仅催生出蓝,变幻成白、紫、黄、红,它还孵化生命,孕育生命,转化生命——大海,一个巨大的子宫!

直到陈心应听见自己的肚子咕咕叫了,想找一个地方买点吃的,才发现自己已经远远离开了城市,来到一片荒岛上。他循着一条熔岩浇铸成的灰黑陡梯慢慢爬下山崖,然后顺着一条砾石铺就小路转过了两个山头,看见几间隐藏在山坡树丛里的红瓦房,随之看清了一个简朴渔村的全貌。

渔村很小,几十座石墙红瓦的房子都依山面海而建,隐藏在清脆的树木丛中。但村子出奇的干净,除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海产品的腥味,空气里还漂浮着淡淡的花草香味;刚才的走过的砾石路变成了眼前整齐的青石路,路面可以说是一尘不染;路两边人工种植的竹子、红叶李、金合欢、蔷薇和无花果等景观树木和种着各种时令蔬菜的小菜园巧妙搭配,将几十幢房屋隔离成一个个简单的院落。虽然光线越来越暗淡,但陈心应还是发现这些花木和菜园子圈起来院落和山石搭建的房屋外观简单朴素,却显现出主人洁净、爱美的品性和一种不同凡俗的追求,而且这特性差不多是全村的一种共性,这不能不让陈心应感到惊奇。

陈心应走到一棵虬干张扬高耸、树冠如巨伞的菩提树下,正在观望菩提树和枝叶掩映下的小院子、没有灯光的房子时,一个粗犷却不失温和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看出什么没有?”

一回头,陈心应差点喊“曼德拉”这个名字来。眼前,一位六旬开外的老人简直就是摩根·弗里曼饰演的纳尔逊·曼德拉,只不过皮肤更黑——终日海上阳光曝晒的结果,脸上的皱纹更多——像一颗磨得又黑又亮的干核桃;一样的是脸上从容自若的微笑和自信、坚毅的眼神。上身穿一件灰白短袖棉衫,下身是一件黑色短裤,露出深棕色的手臂、小腿,脚穿老式黄球鞋,沾满了黑色油渍。

“没有……没有问题……我只是想看看……”像是被人发现自己在偷窥,陈心应一时有些不好意思。

“天快黑了,看不清了。到我家来吧。” 老人打开院门,诚挚邀请陈心应。

“谢谢!不会打扰你吧?”这么快就接受了一个陌生人的邀请,陈心应对自己的率真有点吃惊;也许是肚子真的饿了。

“不用客气。就我一个孤老头子,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进了院子,老人先走到院子西墙角的一个储物间,放下手里提着的一个旧帆布包,又推开正屋的门——门只是虚掩着,打开屋里的灯,老人再次邀请陈心应到屋里。

“我可以看看你屋里的陈设吗?”陈心应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面就觉得老人很熟悉,有一种说不出的默契感,亲近感。

“随便!但没有什么好看的。”老人这样说时,非但没有因家境简陋而产生的自卑感——穷则卑贱富则骄横是国人的普遍心态——语气自然而平和,甚至还有一丝骄傲隐含其中,“看完了就歇一歇,我去准备晚饭了。”

客厅的装饰与陈设也和外墙一样简朴:水泥抹平的地面,墙壁、天花板也只是刮了白色的腻子,桌椅更简单,像是老人自己设计加工的;但推开向里的一扇门,陈心应却惊呼了一声“啊”!与客厅的简朴天壤之别,里间是一个豪华的书房:两侧面的墙壁都改装成书橱,橱格里摆满了书,摆不上的就堆放在地上;迎面的玻璃窗有半壁墙大小,窗户下是一张大大的书桌、一张旧式的座椅和一张藤木的躺椅。陈心应虽然对家具一知半解,但一眼就知道这书橱都是紫檀木的,而书桌和座椅很可能是黄花梨木的——“很可能是昂贵的藏品啊!”陈心应惊诧而困惑地想,转身向外走,看到安装门扇的墙壁全用壁纸装饰起来,挂着大小新旧不一的画框,大部分都是与海有关的照片,只有两个镜框里嵌着的是家庭合影:旧的一张是几十个人的家族照,稍微新一点的一张应该是老人年轻时的家庭照——穿白色西装、三十岁左右的应该是年轻时的老人,因为脸型和眼神很相符;旁边穿粉底红花旗袍、盘着旧式发髻的年轻女子可能是老人的妻子?那么,坐在他们前面一个高凳上的女孩就该是老人的女儿了?

正当陈心应觉得自己这样长时间的探视别人的家室有些失礼,准备退出书房,老人已在院子里摆好了晚餐,招呼陈心应出去吃饭了。

菩提树下,一块大平板石头由三块方石垫起来,成就了简单的餐桌;两个树根经过砍削、表面磨光,变成了凳子。对着凳子的桌子边各一副餐具和一只酒杯,中间三菜一汤:主菜是油煎海虾,连同煎虾的平底锅一起放在石桌中央;一碟炒虾酱、一盘炒豆角和一盆海菜汤。老人说家里没有冰箱,鱼虾都是当天捕捞的,豆角是菜园里刚摘的,只有虾酱和海菜是储存下来的。说着,老人从桌子下面抄起一个陶瓷坛子,说是自己酿的葡萄酒,现在上了年纪就喝自己酿的酒,别的不喝。老人把坛子里的酒倒进一个大烧杯里,陈心应赶紧站起身先给老人斟上一杯,然后倒满自己的杯子。老人端起酒杯,说声干,随着酒杯清脆的一碰,一杯红色液体滑进了口腔。

“老人家,我该怎么称呼您呢?”陈心应本想先表示一番感谢,但看到老人的豪爽,于是就爽快地询问。

“我姓陈啊,父母给我起名育富,后来自己改名愚夫,但现在人家都叫我渔夫,你也叫我陈渔夫吧!”

“那怎么可以呢?既然我们都姓陈,依照您的年龄,我就叫您陈叔吧!”

“别您啊您的,就叫我陈叔吧!有亲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再干一杯!”

这顿晚餐陈心应吃得很香;倒是老人吃得较少,他说自己现在晚饭吃得很少,有时就不吃晚饭,今天是陪着客人,已经吃得比平时多了,说完又爽朗地呵呵一笑。但陈心应察觉到,在老人动不动就呵呵大笑的间隙,还是有一些几乎不易察觉的片刻,老人的嘴角微微下沉,眼神一怔,显露出沉思的神情;但立刻就恢复了晴朗的笑容,好像那种沉思是一件羞耻的事。

陈心应帮老人收拾干净石桌子,想趁着老人酒后兴致高涨询问关于看到的豪华书房的事,(无论怎么想,这样一个偏居荒岛的孤独老人拥有这样一间有贵重书橱书桌、摆满了书籍的房间,都是一件让人惊奇的事。)但老人却用眼神制止了他,起身回房间端出一套紫砂茶具,茶具的精致和刚才的餐具的质朴形成明显差异。老人泡上茶,眯起眼睛瞅了陈心应一眼,呵呵一笑说:“小伙子,你是来这里求学的吧?”

“是啊,陈叔!你怎么知道的呢?”

“你是来读博士的吧?”

“你会相面?”陈心应更觉老人奇异了。

“我不会相面,但我会读心。”说得高兴了,老人脱掉棉布短衫,搭在一条菩提树枝上。

“你有读心的特异功能?”

“我也没有特异功能,虽然现在很多人都炫耀说自己有特异功能,但我不听他们瞎咋唬;我其实观察你很久了,你到山崖上看海的时候我就在山下面海湾的船上,你对着海凝神、面向海跪拜,我都看见了,还有你刚才观望我这棵菩提树的样子……”

“可这些和我的身份有什么关系呢?”陈心应不等老人说完就抢问了一句。

“相由心生,你怎会没听说过?一个人的精神境界会在他的一举一动中展露出来。”老人给陈心应和自己斟上茶,把自己的一杯端到鼻前,微微闭眼嗅了嗅茶香,轻轻呷了一口,“你站立的姿势,行走的步态,甚至你只是往那里一站,我不用看你的脸,就能觉知你的灵魂境界。——喝茶,这可是我自己采摘、炮制的新茶,不是谁想喝就能喝到的!”

陈心应匆匆喝了一口,放下杯子让老人继续讲说。

“你看,这么好的茶你竟不能静心品味,这就是你心性不定的表现。你还在求索的路上呀,小伙子!”

“你说得不错,这也是我来到这座海滨城市的原因。”陈心应因刚才的浮躁表现微微红了脸。

老人假装没看见陈心应的羞赧,继续说:“一个利欲熏心的俗子是不会面向大海跪拜,还有你看到这棵菩提树露出的欣喜之情,我猜想你是想到了佛祖菩提树下的顿悟的情景:你的举手投足也尽显你的学者身份,而你的率真、你的年龄又清楚地告诉我你是一个刚被录取的博士生;但你看海的神情表明你还有困惑,你正在追求那种让你心安的真相——我说的对吗?”

“你说到我的心里去了,点到我的灵魂深处的痛了!陈叔,你一定不是一个普通的渔民!可以告诉我你是一个怎样的人吗?”

      “先不要说我,还是在说说你吧。——那么,你看懂海了吗?”

“没有!”陈心应坦诚相告,“海太大太深太玄妙,太变幻太多彩,我看不透,也抓不住什么!”

“这就对了!你站在那么高的地方,离海那么远,怎么可能看到海的真相呢?”老人收敛了笑意,这让他的脸再次显现沉思的神情,幽幽地说,“在山顶,我们可能观赏自然的雄伟,领悟生命的壮美;但只有下到海里,进入大海深处,我们才能触摸海,冥思海,觉悟海,借以觉悟生命的真性……”

片刻沉静后,老人再次恢复热情、爽朗的嗓音,“你想去到大海深处么?明天就是一个适合出海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