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西山挽歌 三十九  

2014-05-01 17:58:39|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天来,只有好友郑逸农的来信让陈心应的生命之火复燃:

“心应,我的好兄长!我也很想你,收到你信件的一刻我高兴得手足无措!

你的来信我看了还几遍,看完之后又不觉开始为你担心:你在和一个时代斗争,你在和一种社会发展趋势抗衡!这可能吗?

政府关心的只是经济指标,他们才不在乎一座樱桃园的毁灭;现在的村民也只想发财,最好是一夜暴富,他们也不会真正热爱土地。人们心中都没有“美”,更没有“神圣”,所以他们看不见樱桃园的“美”,看不见大地的“神性”;他们的眼睛只看见“利益”!

我们常常有一种错觉:淳朴的村民更贴近自然,热爱自然。但事实却是:越是贴近自然的人往往越看不见自然。他们可能看见泥土里长出来的用以充饥的庄稼,看见树枝上挂着可以卖钱的果实;但他们就是看不见自然,更看不见自然万物闪现的神性!这种淳朴其实只是精神苍白,而苍白的东西最容易被污染!

你在来信中引述的弗洛姆的语句正好可以解释我的观点:能理解才能看见,才能爱;对一事物了解越多,才能爱得越深。这倒是和咱们老祖宗的某些观点不谋而合的:心中有佛才能看见佛。

但现今,国人心中只有经济,只有利益,普遍缺失“美”和“神圣”。那么强行抗争就是毫无意义的;不仅政府,普通村民也只会将你的拯救行动视为对他们利益的破坏。荒凉的心灵需要的不是火焰,而是文化雨露的渐次滋润!

德国的文明首先得益于这个国家对文化的重视。德国的各州都有自己大大小小各具特征的文化中心。来到柏林一年多的日子里,印象最深的就是这座城市各种各样的公共文化设施——柏林文化广场就有多座博物馆、音乐厅、图书馆。博物馆、图书馆等文化场所对德国人来说不可或缺。德国的大学大都没有校门,校园浓厚的文化氛围可以辐射到城市的各角落。校园里的林荫路上人流熙熙攘攘的,也分不清是学子还是路人;但就在这川流不息的人流中,却不断产生着震惊人类的伟大思想和科学发现。相比之下,国内为民众提供文化滋的养场所真是太稀少了!

 “绿化荒漠”的最佳策略就是尽量在靠近水源的地方开辟一片绿洲,然后让绿色一步步向四周延伸。去考博吧,心应!回到大学里去吧!——目前国内,只有大学还算得上是文化的源泉和水湾。

心应,我已经得到可靠消息,你的恩师徐教授已经接受了Q市一所大学的聘请,准备在那里开始招收博士生。而他当年多么器重你啊!

我在这里一切都好,不必牵挂;倒是你的状况让我有些心神不安。司卿一定有她自己的考虑。别的不说,单就她的孩子的巨额医疗费一项你就难以承担!

心应,你以前也说过,女人的思维和男人是不一样的:因为生理的天然和生育的需要,女人的思想常常落脚于生活;而男人则更多形而上的追求,渴望精神的满足。不可否认,更多男人只是追逐肉的刺激。在这一点上,男性表现出极度形而上和极度形而下两个极端,而女性则生活得实际或叫中庸。忘记司卿吧,再纠结于这段感情已毫无意义,反而会让司卿更厌恨你。

你是杜甫笔下的那只飘飘天地间的沙鸥,你的生活不在大地,你的爱情也不会在大地开花;你需要的是另一双飞翔天地之间的自由的翅膀!而这样一双翅膀也只可能出现在大学校园这种地方!

包裹内附带回信信封,我已经贴好了邮票,你直接到邮局寄回就行。

保重自己,好兄弟!

                                                   弟 逸农

陈心应又看了几遍郑逸农的来信,才安下心神写回信,感谢好友的周到关怀和贴心开导,尤其感谢好友提供的恩师徐教授的近况信息,说自己将会尽快和徐教授取得联系。而逸农“绿化沙漠”的提议就像一束亮光照进陈心应黑暗的胸膛,却也像一柄尖刀突然刺入肺腑,一丝冰凉掠过,让他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天到午后,陈心应骑车到镇上的邮局寄信,却被告知那里的邮局从未办过国外信件业务,陈心应收到的来信也是县邮局办理的,让他还到县里去邮寄。陈心应又骑车赶到县城,远远看见邮局的工作人员正要关门,陈心应再三央求,邮局人员就是不答应,还恶声恶气地向外驱赶陈心应。陈心应本来就有些窝火,一怒之下就和工作人员争执起来,争执中把一个水杯砸到工作人员的额头。

陈心应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那样冲动,但后果却是自己被请到了派出所;而在派出所,又因为不配合警方的调查工作而被威胁拘留24小时,陈心应这段时间特别反感穿制服的人,轻声骂了一句“狗!你们只是一些惟命是从的走狗”,却被旁边的一位警察听到了,他跳过去打了陈心应几巴掌,又和负责调查的警察耳语了几句,强行把陈心应关进一间旧货储存室。又气又急的陈心应以绝食进行抗议。一天后,派出所害怕出现意外才把陈心应放了出来。

县邮局拒绝为陈心应办理邮寄业务,他们说没有原因,就是不为陈心应提供服务,理直气壮地告诉陈心应可以到政府部门去告他们。陈心应知道到政府部门去告也没有什么好结果,只好乘坐汽车到临县的邮局寄出了信件;又顺便到县城一家较大的书店买到一套考博的英语用书。回到租住房,陈心应休息片刻,着手整理书架时,目光扫过,突然看见小夏几天前留在书架旁边的小篮子,打开蒙在篮子上的花布,发现里面的蒸包已经长了黑色、绿色的霉斑;把蒸包取出来,篮子底下还有一方折叠成飞鹤形状的信纸。看到信纸,陈心应的心像被针刺了一下一样猛然一缩,他突然想起小夏那天临走前的复杂的延伸和异常的言语,赶紧打开了信纸——看到小夏写给自己的一首诗:

哥哥,我的寒冬来了

虽然现在还是夏天

我把太阳丢了

我把青春丢了

 

不敢回想一棵樱桃的美丽

不能承受一片阳光的拷问

躲进一座孤独旧屋 

屋檐破损 

   

凋落的花还是花吗

迷失的羔羊能回到你的身旁吗

从昨天到今夜

期待一个赦免的声音

 

哥哥,我的天空只有黑夜

只有你点燃火把

你愿意陪我回家吗

一所房子:有你,有我,有火暖身!

……

不等看完信纸上的内容,陈心应跳起身、撞开门,向着小夏家的方向疯狂奔跑;等陈心应气喘吁吁来到小夏家的门前,发现大门上着锁,从门缝向里张望,正屋和厢房的门上也锁上了,除了灵棚门口粘贴的几条幡带在风中胡乱飘摇,整个院子寂静如一座坟墓。

路过的村民告诉陈心应,小夏一家人前天就携带包裹走了,——应该是回到他们打工的城市去了吧;那条大黑狗也卖给了村西头卖狗肉的张屠户……


                                                                             (第二部完)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