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西山挽歌 三十七  

2014-02-28 11:35:18|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夏和陈心应轮流守护夏伯的灵柩,其实就是听从族里老辈人的嘱咐,及时给灵台上的长明灯添点油,在灵香燃尽前更换香火。

三天的守灵,让陈心应和小夏都有些疲惫。到第三天后的深夜,小夏撑不住困倦回房去睡了;陈心应坐在灵棚的凳子上,困倦不断袭扰他的双眼,就在他将要睡着的时候,忽然听见由远而近的狗叫声,“大黑”也从窝里窜出来,吼叫了几声,向院门口奔去。陈心应站起身,揉揉眼睛,向院门处张望,不长时间就听见有人敲击门扇的声音。

“谁呀?有什么事?”陈心应大声询问。

“俺是小夏的她爸!你是谁?”一个男人粗重的声音。

“噢,是您!我是——”陈心应也不知该怎么说明自己,快跑到院门口去给来人开门。漆黑的夜色中,两个人共拽着一个大大的包裹走进院子,“大黑”显然是认出了离家多年的主人,兴奋地扑到两个人的胸前,但却被中年男人不耐烦地推倒在地上,“去!去!滚一边去!”大黑识趣地从地上爬起来,瞄一眼中年男人,灰溜溜返回自己的窝里去了。小夏的父母走到夏伯的灵棚前,一前一后跪下磕了几个头,就站起身向正房走去;但两人别扭的妆扮却让陈心应无法不多看几眼:中年男人凌乱的长头发因连日奔波而几乎粘连成片,上身穿一件崭新却并不合身的西服,打了领带,下身搭配的却是运动裤、旅游鞋;中年女人烫得蜷曲的黄褐色头发,也凌乱打结,又被汗水浸湿,像是一层彩色剪纸贴在了头皮上,不合时令的紫色长上衣和绷紧的健身裤装应该是她遍身汗水的制造者。

由于天黑,陈心应看不清两个人的容貌细节,但一种多年混迹都市的农民的特殊神情,仿佛能穿透夜色:一种与商人、老板打交道养成的圆滑、察言观色,一种面对城里人的高高在上而感觉自卑和耍弄小聪明;一种久居都市“荣归故里”,面对山里乡亲而自觉不自觉带出来的优越感;和一种无法消除的农民天性中的老实笨拙,几种习性混合成一种特别神采让陈心应瞬间联想到小时候家乡常见的“地瓜花”。花朵儿像是芍药,但块状根茎却被乡民鄙薄为不中吃的烂地瓜。尤其是中年男人刚才对“大黑”的粗暴却让他心里不舒服,他回坐到灵棚里的凳子上,不再搭理两个人。

一会儿,房内的电灯亮了,接着就听见小夏叫喊“爸——!妈——!”然后是女孩子突然爆发的大哭声。陈心应站起身,又觉得此时此刻还是不打扰他们为好,就又停住了脚步;但是过了好几分钟了,小夏的哭声变成了高声的叫喊:

“我不知道!我根本没见过你们说的东西!要问你们就去问爷爷好了!……”

“他若能说话我还问你干什么?”是小夏父亲粗厉的训斥声。然后是翻箱倒柜的声音,声音虽不大,但在寂静的夜里异常清晰;片刻之后,小夏从屋里赌气走出来,边走边嘀咕:“不就是个破本子吗,难道比爷爷的葬礼还心急?”

陈心应悄声问小夏,她父亲急着找什么,小夏说是找爷爷的礼金簿子,查看以前给别人家的红白公事送的礼钱数目,在收礼金时好心中有数。

“葬礼也讲这个啊?万一有人送来的礼金不容以前你家送去的多,你父母会怎么做?难道还要向人家张口索要吗?”陈心应苦笑着说。

“那倒不至于。只是不请他留下来吃酒席罢了。”小夏沉声说。

葬礼在小夏的父母回来后才算正式开始。本村的本家、邻村的朋友、远方的亲戚陆续赶来参加葬礼,而参加葬礼的第一步就是呈上礼金。小夏的父亲在院门口摆放了一张桌子,让陈心应担当账房先生,另一个本家的亲戚点数礼金。呈上礼金后,女眷只能在灵棚外哭丧,男人才有资格到灵棚祭拜,而一旦祭拜完毕,男人们就退到一边抽烟闲聊,女人们也立时停止了哭声,到院子的一角与投缘的别的女人说说笑笑,谈天说地。忙碌的只有主持葬礼的大总和小夏一家:大总既要指导葬礼的各种仪式,还要安排接待客人的酒宴,一个人跑来跑去,有时烦气了就免不了大声斥责弄错了祭拜仪式的客人;小夏和她的父母则要坚守在灵棚前,看到有亲朋到灵棚祭拜就要跪下来迎客,哭丧,然后谢客,小夏的父亲在跪迎、祭拜的间隙,还不忘抽身出来查看礼金记录,盘问葬礼的收入情况。

将近中午,估计该来的亲朋都来了,不会再有人到灵棚祭拜了,大总招呼四处散坐的客人到屋里享受酒宴。饭后还要将遗体运到几十里外的火化场火化,再将骨灰运回到夏家的祖坟地入葬。一顿丰盛的款待是不能省略的,人们吃饱喝足了才有心情出力。正在众人边吃边喝边谈笑的时候,小夏的父亲却冲进屋里,要将一位黑瘦男青年身旁的两个男孩拽出屋子,于是和黑瘦的男青年争吵开来。争执越来越激烈,争吵声也越来越大,陈心应逐渐听清事情的原委:黑瘦的男青年是本村的一个远房亲戚,所送的礼金只比夏家以前送的多了一点点,却带了两个孩子来吃宴席,这让小夏的父亲很气恼,想把“吃白餐”的两个男孩赶出去,却不料这一举动引发了一场从口角到拳脚的争斗。参加葬礼宴席的客人还没有吃喝尽兴,好几张桌子上的饭菜已经泼洒到墙上、地上、客人的衣服上,于是更多的人加入打斗,葬礼也终于变成了一场混战。

在人们吵吵嚷嚷,打架,或者劝架,或者旁观,或者笑谈的时候,陈心应独自走进灵棚,为夏伯点上一炷香,俯身磕头,站起来走到灵柩前仔细端详夏伯的遗像,轻声说:“一路走好,老伯!”出灵棚,向着纷乱的人群望了片刻,并没有发现小夏的身影,陈心应叹一口气,转身出了院门……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