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怅望(杨)  

2013-05-31 10:47:53|  分类: 灵犀之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屋黑暗,油灯昏黄,
仲夏,傍晚。
悠久的木门前,
少年的我,
站在门槛中央,
密密麻麻的蚊子
正嗡嗡作响。
寒冬,初静,
滋滋作响待开的水壶
在红红的炉火上。
被火光映红的脸,
圣洁而光茫。
我,
坐在板凳上,
烤着粉条,
一朵朵粉条花,
香香的,酥酥的,
直传到我的心房。
故乡!
生我养我的地方,
我曾无数次模拟你的旧样。
那时风太清、月太明,
她常常穿过木棂窗,
透过有了补丁的蚊帐,
包裹在我幼小的身上。
有一只小壁虎,
在往里窥望,
我和他对视,
直到我的现在,
直到我的梦乡。

高大的新房抹去了旧屋的低小,
曾倾听过我欢声笑语的老白杨,
空空的,已无处寻找。
我亲手种下的洋姜,
一簇簇黄花也曾在枝头绽放。
空空的,也已无处闻香。
曾经少年饱满的心,
也是斑驳陆离,荆棘苍桑。
陌生?熟悉?
熟悉?陌生?
终归是人去屋空,
暗牖蛛网。
惟有庭中老枣树,
依然是旧模样。
暖风吹杨叶,
秋雨打芭蕉,
但愿春来枣花开,
一条明路到家乡。

 

怅望(作者:一尘不染) - 淄博学良 - 淄博学良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