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西山挽歌 二十七  

2012-10-25 14:34:45|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七

看两人吃完饭,周毓波又吩咐上茶,然后拉过一把沙发椅,坐在两个人中间,“说说吧!”

“什么?说什么?”陈心应不解地问。

“你们来的意图啊!”

“哦——,我都忘了……”陈心应起身上楼,跑到居住的房间拿下自己的背包。

从楼上下来时,看到周毓波在沙发上坐着,而小夏已经跟一个仆人走出了楼门。陈心应来不及询问她要去哪里,走到周毓波跟前,从包里拿出一摞关于在M县开发区建设纺织厂的民意调研材料和自己拍摄的樱桃园的照片,递到他手里。

周毓波坐在沙发上接过照片和陈心应做的调研报告,简单翻看了几眼调研材料就扔在沙发上;又拿过樱桃园的照片看了起来,有几张看仔细审视了一番,嘴里轻轻念叨着“真不错”一类的词语。陈心应很高兴周毓波这样夸赞,倒不是因为照片是自己拍的而高兴,而是觉察到周毓波对樱桃园的倾心,他越是喜欢,拯救樱桃园的希望就愈大。翻看到其中一张照片时,周毓波站起身来,一边仔细端详,一边嘴角流露出欣喜的笑意,“漂亮!有味儿!”疾步走到陈心应旁边,俯身轻轻地问:“这张照片可以留给我吗?”

“啊——,这个——你得问小夏。” 周毓波拿着的那张照片,拍摄的是身着桃红衬衣的小夏坐在一棵樱桃树上,双手攀着一根樱桃树枝,伸长脖子,用嘴唇碰触一颗大樱桃的图像。缀满“红宝石“的树枝掩映下的女孩,素朴的衣着,自然的神态,曼妙的身姿,纯净的面孔,全然一派林中仙子的样子,是陈心应假装拍摄樱桃近景时偷偷拍下来的。现在陈心应很后悔没有及时把这张照片捡出来;但已经让周毓波看到了,而且此行又是来求助人家的,有什么借口拒绝呢?

“你喜欢这片樱桃园吗?”陈心应不愿看周毓波那副痴迷的样子,转换话题问。

“好!漂亮!真不错!” 周毓波眼睛盯着小夏的照片,并没有抬头看陈心应。也不知他评论的是小夏的身影还是樱桃园的景象。

“可这片园林就要被砍伐,这份美丽就要被毁灭了!”陈心应有意加重了哀伤的口气。

“毁灭——是吗?他们要砍掉这片樱桃园?” 周毓波这才抬起头来,看着陈心应。

“遭到摧毁的不光是这片樱桃园,还有附近几片稍微平整一点的田地。那可都是村民几代人辛辛苦苦开垦出来的!”陈心应翻出几张大镜头拍摄的山村远景照片给周毓波看,“他们毁灭的不只是几处果园和田地,而是一种生活!”

“一种什么生活?那种愚昧、落后、贫穷的日子也算生活?”周毓波轻蔑地一笑。

“莫非在你看来,只有奢华才是生活?”陈心应毫不客气地回应,“脱离大地必然走向虚妄,所以奢华往往意味着虚浮。山区的生活确实贫穷,也有落后和愚昧;但那绝不是仅仅靠金钱就能改变的。你也知道,生活绝不等同于花钱,所以,发展也就绝不等同于提升经济!”

“贫穷总是可耻的!而且,经济提升总是会带动文明的发展,对不对?”周毓波虽然是一个百无聊赖的公子哥,却并不缺少智识和教养,比起陈心应来更懂得控制情绪,即使是气急败坏的时候也会表现得彬彬有礼。最主要的是,“贫穷总是可耻的”一句话还让陈心应想起自己的家乡和家人:他们的窘困和愚昧、贫寒和怯懦、可怜和冷漠,往日生活的阴暗回忆让陈心应不得不暗许周毓波的话语。

稍微停顿之后,陈心应才说:“我不是在一般意义上反对发展经济,只是希望建立合理的发展秩序。在盛产瓜果的山区建造纺织厂,真是匪夷所思!L市不产棉花,原材料就要从外地采购,一旦供应紧张,就可能造成巨大亏损。真不明白当地政府是怎么想的!”

“当权者的思想,没必要让你明白!” 周毓波依然是微笑着讥讽陈心应;但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立刻又改换了一个话题,“不过,从你照片来看,这片樱桃园确实值得保留!这样吧,照片呢我可以选几张发表在省报上,我还会尽力向几家国家级报社推荐;你呢,也别闲着,你就从你的调研报告中抽取部分资料,再用你的生花妙笔加以联缀和润色,形成一篇声情并茂的散文。我把它安置在选用照片后面。让读者既看到美妙的画面,又让他们了解事实真相。这样,咱们先从舆论上制造声势,给开发区的官员们一定压力;然后,我再把你的调研报告经由我表叔呈交省人大,如果人大的常委们审阅后觉得你的报告有道理,那——问题就好办了!”周毓波得意地一笑,“到时候,你可别忘了感谢我啊!”

“你想让我怎么感谢你呢?”陈心应看到周毓波胸有成竹的样子,觉得事情好像已经成功了大半,使劲握住周毓波的手。

“回报的方式吗——过几天再说;不过,到时候你可别忘了刚才的承诺!”周毓波看着陈心应,神秘而意味深长地一笑。陈心应还没从即将成功的兴奋中醒过来,根本没心思去猜测周毓波神秘微笑背后的寓意。

周毓波刚要起身出门,陈心应忽然想起了好友郑逸农,连忙喊住周毓波。

“还有什么事吗?”周毓波依然很绅士地笑着问。

“如果你没有急事,再坐一会儿好吗?”看到周毓波又坐回沙发上,陈心应走过去,挨着周毓波坐下来,“很长时间没有逸农的音信了,和我说说他的情况吧。”

“我就知道你会问的。”周毓波站起身,“跟我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