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缪斯神殿在何方  

2012-08-02 16:00: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搞创作的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创作环境,有的喜欢在山村小屋,有的喜欢在海边别墅,也有的喜欢在林荫小路;还有喜欢在人声嘈杂的地方,比如酒店、咖啡屋、或是旅行的车上。这都没有什么,只要创作者感觉舒适、自然、轻松,最重要的,只要创作者能够专心入定,与灵感之神心电感应,什么地方都有缪斯女神的殿堂。

 

一般来说,创作者都要求有一个安静的地方,以免分散心神,打扰思路;但这个“安静”却不见得就是绝对的寂静无声或杳无人影。有时候,“闹中求静”反而更能让人潜心凝神,心志专定。这个道理就和那些个身居天堂却不自知、非要到地狱游历一番才晓得自己陷在幸福窝里的道理是一样的,也照应了一句名言:如果眼前一片光明你将什么也看不见;同理的例子还有,那些闲居终日的人往往抱怨自己没有写东西的时间,而羡慕那些忙里偷闲、秉烛夜书的人,好像只有偷来的时间才是最可贵的。

据说,莫扎特的大部分作品就是在喧闹的环境中完成的:颠簸的马车里、嘈杂的旅店里,安闲的地方反而让他静不下心来,非要找个女人坐在旁边才能静下心来。莫扎特又一次写信谈到了他的创作情景:“我回到家里,开始工作……右边放了一瓶淡甜酒,左边是盒鼻烟,中间是个墨水池。一个漂亮的姑娘和她妈妈住在我家——她才16岁……我一打铃她就应声而至……有时候,她给我端来一杯咖啡,有时候是一小块糕点,也有什么也不送的时候,送进来的只是她那张漂亮的脸蛋,永远快活,永远在笑;这张脸蛋一出现在我眼前,便触动了我的乐思,激发了我的灵感……靠着淡的甜酒、鼻烟、咖啡、铃铛和我那位年轻诗歌女神的帮助,我完成了《唐?璜》的开头两场……” 欢声笑语的热烈社交氛围往往还能刺激莫扎特的灵感,又有一次他给自己的姐姐写信,说“我们上面住的是位小提琴家,下面则是另一位小提琴家;隔壁是位歌唱家,他在给人上课。我们对面的最后一间房子住的是位双簧管演奏者。在这地方作曲可妙极了!”

个中奥秘是莫扎特早已在脑子里完成了乐谱,写到纸上只是一个材料输出的过程,外在的环境不仅不会影响他,反而刺激他书写的情绪,心情愉悦,下笔也就如山泉流泻,汩汩滔滔。

其实,莫扎特真正构思和酝酿音乐作品的地方是在乘坐马车旅行的路上,马车悠缓的节奏,沿途的自然风光,都会诱发出莫扎特的创作灵感。他自己在信中说:“当我完完全全觉得自由自在,独自一个人,心境极好的时候,比如说坐在马车上旅行,或美餐一顿之后散散步,或夜晚我辗转反侧,不能入睡;这种时候,我的乐思便如泉涌,不择地而出,它好像事先有人告诉过我,只要我自己去把它们哼唱出来就成了。要是我一直保持这种状态,我就会把一些个片片段段或点点滴滴的东西串起来……于是整个曲子(尽管很长)便会以一种几乎是最后完成了的形式呈现在我的脑海中,以致于我都能看见它……对于我,这样的创作过程是难以忘怀的。”

还有那些喜欢在咖啡屋或酒店写作的人,也并非一杯咖啡或一杯酒就能激发创作的灵感,原因很可能同样是创作者此前就有一个十月怀胎、蓄积待发的过程,咖啡屋或酒店的喧闹反而刺激他抱紧自我,就像寒冷的空气让人裹紧自己的衣服那样。

另一部分创作者喜欢开放的环境,比如大自然。林阴小路,山间小径,大海崖岸,都会是缪斯女神喜欢光顾的地方。

在贝多芬看来,大自然不仅是人类肠胃的工厂,而且还是精华人类灵魂的“庙堂”(赵鑫珊语)。贝多芬倾心大自然的美丽,常常到维也纳郊外的海伦娜山谷的一条林间小径漫步,(后人为了纪念他,就把那条小路称为“贝多芬小路”)森林里的一切都让人心旷神怡,恍惚大地上的每一棵绿树都在向他述说:神圣啊,神圣!他散步时随身带着笔记本和铅笔,随时记下灵感的乐思,贝多芬的很多音乐都流泻着大自然的声音。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即是到了1815年,贝多芬的耳朵完全聋了,他也还能听见大自然的声音:在那段痛苦的日子里,为排遣内心的愁苦和愤懑,贝多芬常常一连好几个小时游荡在那片山谷深林中,他一边欣喜观赏,一边专心倾听,一瞬间,神秘的IAMI的和声从天而降,他在春天的暖阳、森林的静谧和小鸟的合唱中听见了席勒的“欢乐颂”,他激动万分地跑回自己的住所,用笔在乐谱上记录下自己在海伦娜林间听到的天国神谕——第九交响曲!

贝多芬虽然是一个天主教徒,但他更倾向斯宾诺莎的万物有神论哲学,在贝多芬心中,大自然就是上帝的化身,大自然的语言是神明的语言。他常常仰望星空,说自己见那灿烂的众星在它们的轨道上不断运行,那时他的心灵就徐徐上升,越过星座千万里,一直上升到那万古之源。

自然的雄壮与辽阔、质朴与纯粹、静谧与甜美、安祥与变幻……展现了宏伟神殿的多个层面,越是自然的环境,越容易倾听和捕捉缪斯的歌声,所以,贝多芬才如此偏爱维也纳郊区的林间小径,聂鲁达倾心智利海边的独立别墅,施泰因念念不忘山区里的僻静小屋。

 

除了暗示神圣的喻言,大自然的纯朴和静谧也可以让倾慕缪斯的艺术创造者心理安适、专心入定。其实在我,感觉安适、专心入定的地方可能只是卧室里的一个床角、阳台上的一张矮椅。我的文字大多是在这样闲适的地方写下的;我很少在书桌前正襟危坐,过于庄重严肃的环境总给我一种莫名的压力,让我无法进入抒写状态。是不是可以这样说,不管是喧闹的咖啡屋、小驿站,还是幽静的丛林中、大海边;不管是颠簸的旅途中,还是安适的小茅屋,只要能保持心闲神定,灵通天音,所在之处都是缪斯女神的美妙宫殿。

 

                                                                                                               2012-8-2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