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西山挽歌 十  

2012-05-07 16:11:19|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

“布谷,布谷……”一阵布谷鸟的歌声猛然惊醒陈心应,清明已经过去好几天了,现在该是是谷雨了吧。陈心应虽然中学时就离开农村到城里上学,大学毕业后也没有多少时间让双脚踩在泥土上,但自己毕竟是农家的孩子,少年时跟随家人干农活的影子如在眼前,更主要的是,陈心应能通过泥土的气味觉察和捕捉到大地的呼吸和自然生命的律动,感知季节的细微变化。

谷雨时节种谷天,南坡北洼忙种棉。估计这个时候,村民们都在田地里侍弄庄稼,陈心应决定先到镇门峪和樱桃峪的坡地转转,以一个农家孩子的身份和这里的村民闲聊,弄清村民的思想。可让陈心应疑惑的是,正是农忙时节,但一路走来,除了偶然远远望见山坡上有几个老人或孩子的影子,四周几乎看不到几个农民;山地大多荒芜,只有山谷和路边一些泥土较为肥沃的田地才有人耕作的痕迹,几片田地里的谷苗已经从泥土中钻了出来,油绿中透着嫩黄,再过几天,等谷苗出齐了,还要间苗,农民们蹲着或者跪在田垄上拔除瘦弱的、过密的苗子,在用手推土把强壮的秧苗埋结实,拔一点再向前爬一点,那真是劳累不堪的活儿;但劳累归劳累,却有一种“气”充溢四肢和躯干,内心是一种单纯的满足。农忙时节,家里人将饭菜送到地头,虽然只有馒头和咸菜,因为劳动之后食欲大开,吃起来也感觉格外香。陈心应又想到小时候放学后跟在姐姐后面到地里边采集野菜边驱赶麻雀的情景,想到打谷场上大人忙碌孩子欢闹的景象,谷子晾晒好准备收藏时,村民还要到村东头破旧的土地庙献上一碗谷子感念神灵。记得有一年从外地来了一个剧团,登台表演之前,先是在土地庙里表演了一个祭谷神的合唱节目,因为村里很少有剧团来表演,陈心应央求家人要了一张节目单,单子背面正好印着那首曲辞,陈心应现在大约还能记得有其中的两段:

……

秋风起了天气凉,

谷子熟了田地黄,

收谷打谷晒谷粒,

米饭熟了满院香,

好谷敬献神坛上,

保佑年年米满仓。

(合唱)或舂或簸,

             盛之于豆,

             其香始升,

             神灵歆受!

……

飞鸟回归山林

家人不再流浪

丰收回归田园

神灵降临谷场

(合唱)或舂或簸

             盛之于豆

             其香始升

             神灵歆受

……

那样“天地神人和合为一”的社戏现在即使在偏远的农村也难以寻觅了!

“泥土和劳作本来会使人健康、纯净和安详,可现在就连这偏远山村的人们也都为了挣钱而放弃了大地生活,这到底是社会的进步还是人类的堕落?”陈心应无法回答,但实实在在知道这是文明发展的必然趋势,知道该失去的终将失去。对于现代文明,陈心应内心是矛盾的,就像眼下,自己本来是从J城来这里抚慰心灵的,现在却要去劝说村民同意在这片宁静的土地上建设纺织厂。对此,陈心应只有无奈地苦笑。

公路边的石碑表明:再往前走就出了峪口镇,自己要找的镇门峪村和樱桃峪村已经过了,应该从斜插出来的那条小路往山里走才对。时光将近中午,阳光暖暖地晒在身上,陈心应并不着急,一边往缓步慢走一边翘望不远处山坡的风光。

沿着小路往山里走,走不远就看见右边山脚下有一片树林——从树形和树间隐含的青黄色果实可以判断,那是一片樱桃林,占据了整个山谷处最平坦的一片土地,而且樱桃林还沿着山坡向山上延展,就像海水冲向岸崖,在山坡较陡的地方就被阻挡回来了,因为可以看出,再往上的山坡就是一些低矮的灌木了。

转过了山脚,再往里面走,小路又变成了土石路;过了一片堆满庄家秸秆的场院,两棵巨大的柿子树下面的石碾棚子,就看见一个依山傍水的村庄:村民的房子一色的石墙石瓦、再用麦秸覆顶;房屋依据山势梯次而上,房屋后面大都栽种树木,遮蔽房顶;房屋之间石路仅可容两个人通过,往往还要被狗占据一半,而鸡往往在院墙上或者树枝上栖息。所以生人要从这些巷子穿过,就要注意别惊动了卧地休息的狗,也要注意头顶上飞落的鸡粪。

整个村子少人影,也少有人声;除了公鸡高亢的啼叫,母鸡下蛋后“咕咕咕”的叫声,和偶尔传来的狗叫,弥漫在村落里的就是阒寂。陈心应不由想起自己小时候村里的情景:那时候,土地还属于大队,村民还称作生产队的社员,天刚蒙蒙亮,生产队大院里的那棵老槐树上悬挂的一只大铁钟敲响了,“当-当-当”的钟声告诉人们要出工了,成年的男女劳力先是在生产队院子里集合,等队长分派了任务就说说笑笑向坡地出发;傍晚时,队长吹响哨子,下令收工。彼此有意的青年男女往往偷偷留下来,就在庄稼地里亲热欢爱;走出地头的人们发现少了人员,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却故意高声对着庄稼地里叫喊他们的名字,有些捣蛋的还会往庄稼地里扔土疙瘩,故意搅扰里面的好事,往往随之有斥骂声从里面传出来,引得人们又是一阵大笑。

饭菜总是不多,而且多少天都不变样,人们匆忙吃过晚饭就往村东头赶——那里有两样东西有何不可抗拒的诱惑:诱惑首先来自村头土地庙外的戏棚,常常大大小小各种级别的剧团来演戏,也有带着猴子、长毛狗、山羊等动物的马戏团上台表演,也有一两个人在台下表演玩杂耍的:总之,土地庙成了男女老少玩乐的最佳场所;而要到土地庙,就要先通过一条小河,小河是孩子们的天堂,天一热了,男孩子就扒光了衣服跳到里面戏水,年青女孩就要避一点嫌,等天黑下来才会沿着河岸走到稍远一点的地方下水;而走到更远的地方才下水的,定是不愿泄露私情的成年男女了。

陈心应倒不是念念不忘田野里、河流边那些拉扯搂抱的艳情画面,更不是要为过去的贫穷生活唱赞歌,只是觉得那种自然、淳朴、简单而又热闹的生活才是幸福所在。但现在,这个山村却看不到一点点那种热闹生活的影子。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