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朝圣山水》续  

2012-05-04 16:02:1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礼记·祭法》说,登山起源于古人的祭祀活动,在对山的朝拜过程中,逐渐演化出了今日的旅游,所以说,我们的旅游从其根本上说就是一种朝圣,一种对天地神灵的祭拜。

随着对宇宙探索和发现的深入,人类越来越清醒:科学和宗教并不矛盾,它们只不过是从不同的途径来解释宇宙的奥妙罢了。现代量子力学家戴维·博姆的宇宙观就和佛教般若、老庄之道息息相通,他认为宇宙“实相”就是一个“在流动的运动中未破损的整体”,蕴含了明显的次序、隐含的次序和超隐含的次序,相当于物质、能量和意义三个层次(也相当于佛教的化身、报身和法身;或者道家的万有、气和道);而且“物质隐藏着能量和意义,意义也隐藏着物质和能量。” 这简直就是“万物有灵论”的一个科学上的印证。

虽然人类已经登上月球,虽然有些富豪更是不惜万金乘坐宇宙飞船遨游太空,一览星河灿烂;但旅游的核心还在大地,还在高山流水。最大享受,依然不外乎山和水。美丽在此,称之为意义和能量也好,称之为灵和气也罢,山水的伟大气息对我们的精神都是一种充实和滋养。

孔子虽主张“敬鬼神而远之”,却不否认自然对人之性情的滋养。《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一文中弟子曾皙道出自己的理想:“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这样一幅“暮春咏归图”隐隐触动了周游列国推行礼治、仁政却屡屡碰壁的孔夫子的心,让他情愿在和畅的春风、明丽的阳光中停驻下来,跃入清冽的沂水,洗去身心的疲惫。美丽的山水对宣扬人伦教化却历尽人间劫难的孔圣人的精神慰藉作用不可谓不大啊。

人之气与天地之气是相通的,这相通的气使万物相互感应而构成一个整体。旅游,就是这样一种个体生命与天地伟大气息的交流。孟子说他善养浩然之气,说这种气充塞天地之间,配义与道——就是说,他认为这种浩然之气是道德修养长期积累的结果。但依我看,登山远望才是一种培养浩然之气的有效途径。站在高山之巅,不仅可以无视鸡毛蒜皮的琐事而使精神得以休息,更可以在与高山的交流中,让一种伟大的生命气息灌注灵魂,涤荡胸怀。

即使仅仅从生理的层面说,山、水对我们生存的价值也是不言而喻的。一个人不吃饭可以存活近十天,但三天喝不上水就会毙命。可是现在,除了部分高原、雪域,我们的大地上还有几座未被挖掘的高山?还有几条未曾污染的河流?追求财富却毁灭生活,为了俗乐我们抛弃了神圣——我们今日之所作所为,难道不是一种可悲的本末倒置?如此丧心病狂的根源,是我们从心底驱逐了神灵,以至于我们的内心变成了一片荒漠,甚至是地狱!

为了逃脱自己挖掘的地狱,逃离自己制造的荒漠,现代人不惜驱车驰骋千百里,突破城市的钢筋水泥,穿越郊区的乌烟瘴气,寻找一片清静的山陵;然后背负辎重,翻坡越岭,寻找一条清凉溪流。一旦在崇山峻岭间寻觅到一条清澈甘冽、潺潺流淌的小河,往往兴奋得手舞足蹈,那情景绝不亚于非洲草原上一群干渴的迁徙动物看见了一条河流。于是原地就坐,拿出背负一路的食物和酒瓶,就着哗哗啦啦的水流声,沁入心脾的清凉,或开怀畅饮,或高声欢歌,或摆出各种姿势拍照留念:在这山涧边消磨一整天都不觉得过瘾。但陆续到来的人群也聚拢过来,不久,清静的山谷就变成了拥挤的市场。而在他们相继离开时,却把垃圾扔在岩石间、清水潭,把周遭的花草糟蹋得一片狼藉!

因为没有对神灵的敬畏,起源于祭祀的旅游现在已变质为游山玩水!浅浮而自大的人们始终没有醒悟:荒漠是我们自己制造的,天堂也只在我们心中。灵魂中没有神圣,我们就永远无法真正找到清静和清凉。

 

                                                                              430游莱芜雪野小三峡而有感喟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