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西山挽歌 十四  

2012-05-28 11:30:56|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四

但陈心应真的不能再停留了。

山头的霞光已经熄灭,换成了银灰的余晖。“再不走天黑前就赶不回开发区办公室了。”陈心应没看见小夏,只向老人告辞。

刚走出樱桃园的栅栏门,大黑从后面窜出来拦住了陈心应的去路,身后传来小夏的声音:“等等!”

小夏从后面追上来,脸色沉郁地望着陈心应。“我刚才在屋子里洗头,听见你和爷爷说你要回开发区办公室。——你是在开发办上班?”

“是的,我还和郭慧铉在一个办公室、一个宿舍。”陈心应低着头说,好像自己做了什么错事。

“那么,他向你说起过我?”

“说起过。说他很爱你,你们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心应抬头看一眼小夏,看到两颗泪水正从她的眼眶流淌到鼻翼处,急忙改变话题,“他还给我看过你写的诗歌。你的诗歌很好,很纯净,像一眼清泉。”

“我们是因为诗歌相识的……我们都热爱……曾经发誓为诗歌献身……我们要写出自己的诗集,轰动当今诗坛,写不好就不见面。慧铉去世一周后我才得到消息……他的家人已经将他的尸骨运回老家……到死我都没有再看到他。我在他的壁橱里找到一些诗歌的手稿,他的朋友袁军还送给我一本诗集……你见过的,就是我摔倒后掉在草丛里、你替我捡起来的那本……”小夏抹一抹眼泪,平定一下情绪,接着说,“你还说那本诗集不好,是一些文字垃圾;那里面的诗歌都是当今诗坛的佳作。我正在用心揣摩……同时整理慧铉的作品。我一定要出版我们自己的集子……我要用它来祭典慧铉!……”

听小夏对那本《中国第三代诗人探索诗选》如此崇拜,心应想对她做些开导;但看到她那样郑重严肃的神情,他就改口说:“我对当代诗坛没有太深入的研究,也许是我说错了。不过,我还是觉得你不应该改变现在的诗风,现在的诗坛缺少的就是这样淳朴的生命感觉。”

“但它太浅显了,聂鲁达不是讽刺这是驴子也能看懂的诗歌吗?”

“可是——”

“聂鲁达的诗歌也是文字垃圾吗?”

“今天真的太晚了,过几天我们再详谈好吗?”

“那我就泡一壶好茶,等陈老师来讲课了!”小夏半真诚半讽刺地说。

此后几天,陈心应又到樱桃园两次,可是都没有遇见小夏。陈心应有一搭无一搭地和夏伯闲聊,一谈到开发区占地建厂的事,夏伯就气得身子发颤,鼻子里喷着粗气,把一把花白的胡子吹得都动起来,一只老手使劲拍打着身边的樱桃树,斥责今天的官员只想着自己的政绩,不为村民着想,更不为子孙后代着想:“他们这是胡作非为,他们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啊?!”大黑本来一直安静地躺在旁边,夏伯用力拍打樱桃树的声音把它惊动,抬头看见老人愤怒的神情,懂事地蹭到老让你身边,眼睛乖乖地凝望老人,像是安慰老人似的用舌头轻轻舔舐老人的手。

夏伯抱紧了这个跟随自己多年的老伙计,温情地抚摸大黑的额头和脖子。“俺们并不保守,俺们也知道发展工业的必要,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政府要在咱们这盛产瓜果的地方建造纺织厂?真是驴唇不对马嘴!再说了,高速路东北面就是一片荒岭,把厂子建在那里,既不侵占耕地和果园,一年四季,无论刮什么风,都不会把脏东西吹到村里来。多好啊,你说是不?”夏伯坐下身子,端起茶壶喝一口水,放下茶壶又在烟锅压上一些烟叶,点燃了,深吸一口,接着倾泻内心的不满,“他们是看上了俺们这几块好地啊,俺们这几块地是几辈人开垦修整的,又平坦又规正;若是到高速路北边建厂就要花更多钱。政府不想花钱,就想强占俺们的家园,这和过去的强盗有什么区别?”夏伯越说越激动,用烟锅敲击着身旁的破矮桌,“若不是小夏这孩子还干着公差,俺早就去上访了,也让那些官员们知道知道这些个道理!”夏伯磕出烟锅里的烟灰,把烟锅摔到破矮桌上,端起茶壶喝了几口,坐着生闷气。

对这里的村民任由土地荒芜却又拼死抗拒开发区征地建厂的矛盾现象,陈心应一直感到疑惑,于是询问夏伯。夏伯轻轻感叹一声,摇摇头说,“现在的村民根本不在乎老一辈人开垦的那几分薄地,他们只是嫌政府补助的费用太少,只要多给钱他们连自己的院子也愿意抛弃!你以为现在的村民还像俺这辈人一样对土地有感情啊!”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夏伯留陈心应品尝自己采集的野味,陈心应婉言辞谢了,临走前,假装随便问起小夏怎么没来。夏伯笑眯眯地瞅了陈心应半天,直瞅得陈心应有些难为情,夏伯才告诉他小夏平时在学校上班,周末才来樱桃园送饭和帮自己干活。陈心应赶紧说自己还要到别的地方转转,不无失意地走出了夏伯的樱桃园。

好像是要代替主人送客,大黑一直跟随陈心应走到樱桃园外,看着陈心应上了大路才返回樱桃园内。——他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

陈心应到村里一户人家讨要了一碗开水,吃了自己带来的馒头和咸菜,顺便和那户人家聊起开发区占地盖厂子的事;又和别的村民攀谈,得到的说法基本和夏伯大致一样,不同的只是要求的补偿数额多少不一;村书记对陈心应的调查很冷淡,含含糊糊表示支持上级的决定;只有几个像夏伯一样看护樱桃园的老人语气坚决地表明不愿拿自己一辈子珍爱的宝贝换钱。

“大地,造物主展示其创造艺术的一只花瓶,万物生息繁衍的一架温床,千万年来养育人类的一只米缸,今天终于失去它的神性光环和感召力了吗?”陈心应一路上不住地感叹着。

走到高速路镇门峪出口处,陈心应看见几辆装载着大型推土机的大货车从高速路上开下来,停在沥青路上,那几辆推土机冒着滚滚黑烟开下来,直接开进了谷苗已经长出来的耕地里,将嫩绿色的谷苗碾压到泥土里。陈心应知道区政府决定要在此处建设纺织厂,却没想到事情来得这样快,难道就不能等农民播种的谷子收割后再开工吗?

      陈心应想迅速回办公室起草自己的调查报告,即使不能阻挡县里建设纺织厂的计划,能如夏伯所愿,设法说服县政府人员,将厂址迁移到高速路北边也好。回到办公室的大院,陈心应发现办公室已经空无一人,只有袁军他们的宿舍有摇滚音乐的声音传出来。陈心应不想惊动他们,转身退出大院,摸黑向自己宿舍所在的村庄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