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西山挽歌 七  

2012-04-09 11:09:03|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心应内心明了是袁军扔掉了自己的百合花,是他忌恨自己拉走了郭慧铉,自己刚来就分裂他们的玩牌团伙;更妒忌自己在这样闭塞的地方还读书写作,孜孜追求,让他(同样是大学毕业生)感觉到了终日沉浸于玩闹中的了无意义。但这也只是陈心应的猜测,毕竟没有明证,何况四个人要长期处在一个屋檐下,关系弄僵了首先对自己今后的生活不利。袁军他们照样可以找地方去玩,去胡闹;自己的心搅乱了,就会损坏读书和写作的兴致。所以晚饭后,陈心应便拉着郭慧铉,拿着书和笔记本去到办公室去。

看到陈心应妥协,躲到办公室去了,袁军感觉再闹下去也无趣,晚饭后跳了一会儿迪斯科,看看乔健笨拙的舞姿实在难以忍受,就关掉录音机,下到村子里玩牌去了。

此后的二十几天,四个人都客客气气,相安无事。

《神圣与人本》完成了大纲:以禅宗顿悟为基本思维方式,以“人者天地之心”的观念和尼采的生命意志论为建构基点,以有神论存在主义诠释的“天地神人”诗意栖居为参考目标,重新构建“天人合一”的终极价值内涵。具体的章节只能边写作边修整,也许会和构思的写作大纲抵牾,那也不可怕,书写了一半又推倒重来的例子并不少见,自己此前也遭遇过。看到郭慧铉开始静下心来读书,同时完成了一组短诗,陈心应慌乱、荒芜的心衍生出一脉绿色的小径。他希望这样虚静如禅、澄明似湖的心态能持续下去;但另一方面,他又常常害怕这样的虚静澄明,在内心隐隐渴念一丝火焰的烧灼,把心脏灼痛。

陈心应也观察到郭慧铉在平静表面下的骚动。好几次,郭慧铉目送袁军和乔健走出大院,还呆滞地张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还有几次,也许是看书看累了,郭慧铉站起身走到朝向山下村庄的那一面窗户边,望着远处村落里的幽暗灯火,有意无意、自言自语地说,也不知道村子里现在开始时兴什么花样了。看到陈心应责备的目光,郭慧铉自我解嘲地拍拍脑袋,回到自己的桌子前坐下看书。陈心应几次想劝说郭慧铉,又觉得还是沉一沉的好,要将虚浮尘琐从心灵中层层剥离,是需要一个痛苦过程的。

午饭后,陈心应终于忍不住再次跑到镇上的小邮局,询问有没有自己的信件,又央求信件投递员,看见自己的信件,一定立刻送到开发区综合办公室,这才怏怏地回转。

走到宿舍门前,陈心应听到里面阵阵说笑声,声音很大,隔着房门也能清楚地听到袁军和乔健在争相夸耀自己的牌技,又听见郭慧铉用一种讨好的口气向袁军讨教取胜的秘密。陈心应本来就因为没有信件而有些郁闷,听到郭慧铉的话,更加失落。想推门进去,又怕郭慧铉尴尬,觉得还是找个机会好好聊聊为好。陈心应悄悄转身出了大院,来到院落后面的一处山坡上,脱下帽子,揭开围巾,让寒风直吹进自己的棉衣里。

只是片刻,陈心应就感到全身的血液几欲冰结,再看看手表,早已过了上班时间,他穿戴好衣帽,小跑着回转办公室。

      两只脚刚踏进办公室门,陈心应就惊讶地看到大姐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