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神马都是浮云”才是浮云  

2012-03-03 14:54:58|  分类: 红尘一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发现:“难得糊涂”,凡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到觉悟:“活在当下”,管他过去和未来;

再到哀叹:“神马都是浮云”……

于是,当代社会就只剩下了搞笑,言不及义,灰色幽默,冷漠潮人……有网络和电视等媒体为证。

现代国人好像比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时代的人活得都累。但并不是现代的国人坚守信仰,不惜杀身成仁;不是他们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不是他们要“西学中用,开启民智”;更不是他们要“铁肩担道义”,为民族存亡前赴后继……

现代人的累却是因为没有信仰,没有使命,没有思想,没有责任心……

也许,这就是200多年前德国古典浪漫派诗哲预言的“贫乏时代”,也许,这就是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感叹的“世界之夜将达夜半”?

对于时代的贫乏,海德格尔在其著作《林中路》有一段论述:

“世界之夜的贫困时代已够漫长。既已漫长必会达于夜半。夜到夜半也就是最大的时代贫困。于是,这贫困的时代甚至连自己的贫困也体会不到。贫困者的贫困自身陷入黑暗,其无能为力就是时代最糟的贫乏……”

达于夜半的世界往往产生两种思想趋向:拯救哲学和犬儒主义。

因为黑暗,就有对光明的神圣之思,不惜在茫茫黑夜走遍大地;但也有一种趋势,就是从愤世嫉俗一变而为玩世不恭。

一般来说,性质截然相反的两极往往在另一端结合为一体,犬儒主义者的先后表现就是如此。先前的犬儒主义表现的是一副理想主义和愤世嫉俗的面孔,但他们在现实中屡屡碰壁之后很陷入悲观失望,最终放弃理想,对世界的态度从拒绝一变而为全盘接受,“世界既是一场大荒谬、大玩笑,我亦唯有以荒谬和玩笑对待之。”

中国最流行的思想就是“犬儒主义”。冯友兰说中国有一个思想的主流,就是“极高明而道中庸”。我的解释是:因为先期追求的“极高明”难以企及,或者还不甚了了,所以往往在实际生活中就逐渐退变成庸俗下流。譬如“活在当下”的禅修变成了卑劣的“明哲保身”,“难得糊涂”的智慧境界变成了放逐自我,同流合污!现在,就连“神马”都成了“浮云”,这个社会还有什么不沉沦?

 “世故意味着发达的头脑和萎缩的良心”,(胡平语)这话说得不错。拯救哲学和犬儒主义一开始都曾隶属智识阶层,区别在于,前者一直坚守信仰,后者却见风使舵,融入了所谓的主流。

然而,殊不知,坚守理想固然沉重;玩世不恭也不见得就轻松悠然。

任何专制政治都喜欢犬儒主义,仅次于愚民,因为他们即使被盘剥被奴役也只能背后发一番无足轻重的牢骚。轻松的真谛却在于内在的静心。玩世不恭却依然是一种向外的寻求,一种寻求不得之后的自我放逐。但内心的冲突只是掩盖起来,依然没有消除。

不消除也就不消除吧,他还能怎样?

        “神马都是浮云”,看似看透一切,实则是一种无奈,一声苦笑,一句叹息!一声叹息之后,发现根本没有人在乎,人人都很麻木,都漠视一切,谁还在乎你的哀叹。所以你只好一个人苦笑,像一片浮云一样消失在孤独和冷漠中。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