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以天命审视生命,以生命印证天命 十一  

2012-03-20 23:03:01|  分类: 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2.3对当代文学创作价值取向的启示意义

前面引用耿传明教授的评论说过,《无名书》是一部理念化色彩极重的作品。在一部小说里标举一种别样世界观,创立一种“新宗教”,它使《无名书》涨破了小说的形式,而向宗教、哲学方向倾斜,向前现代的史诗寓言回归。它是一种反小说的小说,是对于小说这种随着世俗化的社会趋势而繁荣的文体形式的反拨。

与对小说艺术形式的探讨相比,我更关注无名氏小说中漾溢的浪漫主义精神气质,尤其是主人公印蒂,他的“精神还乡”的历程昭示了一个真正浪漫主义者的精神内核:时刻以天命审视生命,不断以生命印证天命!这正是中国整个二十世纪的文学所缺乏的。所以,《无名书》不仅是对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主流文学的一种反拨,它更质朴地标识着一种超时代、超历史的永恒人性。然而当今的中国文学创作,一味跟随西方后现代主义在解构的路上越走越远,对人类生存价值重建的问题却越来越漠视,这是民族文学和人类精神的双重危险。《无名书》在这两方面也许会给我们的当代文学创作提供有益的启示: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文学形式如何演化,一部有价值的文学著作总是要立足民族文化,从不同角度阐释人类的终极问题,引领世人走向“永恒”。

可以说,我国的现代文学主要是在学习和借鉴西方文学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二战之后西方出现的大都是“反乌托邦”之作,时代已非浪漫主义、理想主义的时代,人的生存的“荒谬”性已成为不验自明无须讨论的真理,“上帝已死”,“康德”也已经过时了,前个世纪的理想主义道德观在他们心中已不复存在,他们开始尝试“真理不再可能”的写作。由于我们四十年代的特别国情,这一倾向对我们的现代文学(尤其是解放区文学)影响是微茫的;文革后,西方现代文学再一次汹涌而入,而且大有泛滥成灾之势。过多过快地盲目吞食,使我国的当代文学创作一度患上了消化不良症:肤浅的套用西方现代派文学五花八门的创新形式,盲目跟随西方的“荒谬”而大喊“荒谬”,为“黑色幽默”而“黑色幽默”,使我们的许多当代文学作品变得思想浅薄,不伦不类。殊不知,世界越是陷入荒谬和无聊,人的生存价值重建的问题也就越迫切,在这个关键问题上,我们的当代文学反而少有建树了。

荷尔德林曾经唱道,诗人是酒神的神圣祭司,在神圣之夜走遍大地;诗哲里尔克十分明确地提出了诗人的使命——成为大地的转换者,把陷入了历史迷误之中的大地转换成诗意的大地,把可见的东西转换成不可见的东西。他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年里给友人的一封信中写道:

“……我们的使命就是把这个羸弱、短暂的大地深深地、痛苦地、充满激情地铭记在心,使它的本质在我们心中再一次‘不可见地’苏生。我们就是不可见的东西的蜜蜂。我们无休止地采集不可见的东西之蜜,并把它们贮藏在无形而巨大的金色蜂巢中。”[98]

海德格尔总结说,贫困时代的真正的诗人之本质就在于,在贫困的时代中,诗的活动在他身上成为诗的追问,他必须把自己诗化为诗的本质。这是大多数当代作家所未明确意识到或缺乏的素质,也是中国当代文学缺乏经典的根本原因。

落实到小说这种具体的文学形式的创作上,我想借鉴当代捷克著名作家米兰·昆德拉的说法:小说是通过想象出的人物对“存在”进行深思,是人类精神的最高综合。“对存在进行深思”是小说艺术的核心本质。米兰·昆德拉的小说不仅是社会的画卷,而且是哲学的著述,他的小说因对哲学的沉思而表现出深邃、洞辟的同时,其结构也让人耳目一新。可以说,正是生命意识的觉醒对文本不同表达方式的要求造成了小说艺术形式的多样性,而不是相反。但我们的很多作家在借鉴西方小说形形色色表达形式的时候,恰恰忘记了小说成为小说的核心因素: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终有一死的人寻找生命的永恒。在这一点上,《无名书》为我们的当代创作开启了先河,树立了楷模,提供了启示。目前当代作家中,只有少数作家执着于“神性写作”,张承志的宗教主义小说《心灵史》可以看作是对90年代以来中国当代文学创作追求平面化、零散化、拆解深度的反拨,一种重新用文本探索和确立“神性”和“神圣”的尝试。

在米兰.昆德拉看来,一部小说就是以带有虚构人物的游戏为基础的长篇综合性散文,《无名书》正是这样一本探索人类心灵的伟大的长篇综合散文,在综合运用各种表现形式来阐释“天命”、提升“生命”这一点上,它是时至今日所有的现当代作品难以企及的。

 

结论

不同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中国现代文学,紧跟时代,贴紧现实,对生活作一种即时性的参与和表现;无名氏的《无名书》表现的是人类灵魂的历险,是人类寻求最高生命价值的天路历程,具有浓郁的浪漫主义气质。又不同于传统浪漫主义强调人的本能和非理性的情感、直觉、热情和想象,无名氏渴望融合中外宗教文化的精髓,结合现代科学发现,创立一种全新的生命智慧,发现人类的“天命”,达到生命的最高境界——圆全,从而彻底解决生命的终极价值问题,因而,《无名书》追求一种极高的“理性”来提升本能,净化情感,成为一种全新的浪漫主义——神圣浪漫主义文学的典范,它超出传统文本的约束,在人类生存的根本问题上艰苦探索,对个体生命和人类终极命运进行深入思考,具有广泛而持久的文学价值和文化意义。





[98] 〔德〕里尔克.杜伊诺哀歌.转引自刘小枫.诗化哲学.山东:山东文艺出版社,1987.195页。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