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以天命审视生命,以生命印证天命 五  

2012-03-20 22:34:03|  分类: 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2从作者对其他人物的命运安排看《无名书》对神圣浪漫主义的追求

“心灵长河小说”《无名书》洋洋数百万言,描述了众多的人物形象,按照作者对他们赞许与否定的态度,我觉得可以将小说中的人物分成三类:一类以左狮为代表,他们是盲目信仰的牺牲者,属于伪浪漫主义者。一类以林郁、唐镜青、杨易等一批战乱中的知识分子为代表,他们有知识也有才情,但在时代的混乱中无所适从,最后沉溺于迷茫消沉,他们属于激情浪漫主义者。再一类以印蒂、蔺素子为代表,包括其他几位画家,他们是时代混乱的“超越者”、“绝对生命”的追求者和“得道者”,属于神圣浪漫主义者。

2.2.1伪浪漫主义者的精神特性和生命归宿

作者把《无名书》的第一卷命名为《野兽·野兽·野兽》,表现了作者对“神圣暴力”的否弃,对战争释放兽性、扭曲人性的警醒。但作者所写的人性扭曲者并不是一些暴徒无赖之流,而是一些智识者,其代表就是革命者左狮。要了解左狮这个人物,就要了解那个“天崩地解、海立山飞”的时代和那场“砸碎一切、破坏一切”的革命运动。因为左狮就是那个时代的产儿、那场运动的代言人。

“啊!广州!广州!你 Stromboli 的硫磺熔岩!你从黝黑地腹底喷冲出来,喷冒蝎子毒和蛤蟆汁,喷溅赤炼蛇与黑蜈蚣,喷射蟏蛸液、鳄鱼、瘟疫、蜥蜴和瘰疬!你把这一切邪恶和毒液,熬炼得冰雹子似地,飞旋到中国北部,为了砸死那座荒淫的巴比伦大城。当野葡萄在荒旷大地红熟时,你摧毁巴比伦的时辰也红熟了。上帝‘盛怒的碗’打碎了,千万人的愤怒黑鬼风样妖舞着,你代表一切愤怒的复合总和。你命令群众变成海。你叫海变成血。”[66]

中国大陆在进行反天。古代东方在进行覆地。所有这一切进行主要是——一片时代大瀑流在进行:

群众海洋样开展着,到处是人波人浪人涛汹汹涌涌……人们嘈喧着,嚣吼着……几千年来,人们野兽样被埋在洞窟底,此刻全冲出洞了……群众烧起来了,群众喷火山似地烧起来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洪流抓住他们,一座从未有过的情绪风车在他们心深处旋动,……他们的真实灵魂,从多年的默静中爆发了,爆成啸傲的灵魂,叱咤的灵魂,咆勃的灵魂,哮阚的灵魂。千千万万座灵魂嘹吼着,噭号着,粗犷得像暴裂的堑涧,狞野得像戈壁沙漠,矶硪得像埃及金字塔。群众心魂似被囚锢的飓风,炕暴的冲出来,排突阴伏的暗流,印度狮子似冲吼着、舞吼着、吼声喷薄宇宙……[67]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左狮出现了(这个名字拆开来就是极左思想的狮子)。作者这样描绘他的外貌:被群众的眸瞳与声音燔烧起来,“左狮那双仇恨的黑眼睛,仿佛要凸爆出来,一种无比的仇恨从他眸瞳浸润浑身。他整个人就是一颗炸弹,随时要爆炸……在群众的欢呼声及狂猛的掌声中,左狮走到台前。他的瘦长身材,整个燃烁在台下强烈的目光中。他带巫觋味的黝铜色癯脸,涂染红灼灼的光华……左狮整个疯狂了,狞野的激情使他变得又热烈,又横暴……[68]

“一个激烈革命者对于生命,不一定真有正确地了解和判断”[69]。接受“时代”思想的引导,并立足于一种唯理主义的人类中心主义立场,追随一种“此世运动神圣化”的狂热冲动,在一阵汹涌的洪流中,能存在的不是分析,而是“冲”和“旋动”,战鼓一响,人们立刻把琴与歌谱摔倒毛坑里,张着白晃晃牙齿,狼样冲出去……战争的血与火造就他的信仰:“革命就是一片鲜血淋漓……只为了从人间永久抹掉鲜血淋漓,它才与鲜血淋漓相搏斗。既搏斗,它也就不能不污染得鲜血淋漓了……”[70]当革命战友受到猜疑,要求一个公平解释时,他的回答是:“这里没有公平,只有纪律。这里只有党的公平,没有个人的公平。除了以纪律的名义,党不能以任何名义给予公平……在绝对的党的公平要求下,个人必须牺牲,无条件无考虑的牺牲。”[71]

就是这样一个为了“一个伟大预言”而愿牺牲一切(自己和他人)的“蜉蝣真理”信仰者,却没有穿越“死的岩层”,作者在第四卷便结束了他的历史使命。中国远征军从缅甸大撤退,迷入原始大丛林,近两个月时间,每一步都直接面对死亡,两万三千人最后只剩下二千多。这不是抽象概念化的“死”,而是存在主义式的直透生命底蕴的死亡体验。左狮的人生观由是发生根本变化,他认识到暴力只会把人类带到深渊,从而弃绝武力斗争的信仰,“一种理想,一种原则,不管他怎样谲艳、豪丽,甚至比所有敦煌壁画上菩萨还娴美,但为了它实现,可能要付出全人类毁灭作代价时,无论怎样,这是一种不能容忍的罪行。……我第一次明白:在人类的绝顶分歧之外,还有比这更重要得多多的绝顶同一性、共通性,和人与人之间的爱。……人必须在最可怕的死亡边缘挣扎,才能真正感到生命,以及生命中最纯粹的爱……”[72]无名氏在他的另一部作品《沉思试验》中说:破坏旧时代者,需要不宽容的战士;建设新时代的,需要宽容的圣者。前者偏于恨,后者偏于爱。后者比前者伟大,是因为后者能爱前者,了解前者,前者却不能爱后者,了解后者。当左狮的生命太阳将永远沉落时,他开始咀嚼生命的真意,为过去的行为和意识观念感到惭愧。左狮的死,代表了作者对社会改造主义的唯理神话和“血与火”的信仰的否定,他的悲剧是一个时代的悲剧,他的伪浪漫也是一个时代的伪浪漫。



[66] [67] [68] [69] [70] [71]无名氏.野兽·野兽·野兽.广东:花城出版社,1995.52页,95~137页,138~139页,25页,181页,298~299页。
[72] [73] [74] [79] [80]无名氏.死的岩层.香港:新闻天地社,中华民国七十年九月版.565~568页,502页,571页,43页,512页。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