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荒原幻花 十二  

2012-02-08 14:27:25|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二

将近十点,陈心应才从床上爬起来。推开门,空气里飘满阳光的金线;雨,早停了。

陈心应到外面吃罢早饭,顺便买好中午饭菜,刚进宿舍,对门的王婆婆就在外面敲门,告诉陈心应一个开车的年轻人来找他,说着把一张字条交给陈心应。字条是郑逸农留下的,让陈心应回来后给他回话。

陈心应在电话里把自己昨天想请郑逸农喝酒的事一说,郑逸农就笑了,“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啊!莫非咱俩也心有灵犀?昨天我也正想找你喝点呢。下班前,国税局的一个哥们和他的几个朋友就打电话来,非要我去一趟不可。没办法,我去了,一直喝到晚上,一桌酒就花了好几千块——没意思,跟那一帮文盲加无赖,除了聊捞钱的事就是谈女人的大腿。今天咱们不喝酒了,我带你去一个茶馆,那才有文化氛围。你等着,下午五点我去接你!”

 

陈心应下楼来时,郑逸农的那辆帕杰罗已经到了。陈心应打开车门,发现后排座位上坐着杨副主席和一个五十左右的秃头的陌生人。郑逸农让陈心应坐在自己旁边的位上,一边开车一边介绍,那个陌生人就是市文联创研部宋学文宋主任,陈心应转过身向他们问好,宋学文已经伸过来一只肥白的手,陈心应急忙伸手迎握。宋主任虽然年龄不小,但面色红润有光;两只手白嫩、肥厚,只是五指粗短,握上去感觉如同握住了一块肥油。宋主任对陈心应的书大加称赞,又说若是重点突出一下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文化就更好了;陈心应抽回自己的手,悄悄掏出手绢将右手狠狠擦了好几遍。杨副主席也在旁边称赞陈心应年轻有为,将来定成大器,同时责怪陈心应有这样的好事不该向他隐瞒。

越野车沿着一条山间小路进入怡山深处,左拐右弯,转了很长时间,才在一处茂林掩映下的院门前停下来。院落外面用竹竿作围墙圈起来,上面爬满蔷薇一类灌木,院子里左右既有北方的观赏树种雪松、红叶李、五色槐,更多的是南方的棕榈、红豆杉、石楠等,整个院落一派绿意盎然。一条通向前面楼阁的小路两旁全是凤尾竹,大雨之后,竹叶青翠欲滴,砖石路上青苔斑斑,迈步经过时油然生出一种沾衣欲湿的感觉。院落是古朴的,也是幽静的。陈心应想不到在怡山深处还有这样一处充满江南庄园味道的所在。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好啊!这才是适合我们文化人的地方啊!”宋主任酸溜溜地自言自语,实际是说给郑逸农听的。

“嗯,不错!不错!竹林草阁无俗客,赏兰煮茶似神仙。”杨副主席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宋代江南建筑风格的楼房,拖长了声调诵读楼门上的一副对联。但陈心应瞟一眼门上的横匾——富鑫茶楼——就低下了头,他不只为什么人们如此热爱这“三个金”,连这样一所古幽的茶庄也用了这一个字;更何况这个名字很容易让人误听为“负心茶楼”呢。

走近紫檀木装饰的楼门,一个穿着整洁的中年男子迎了出来:“郑科长,有一段时间不见你了,又到哪里发财了?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荒山野店坐坐?”

“发什么财?整天上迎下送,仰人鼻息,哪有你孙老弟好?轻轻松松,悠悠雅雅,还能赚大钱。我已经对官场俗务头痛了,这不总算找了一点空闲,到你这世外仙境清清心来了。怎么,不欢迎?”

“哪里?哪里?请进!请进!”

陈心应今天才忽然觉得对自己的朋友郑逸农那样陌生。郑逸农和自己高中同学,高考分数已经过了本科线,却由他父亲暗中操作去了省里的一所行政专科学校。当时郑逸农立志献身文学创作,所有的志愿都填的是大学中文系,不知道父亲怎么涂改了他的志愿表,为此还和他父亲闹翻了脸,老师和同学也都为他没有上本科而惋惜。他比心应早毕业两年,毕业前他父亲已经调任J市建设银行行长,逸农一毕业,他父亲就把他安置进了市委宣传部。去年提升为正科级干部,听说马上要提升副部长了。在陈心应看来,宣传科长那也不过是一个衙门里的小官员罢了,为什么工会的杨副主席、文联的宋主任还有这位茶庄老板都对他如此客气?

门庭很大,除了北墙,其它三面是玻璃墙壁,阳光可以直射进来;外面的风景一览无余,甚至院子里的清幽气息都可以穿过玻璃墙壁洇进来;屋内的盆景摆设又增添了很多春情绿意。大厅当中是一个紫檀木装饰方架,摆列全国各地的名茶;偏左处摆放一个根雕的茶座,因势造型,在巨大的根雕上参差摆列一套玲珑紫砂茶杯,一位长发白衣的清秀姑娘坐在根雕茶座后面,用电磁炉(代替了红泥小火炉)在煮水;大厅右侧有两盆高大的龟背竹,微微遮住了后面摆设的一张古筝,也有一个长发白衣的年轻女子静坐古筝旁边。看见老板一伙人近来,她们毕恭毕敬地站起来施礼。孙老板微笑着让郑逸农坐在正中的一把竹椅上,自己在旁边配坐。郑逸农给孙老板和自己的朋友相互介绍,尤其对陈心应多赞美了两句:“我的同学虽然只是大学毕业,可是学识渊博,思想高深,境界高远,超过当今一些所谓的名流!”

“那是!孔子曰:‘勿友不如己者。’郑科长就是文化名人,你的朋友当然更是高雅之士了!”宋主任自然地附和郑逸农。

“都是文化人!都是高雅之士!今天诸位来到我这小茶舍,让我们蓬荜生辉啊!过几天,我一定要仿照周敦颐的《陋室铭》,也请人撰书写一篇《富鑫铭》,为诸位的光临大书一笔。过去有竹林七贤会聚茂林修竹、青山细流之间,曲水流觞,雅趣融融,王羲之酒后一挥而就千古佳作《兰亭集序》;你们看,我这里也有崇山峻岭,也有茂林修竹,还有各位文化人士光临,此情此景,堪比当日那些竹林贤士啊!而且,比他们更妙的是,我们茶庄特聘的冯小姐精通茶道,技艺精湛,在去年全国茶艺大赛中还获过奖呢。请冯小姐露一手,先为我们的贵客沁一壶武夷山大红袍,如何?”

说话间,砂铫中就有声飕飕作响,小盖子轻微掀动。冯小姐一边提起水冲洗茶具一边介绍冲泡大红袍的工序,关于大红袍的传说、采摘、烘制,关于水质、水温、茶具等等,特别说明这水是从山间的一处滴水泉取来的泉水,存放在这里的景德镇龙缸、水钵中,只有老板的最好朋友才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这边冯小姐轻言慢语介绍功夫茶的常识,那边悠缓的古筝音乐飘洒过来,陈心应有一丝飘然方外的幻觉。就见冯小姐用一只檀木勺从一个茶盒里取出一勺茶叶,放入一只玲珑的紫砂壶,提起砂铫环壶口缘壶边冲入,立刻有一股香气飘过来。冯小姐提壶盖,从壶口轻轻刮去茶沫,然后盖定,再用滚水淋于壶上,再淋茶杯。这时,茶壶的外面的水也刚好蒸发干了,冯小姐提起茶壶,却把茶水倒进茶洗里。

看着杨副主席惊讶的样子,冯小姐微微一笑,背书一样说道:“茶道讲究第一泡是不喝的,用来洗去心中尘缘;第二泡才是初茗。喝不惯功夫茶的人会觉得苦涩,但甘味会从舌根缓缓地升上来,如初涉凡尘,总需要一些磨砺,才能品尝到一点点生命的味道。”

“真了不起,中国的茶道确实有学问。喝一杯茶,就要这么多功夫,这么多讲究。浮躁之心怎能忍耐。好啊,这功夫茶真是一种修身养性的好东西啊!”宋主任感慨连连,眼睛却不断飘向冯小姐洁白的手臂、挺拔的胸部。

冯小姐把六个白地蓝花、底平口阔、质薄如纸的白瓷小杯一字排开,高冲低斟,手腕转动如圆轮一样,轮流洒茶,更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冯小姐把五个茶杯双手奉送到客人前面的木雕茶座上,自己端起一杯来,示范用鼻吸入茶香,深吸入肺,然后才微呷一口。陈心应几人效仿冯小姐的样子,也端起茶杯品尝。

“就如许多美好的东西不能如快餐般狼吞虎咽一样,咱们中国喝茶讲究小口小口的细细品味,目的就是要人用心揣摩苦尽甘来的心情,这也是品味人生啊!”冯小姐继续背诵着她的茶经。

“冯小姐的表演和讲解真是太精妙了,我已经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了!”宋主任凝视着冯小姐低低的领口,赞美说。

三道茶后,冯小姐又给每人斟上一杯白开水。“这一杯白开水不要急于咽下,要在口中细玩后慢慢地吞下,再吸一口气,定会感到满口生津。这叫做此时无茶胜有茶,就如人生,平平淡淡才是真。”

“好一个平平淡淡才是真!这茶道真是把咱们中华文化的精髓都融化其中了!这茶道值得发扬光大啊!弘扬茶道,就是弘扬咱们的传统文化!”看到冯小姐在倾听自己,宋主任更加得意,开始侃侃而谈:

“这就是一种品味,一种境界!找一处清幽的地方,开轩聆听大自然的音籁,或是点一柱檀香,播放一曲古典的筝乐,然后冲一壶上好的功夫茶,两人对酌,或者一人独品,放松疲倦的身心,把思绪溶在茶中,让灵魂昄依安详的禅境,让灵魂修得圆满。那,真是神仙一般的生活了!哈哈哈!”

“没想到,宋主任对茶道有这样深的参悟,我们从事茶艺好几年,也没有宋主任这样高深的境界,看来,今后还要向宋主任多多学习。宋主任,今后您可要常来赏光啊!”冯小姐也不失时机地送上一番奉承。

“这都是看到冯小姐的精妙茶艺,得到的一点觉悟,让冯小姐见笑。不过,刚才我一边品味冯小姐的功夫茶,一边在构想一个美妙的计划:如果孙老板的茶庄能够走出这‘云深不知处’,走向城市、乡村,让更多人都能了解茶道、接受茶道,培养一种悠然从容的精神,那咱们的传统精神不就真正得以发扬光大了吗?”

“宋主任真是性情中人啊!您对生活还是这样充满理想。在那些整天为了一斤馒头东奔西走的人眼中,一杯普洱茶还不如一碗老干烘呢!跑了半天路,出了一身臭汗,拿起碗来咕咚咕咚一碗老干烘下肚,什么事都解决了;至于茶道,那些粗人既没有时间,更没有兴趣。哪像郑科长、宋主任、杨主席你们这些文化人……”

“有空白才有发展潜力嘛。郑科长、宋主任可以帮助你们在媒体上大做文章;你们也要牺牲自己,走出山庄,走上街头,把咱们老则宗流传下来的好东西在大众中间表演,让茶道文化深入人心,让品茶成为百姓生活的一种时尚。儒家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修身是第一位的,是关键的关键;而茶道就是修身养性的最佳方法啊!我说的不错吧?哈!哈!哈!”杨副主席也不甘落后,也要在冯小姐面前炫耀一下自己。

看见杨宋两人在冯小姐面前争宠,陈心应忍不住微微一笑。

“陈先生真是懂得沉默是金的道理,怎么忽然笑了?”冯小姐眼睛妩媚地看着陈心应,问。

“我刚才看见两只雄孔雀在开屏争宠,却忘记了身后,不小心把自己的丑处暴露无遗!哈哈哈!”

几个人都笑起来,旁边弹奏古筝的女子也笑得中断弹奏了。宋主任倒还没什么,杨副主席的脸立刻涨红了,让人一下子联想到酱好的猪肝。“我说得不对吗?当年诸葛亮上演空城计,一杯茶,一张古筝,吓退司马懿百万雄兵,把一种从容镇定演绎到极致……”

“诸葛亮有没有在城楼上饮茶,《三国演义》没有提,但我知道,诸葛亮在城楼上弹奏的不是古筝,而是古琴。古筝是一种乐器,古琴却是一种修身的工具。”

“对呀!茶道也是修身的工具!”杨副主席继续争辩。

“修身养性当然是好事,但修身养性之后呢?”陈心应本来想说,只有你们这样的官僚才有钱有闲讲究修身养性;修身养性之后,你们还不是依旧狗苟蝇营。但他看看郑逸农,就把这样的话咽回肚子里。

“现在中国人最需要的不是修身养性。对一个追求生命真谛的人,修身养性也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而且在我看来,人们在生活中往往把‘修身养性’和‘明哲保身’混为一谈。只知修身养性,忘记了神性和神圣,一个人就很容易滑向‘犬儒主义’的泥潭,对世俗的全盘否定就变成了对世俗的照单全收。”见陈心应和宋主任、杨副主席热烈地争辩一些空洞的玄虚哲理,孙老板、冯小姐等几个已经有些不耐烦,清洗茶具,重新换上一壶普洱茶,在旁边有滋有味地享受起来。

宋主任也不服气地质问陈心应:“那么,你说什么是生命中最重要的?”

“天命!领悟人的天命!领悟了人的天命,一个人才知道自己在宇宙大生命里的位置,才明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才会不断超越世俗而走向神性和神圣。要我说,中国人目前的精神沦丧和道德滑坡,追究到根本上,就是形而上思维的缺失、天命观念的泯灭!”陈心应忘记了身边的人、忘记了周围的环境,自顾自地阐述自己近一段时期来的思想。

“什么天命呵、人命呵?我们这里什么时候变成衙门口了?三百块钱一两的好茶还不能让你们迷醉吗?”身后一个女人温柔的责问声打断了陈心应和宋主任的争论。陈心应回头,看见一个身穿紫红旗袍的富态的年轻女人正从楼门进来,郑逸农起身迎接。

“郑科长,有一段时间不来我们小店坐坐了,又在各地到处跑吗?不过,您看起来倒像是胖了,老公,你看是吗?”

“是!是胖了。身子胖了,脸更胖了,更像一个未来的高级干部了!”孙老板赶忙迎合。

“冯小姐,你说呢?”老板娘又问。

“是啊,老板娘眼光就是灵敏!”

“胖了吗?真胖了吗?”郑逸农伸开双臂在原地转了一圈,问杨副主席和宋主任。

“胖了!胖了!”杨副主席也赶忙说。

“那就没有什么地方瘦了吗?”

“腰!郑科长天使般面庞,再加上这等魔鬼身材——你这样出去,弟妹能放心吗?”杨副主席打趣说。

“不,应该是腿!老弟又得高升,领导那里一定跑了不少次吧。”听说郑逸农要提升副主任,孙老板羡慕地说。

“你们都说错了!要我说,是男人的那个宝贝!当了科长,艳遇多多,枪杆子也会磨薄的。哈哈!哈哈哈!我说郑兄弟,你可要注意保重身体呀!”陈心应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有些尴尬的看看茶座后的冯小姐,谁知冯小姐几个年轻女子依然笑嘻嘻看着这荤场,根本没有任何窘涩。

大家一起嘻嘻哈哈笑起来。

“灵魂——!”一个细微的声音从众人后面钻过来。只有两个字,而且那声音轻微得几乎听不清楚,郑逸农却一下子停止了嬉笑,笑容在脸上僵住了一样,扭过脸来看着陈心应。

“怎么了,兄弟?”老板娘关心地问郑逸农。

“没什么,我的兄弟在和我开玩笑呢!”郑逸农微笑着回应孙老板夫妻,但陈心应看出郑逸农眼睛里隐含的一丝阵痛,也为自己刚才的冒昧感到不安了。

“要不咱们楼上打牌去?和以往一样,我的几个小妹旁边伺候……”

“不了,孙老板、老板娘!”这时,院落里传来一阵汽车的马达声,估计是又一伙茶客到了。“我晚上还有点私事,改天再来叨扰!”郑逸农有些严肃的对他们说。

郑逸农的严肃表情让孙老板夫妻有些惊异,就不勉强挽留。“那么,今天的发票还是写宣传资料?”

“不,今天我请几位朋友,现钱。”说在从钱包取出五百元钱递给孙老板,不管孙老板真心还是假意推辞,从衣架上取下大衣穿上,疾步走出了茶楼,径直跳上汽车。杨副主席、宋主任都有些奇怪,也随之上了车,但是看郑逸农脸色沉郁,也都不敢多问;只有陈心应知道其中的原委,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一路上大家都沉默着……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