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荒原幻花 十八  

2012-02-17 10:56:20|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

    第二天中午,司卿接到通知,再次回Z城处理离婚事件。

    下班后,陈心应在城郊的一个小酒楼为司卿送行。司卿心情沉重,很少吃菜,却频频举杯。看到司卿这样糟蹋自己,陈心应不得不夺下她手中的酒杯,委婉地劝慰她:“卿,勇敢点,不要难过。即使不能离婚,我也永远和你在一起!”

    “谢谢你的安慰!我必须挣断身上的这条枷锁,因为它缠着我的手脚,也就缠住了我的心!我要给你一个完全的自己。”稍停片刻,“在法院和吴敬孔那里,我不便接听你的电话;但我可以抽空看你的邮件,有什么想说的,就发电子邮件给我。”

    “出去走走吧。散散心也好!”陈心应不知道该怎么为司卿分忧,于是提议说。

    时间已是九月中旬,夜晚来得很早,郊外的气温明显比城里低好几度,秋意更浓。穿着单衣,裸露的手臂感觉微寒。这一带较少工厂,也远离闹市,远近的草丛里满是昆虫的鸣唱。有的唧唧唧,有的吱吱吱,有的嗡嗡嗡。这里面有独唱,也有小合唱。到了夜深人静,秋虫似乎聚集到一起,于是大合唱奏响,各种器乐的弹奏声汇成清越而激昂的音乐的河流。

    “为什么昆虫喜欢在秋夜鸣唱?它们莫非在感叹美妙韶光的消失吗?”

    “不要李后主那样受激情支配、那么易于感伤!从自然的视角看,秋天只是地球生命的一个季节,而且还是一个成熟的季节,也就是最美的季节。你要这样想:独唱的秋虫是在求偶,是在向自己的情人发出热烈的呼唤;成群的秋虫合唱那一定是在共同歌唱爱情。这是纯正的天赖之声,这是深远的宇宙之声。”

    “我真佩服你!什么事情让你一解释都变成美妙的了。心应,你真怪,为什么你对秋天的感觉和别人如此迥异?”

    “因为我遇见了你,我的灵魂飞翔在天堂里,我的感觉里只有春天,没有冬季!”

    “你还说你一见女人就拙口笨舌呢,我看你一定是一个隐藏得很深的‘采花盗贼’!” 司卿甜蜜地责备说。

    “这只能怪你——我本来是讷于言的,是你的爱情给了我南风一样又机敏又温情的感觉。——不说这些了;这次回去,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不知道,我想不会很久的。不管成功与否,我都尽快飞回你的怀抱。”

    “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微笑着等你。——该上路了。你在前面走。”

    “为什么?你不送我到车上吗?”

    “我要在后面看你!卿,你知道吗,每次下班,我就故意走在你的后面,偷偷地看你。每次我都恨不得跑上前去当众拥抱你,大声地面对所有的人呼喊:‘卿,我爱你!我爱你!’”

    “我更爱你!——等着我,我会很快回来的!”

    司卿走后,陈心应躺在宿舍的床上,捧着司卿的照片辗转反侧。爱情真是一种心理奇迹,它把对象的形象无限提升、神化。大概,洛神宓妃、美神海伦就是这样诞生的吧。由海伦,陈心应又想到荷马史诗,又想到丽达与天鹅……浮想联翩,渐入梦境……梦中,陈心应也化身成一只天鹅,飞过一片树林;林中,另一只天鹅在呦呦鸣叫,那只天鹅竟然长着一张女人的脸,和司卿一模一样……梦醒了,才凌晨四点多。陈心应再也不能入睡,打开台灯,把刚才的梦境记录下来,慢慢整理成一首诗歌:

深夜,寂静弥漫,我在等待着

孤独的小屋,这样的夜,我脱去层层包裹

野外飘下月光

天鹅从林边飞过,仿佛田野落下白雪

我在孤寂中裸露自己,我感到自己就是天鹅

 

一只天鹅从林边飞来

一个女子,她全身赤裸

这样的夜晚,一切都安睡了

只有河流声音清晰,树木声音清晰

还有丛林尽头,两只天鹅的诉说

 

我知道这样的夜晚,不会有人来了

而我小屋外面,一个女子走过

除了你不会再有别人,走进神秘的丛林

林中的小屋里,一个男人裸露生命的烈火

 

我知道你是一只天鹅

而我也在等待着……

 

第二天一上班,陈心应就把这首诗发到司卿的邮箱。此后几天,陈心应就接连收到司卿的几封回信:

“心应,你的诗我看了一遍又一遍……我很幸福……我也一直在寻找一个真正让我倾心的人……能有你这样一个知音,我觉得是值得一生庆幸的事;千古洪荒,茫茫人流,我们却在此际相遇,莫非是冥冥中的约定?

“你来到我的眼前,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个奇迹:一个有你存在的世界是一个伟大的奇迹!我觉得我已经置身于神秘的幸福之中。

“有人说过:当一个人爱与被爱时,一切恐惧都会消失。你相信这种力量吗?我信!!!

“有这样的一种感情,它叫美好!它超然于权势名利之上,它是两颗纯粹心灵的碰撞;它像天山的雪,它只崇尚相知相依相爱。心应,我今生唯一的爱人,我生命的磁石,时时刻刻,我的身体和心灵都指向着你。

“……

“在一个最美的时刻、最美的空间,我将把自己彻底交给你!”

 

一周之后的一个下午,司卿打电话告诉陈心应自己回来了,现在在公寓里。陈心应立刻请了假,骑车奔向巴黎春天公寓。

陈心应进到司卿的公寓的时候,司卿刚穿着浴衣从浴室出来。一场淋浴可以冲洗去身体的灰尘和疲惫,却无法洗去精神的黯淡和心灵的瘀伤。司卿的神色并不好,眼角显现出隐约的皱纹。

一阵深深的亲吻后,陈心应变戏法似地从身后拿出一个纸袋,“你猜这是什么?”

“我猜不出。”司卿懒懒地说。

“我的画。送给你的。愿意看看吗?”陈心应从纸袋里掏出一卷纸,打开了,是一幅水彩画,画面很简单:一个女子头戴丁香编成的花环端坐在一块平整的山岩上,双眼微闭,像是在小睡,又像在沉思或者祈祷。笔法是稚拙的,但女子的容貌神似司卿,一种素洁祥净的神情在飘浮。

“什么时候学会画画了?”司卿有了一点谈话的兴致。

“像你曾经说过的,我不会作画;但我的心充满对你的爱情,它们溢出来,流到纸上,就成了这幅画。”

“谢谢你!”司卿把身子靠在陈心应胸前。

“你把画反过来,还有一首诗送给你——”

“一首诗?”

“我还没有想好名字,也许——就叫——《幸福找到我》好了!”

迷失于春天花丛的那个人

多幸福

迷失于山谷中的紫丁香

多幸福

 

山谷中的一株丁香

独自开放

注视着我

如爱人无言的倾诉

 

我一个人迷于花丛

让丁香开满额头

一个人提着春天的灯盏

迷失了道路

 

而幸福找到了我

幸福多像我

多像一株紫丁香

迷失于春天的山谷

 

陈心应解释说:前年初春,自己曾一个人骑车到距离J城东南一百多里外的逢月山,在深山转悠迷了路,却意外的闯进了一条满是绽开的丁香的山谷。当时,除了山腰一两个耕种的农民的吆喝,和鸟儿的鸣叫、蜜蜂的嗡嗡声,那儿寂静得像是天边外。我完全迷醉于满谷满峪的丁香花而忘记了时间,我向种地的村民打听,得知夜幕降临前走出深山已经不可能,当晚就借宿在山腰的一个寺庙里。

陈心应还想说下去,但看司卿呆滞的表情,知道她无心倾听,就停下来,默默拥抱她。陈心应本不想追问诉讼的结果,怕触动司卿的伤痛;但司卿却主动谈起来:“这一次,吴敬孔的金钱又获胜了……直接进行离婚诉讼失败了;但律师告诉我,还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如果夫妻长时间分居,而且彼此不尽扶养、照顾的义务,那么分居三年之后,就可视为感情确已破裂,然后诉请法院要求离婚。但是,分居三年并非离婚的必要条件……”

“卿,不要太难为自己了!

一直到凌晨,陈心应和衣躺在司卿身旁,默默搂抱着她。

窗外的阳光箭簇从窗帘边缘射进来,陈心应起身到盥洗间冲洗一下,又到厨房为司卿热一杯牛奶。他把牛奶放在茶几上,走到司卿身边坐下来,用手抚摸司卿的头发,就感到司卿的额头出奇的烫,再仔细看司卿的脸,脸也是赤红色,嘴角生出水泡。陈心应有些着慌,轻轻呼唤司卿的名字,司卿睁开眼,陈心应发现她的双眼充满血丝,也红红的。陈心应又给她倒一杯温水,司卿还未接过水杯就晕倒在床上。

陈心应手忙脚乱地把司卿送到医院,急诊室的医生淡淡地说没什么,这是病人急火攻心,只要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就好了,千万不要叫病人再着急上火。

陈心应要打电话向杨副主席请假,司卿连忙阻止他,说两个人一起请假会让人家起疑心的。她让陈心应去上班,说自己一个人在公寓休息就行了,估计过一会儿杨副主席到班上了,自己再亲自向他请假。

 

一连几天,陈心应一下班就赶到巴黎春天公寓照顾司卿。他的心思都在司卿身上,全然没发现建行大院门外的一棵法国梧桐树后面那一双喷火的眼睛,更没有留意一辆出租车跟在自己身后,看到自己进了公寓大门,车上的女人才流着眼泪乘车离开……

 

第五天,陈心应下班后又赶到司卿的公寓,却发现室内空空的,司卿不知道去了哪里。司卿的手机还放在床头,陈心应估计她不会走远。果然,十几分钟后,司卿抱着一抱东西回来了。

司卿的脸上溢满笑意,一身浅蓝的连衣裙装飘洒爱琴海的情致,流泻少女的纯真味道。司卿以一个圆舞曲的滑步旋转到陈心应身边,

“好看吗?下午我去了百盛大楼,二楼Scofield(斯柯)专柜,这是我最爱的一个服装品牌,……”

“你是说,今下午你去了一趟商场又回来了?”陈心应吃惊地问。

“是啊,然后又到碧海之家酒楼订了一桌酒菜。”

“这又何必呢?你的病还没痊愈。”陈心应语气急促地说,“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你生气了?心应,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你要回家和家人团聚了,可我哪儿也去不了。我希望今晚有一个知心人陪伴我。女为知己者容,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你——我做错什么了吗?”

陈心应一把把司卿搂抱进自己的怀里,“原谅我,卿!我只是怕你出事。明天我不回去,我要和你共度良宵。”

“谢谢你,心应!只是委屈你了。——这几天闲着没事,我把你的水彩画送去画廊装裱了,过几天去取;又把你写给我的所有诗歌重新整理成一本集子,配上了插图。它们就是我的天堂之梦。做你的读者真幸福,可以谛听到来自天外的纯净声音。昨天晚上我也做了一个很美妙的梦:我们到了一个迷朦奇异的地方,无数的蝴蝶翩翩于一处山间平地上,那是一种怎样惊人的美丽啊!忽然你说:一只蝴蝶就是一朵花。结果,一只只蝴蝶伸出颀长的腿,顷刻间立在地上,就变成了颜色各异的蝴蝶花。醒来感到很轻松,全身心的轻松。最近几年来辛苦奔波,这样的梦已经不做了,或许做完就丢弃了。可能你的幽谷丁香的故事触动了我某种灵感?”

    “那么,咱们明天就去逢月山!”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