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荒原幻花 九  

2012-02-01 23:14:18|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收和播种都过了,母亲的腰腿病也大好了,陈心应回城后就辞了十二中的晚自习辅导工作,准备全力以赴进入写作。《天命与神圣浪漫》还有两章就可煞尾。心应昨天到超市买回三箱方便面、两瓶速溶咖啡、一盒PPA和黄连上清丸,准备每天下班后马上就回宿舍,熬夜到清晨,这样在有一二十天就能截稿,再用四五天修改、润色以下文字,就可以把稿子寄给自己的恩师徐教授。

连续熬了两夜,第三天上班时,心应竟然在办公桌上睡着了。工会杨副主席把心应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训斥一顿,心应也不解释什么,只是连连点头认错。好在上班睡懒觉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况且分派的文件和稿子陈心应都几乎毫无瑕疵地完成,别人即使不满陈心应的孤傲和冷僻却也说不出什么。中午饭时,心应给郑逸农打去电话,详细向他解释自己目前的境况,请他向郑行长说说。郑逸农很爽快地答应了。下午陈心应刚到办公室,杨副主席就派人来请他去,一见面就微笑。

“你老弟怎么不早说,今上午误会了。”

“说什么?”陈心应有点莫名其妙。

“老弟,郑行长已经告诉我了,说你正在给行长准备一份重要资料,要报送省里。再有这样的事你一定要提前和我打声招呼。”杨副主席站起身,来到陈心应近旁,拍拍陈心应的肩膀,“心应,写稿子的事,以前都是办公室的人来负责的,自从你来到咱们银行,郑行长出席的一些重要会议的稿件都让你来起草,这是郑行长对你的器重,你可不能辜负了郑行长的一番心意啊!好了,今后再有这样的事,你就过来照个面,如果咱们这里没有什么紧急事务,你就回去写你的稿子。怎么样老弟?”

“谢谢主席关照!”陈心应出来后,立刻给郑逸农去电话,诚心感激一番,也请他代自己向郑行长表示谢意。

 

稿子寄给徐教授五天后,徐教授竟然在深夜打过电话来。电话里,徐教授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接连称赞文章写得好。

“我已经和几家出版社商洽过了,有一家国家级出版社当即就应允可以考虑。”

“谢谢老师的支持和帮助!如果我将来还能有点什么成绩,与您的提携是分不开的。”

“你先不要高兴得太早,心应。冲着我的老脸,人家可以答应看你的稿子;但你要知道,现在出版社也不是国家福利单位,人家也要挣钱。”

“这一点我已经想到了,老师。你看,大约得交多少钱?”话虽这样说,陈心应的心还是像被一只粗暴的手猛捏了一下,声音不免有些低沉。

“最少也要三万元,也可能四五万。你别难过,心应,我可以想办法支援你一些;另外,等你的书出版了,我也可以帮助你推销一部份,偿还借贷。其余的,就要自己想办法了。”

“谢谢你,老师!我会尽快给你一个答复的。”

放下电话,陈心应在椅子上呆坐了四五分钟;回到床上躺下,直到凌晨才睡着。

 

晨曦的光线隔着窗帘透进来,陈心应知道起晚了,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感觉头脑有些昏沉,他在床沿闭目静坐了一会儿,慢慢蹒跚到水龙头边用冷水激了一下脑袋,啃了几口冷馒头,骑上车奔向建行大楼。

办公室一个人也没有,陈心应不知道人们都到那里去了,硬着头皮走到杨副主席办公室门前。门关着,里面有低低的说话声,似乎还有桌椅吱吱呦呦的响动。陈心应敲了敲门,里面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了。等了好一会儿,门也没开。陈心应往回走,刚到拐角,后面却传来门猛然撞开的响声。心应一回头,看见一个女子的身体从杨副主席办公室门内走出来,看见陈心应也在向那边望着,急忙缩回去了。虽然隔着一段距离,那女子也只是身影一晃,但陈心应还是看清楚了,那是去年秋天刚分配来的大学生小陈。陈心应一阵忐忑,匆忙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脑子里嗡嗡地响,好像是自己刚做了一件见不得人的事却正好被人发现了。

陈心应还在神思恍惚,杨副主席过来敲了一下他的办公桌,向他勾手暗示。陈心应起来跟着杨副主席到了外面的阳台上。

杨副主席回过身来,满脸堆笑,伸出手臂拦住陈心应的肩膀。

“心应啊,你来咱们工会快两年了吧?”

“差两个月就两年了,主席。”

“干得不错,小伙子!前途广阔,大有作为啊!”杨副主席用手摸了摸自己谢了顶的红亮的大脑袋,“未来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到底是你们的。心应啊,你要抓紧时间写一份入党申请,我准备推荐你为咱们部门的入党积极分子!”

“主席,你看我……”

“看什么?不用看!名牌大学毕业,妙笔生花,文章很受领导赏识,郑行长多次在不同场合夸奖你呢!但是,心应啊,一个人有些才华可不要因此就骄傲自大,要注意团结群众,毕竟,群众才是历史的主人嘛。小陈同志刚来咱们这里,我们都要多帮助她,你更要多关心她,她和你一样,要走的路还长着呢。你呢,打好了群众基础,前程才能一马平川呀!”

“我知道了,主席!”陈心应当然明白杨副主席的话外音。

“还有,我也了解了你的家庭情况,生活中有什么困难,要想组织反映,组织就是我们的大家庭。”

“嗯——主席!我还真有难事想请您帮助,我想从单位借一万元钱,您看——”

“好,我给你想办法!”

陈心应没想到,杨副主席问也没问借钱的原因就爽快地答应了,但他却高兴不起来,他觉得自己有些卑鄙,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趁人之危要挟别人的意味?况且,剩下的三万块钱上哪里去弄呢?

第二天下午,陈心应向杨副主席请半天假,杨副主席又爽快地答应了。

先坐公交车,再乘一辆摩的,陈心应赶在下班前来到石坞镇医院前。陈心应在门口等着,请一个护士去叫樊铃铃出来。

一会儿就看见樊铃铃快步从楼梯上冲下来。

“心应哥,是你来找我!我真想不到是你,小王护士神神秘秘的说有一个高挑的、文雅、帅气的年轻小伙找我,还打趣我是不是我的男朋友来接我,要我请客。我说没有的事,我还没有男朋友呢。哈哈,想不到真是你!”回头向三楼的窗口望望,拉着陈心应的手往外走,“那些好咂舌的小妮子在偷看咱们呢!咱们到外面说话去。”

“你的病还没好吗,心应哥?”

“早好了,谢谢你上次去看我。”

“那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樊铃铃拉着陈心应的手,沿着一片庄稼地堰边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陈心应有些尴尬,但又不好把手抽回来。

“我熬了十几个通宵,写了一本书,可能有些疲惫……”

“你出书了,心应哥!你好厉害啊!”樊铃铃笑靥如花,仿佛是自己做了一件无限光彩的事,“什么时候赠送我一本,也让我拜读拜读?”

说完这句话,樊铃铃甜橙样青春稚气的脸上闪现一片霞光,给她略显平板的脸孔增添了不少光彩。青春的少女总有一些天生的魅力,再加上身着洁白的护士服,又给了樊铃铃不少闲雅气息。陈心应有几秒钟目光呆直地盯着樊铃铃看。

“出版社答应审稿了,但是要出版……有些困难……”

“什么困难?”

“人家要预付出版费……”

“多少钱?”樊铃铃仰头望着陈心应的脸,“我来帮你!”

陈心应感激地低头看一眼樊铃铃,“出版费大约四万元,我的朋友答应借我五千,我从单位借了一万元,加上自己的一点积蓄,另外再有两万元就行了。我实在没办法了,就想到你……”陈心应嗫喏着。开口向一个认识不久、比自己年轻的女孩子借钱总是难堪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樊铃铃打了个响指,“我去和爸爸商量,这事小菜一碟!”

“不!千万别告诉你爸!我只是想找你帮忙,如果你没有办法就算了,在我的书出版之前,我不想惊动别人。”

“这样啊!心应哥,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会为你想办法的。后天我给你送去,行吗?”

“谢谢你,铃铃!”

“你老那么客气干什么?”樊铃铃假装生气地往后退走,不想左脚却踩在一块石子上,差点跌到。心应赶紧抓住她的手臂,往回一拽,樊铃铃顺势倒在心应怀里,双手一下子抱住心应的腰。“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事,心应哥,只要你愿意。”

心应僵直地站着,想推开她,却又怕伤了樊铃铃的心,双手无措地半举着……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