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西山挽歌 二十八  

2012-11-06 16:34:07|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八

周毓波领着陈心应走到花坛西边。原来在西边的树林后面还有一座二层小楼。看到陈心应错愕的样子,周毓波微微一笑,说这是逸农的卧室和书房;花坛东边的是周毓波和他母亲居住的地方,陈心应暂住的地方是佣人居住和为来客准备的。

果然,二楼的一间就是书房,两壁安置着精美的书架,临窗的书桌上有一个水晶影像,里面镶嵌的竟是自己和郑逸农高中时的合影。自己上高中那个年代,学校明文禁止学生谈恋爱,但逸农这个富家子弟还是很多女孩子暗恋和追求的对象。逸农虽然也和她们玩闹,但还是和陈心应这个农家孩子关系最密;逸农学习成绩不佳,陈心应就给他课下辅导。两人家境悬殊,但思想却异常默契,郑逸农尤其愿听陈心应讲说名著和评点历史事件。两个人的密切甚至于让很多女生嫉恨,讽刺他们是同性恋者。陈心应一家六人住在一座不足三十平米的房子里,陈心应和妹妹跟父母挤在一起,年龄稍大的两个姐姐被安置在堆放粮食和衣物的房间一角。姐姐出嫁后,那儿又成了陈心应的卧室兼书房。高中平时住校,周末回家帮忙干农活,带回家的书本只能堆积在床头,包括和郑逸农的合影在内的很多东西都散失不见了;没想到郑逸农竟把这张照片看得这样宝贵,这么多年了还一直镶嵌在水晶影像摆件里,摆放在书桌上。同在J城的那段日子,自己还常常对他冷风热潮,现在想起来,感觉很是惭愧。

周毓波从书架上取出一大包邮件,先拿出一叠相片。第一张相片郑逸农在北京的出国培训机构照的,接下来的一张是他站在一个大学楼前——是德国的洪堡大学!一看到威廉·洪堡的雕像,陈心应就辨认出了这座著名的大学。周毓波告诉陈心应,因为郑逸农此前有两次到德国公务考察的机会,有过短期的德语学习经历,所以在北京语言培训机构学习了一年就通过了DSH考试;但他没有哲学基础,不敢报陈心应推荐的专业,深思熟虑后觉得还是学习德国文化容易一些,就申请了柏林洪堡大学。

周毓波又说,再次回到大学校园,弟弟感觉很是兴奋,校园里的一些建筑真是美极了,闪耀着艺术的光辉和历史的深蕴;尤其是大学主楼,原来竟是一座古老的宫殿。德国的大学大都没有校门,学校与社会自然交融在一起,这样一来,校园浓厚的文化氛围可以辐射到城市的各角落。教学楼松散地分布在校园的各个角落,既自成体系又与整个校园和谐统一;而有的教学部、图书馆、展览馆和一些研究机构干脆就分散在大街两边的菩提树下。熙熙攘攘的人流,也分不清是学子还是路人,但就在这川流不息的人流中,却不断产生着震惊人类的伟大思想和科学发现,也招引着热爱教育、渴求真理的中国人纷至沓来。逸农曾在信中说,自己刚一踏进这个号称“现代大学之母”的高等学府,就感喟不已,感觉自己此前的生命好像虚度了一样;面对这一片科学和思想的空间,他忽然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辜负了人类文明哺育的罪人!

“回到大学校园去吧,逸农在信中让我这样规劝你。”周毓波边说边取出一封信件递给陈心应,“逸农几乎在每封信中都会提到你——我真的有的妒忌了,我们兄弟还没有这样亲密呢!”

“我也多次考虑过考博的事情;但现在还不行,开发区那片美丽的山水已经嵌入我的心魂!就好像我叹服佛教的智慧,但眼下我更崇敬斯宾诺莎,我更愿意相信上帝、道、神和自然就是一回事,相信每一棵树木、每一座山陵、每一条河流都有灵性和神性。我想全力保护的不仅仅是那一片樱桃园,更是一种天地神人合一的生活理想。我不能忍受生活与神圣的剥离!”陈心应絮絮低语,完全不管周毓波愿不愿听,能不能理解。

“很精彩的一番言论!只是——干嘛要这么执着,让自己活得这么累呢?”周毓波点燃一支香烟,姿势优雅地轻吸一口,又娴熟地吐出一个个烟泡,“我看逸农就受你影响很深,放着舒服的生活不过,非要跑到国外受煎熬。我就是搞不明白你们这些人,干嘛不趁着年轻,轻松快乐地活着?现在的时髦理论是——‘活在当下’!”

“你误解了‘活在当下’的原义,它本是禅宗的一种悟道方式……”

“好了好了!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你先在这里看信,我去让佣人给你弄些喝的来。”周毓波边说边走出书房,随手带上了门。

陈心应忽然从心里升起对好友郑逸农强烈的思念,觉得自己就是杜甫描绘的那只飘荡天地间、孤苦无所依的沙鸥。他从书架上找到一叠信纸,坐下来开始给朋友写信:

 

逸农,我的好兄弟!

我很想你,你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生活会不会孤独?我现在有些后悔鼓动你到国外留学了。因为我现在感觉孤单极了,就像当年孤独的尼采,渴望拥抱路上遇见的随便任何一个人。但是真地和别人在一起了,我又想快速离开。我无法忍受俗套和浅薄,更不能忍受独立思想的空间被侵扰。我渴望的依然是一个觉悟和尊敬我这种“灵性生活”的人。

我现在对女人的要求只有两个词:美丽、智慧。这样的要求是过于简单还是过于苛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从司卿离我而去,我就再找不到灵魂的伴侣。我现在一点也不清楚司卿的情况,分别后唯一的一封来信却让我陷入更深的痛苦,她把过去的那段情感经历视为“罪孽”!她决定分开我还能忍受,但她贬斥我们高洁的灵魂却让我异常难受。她想回归“正常”的女人生活,但我对她丈夫对她的爱怀有疑虑:她只是她丈夫橱窗里的一个精美古玩,一旦古玩有了裂痕,他还会视为珍宝吗?

我恐怕今生再找不到那种灵魂之爱了。我在L市开发区的一处樱桃园意外遇见的一个与司卿颇为相像的少女(她叫小夏),还很年轻,既是身体上的,也是心智上的。偶尔,我也会把她的身影和司卿的重叠,甚至,她身上那种天然的质朴和纯净让我幻想她是一个山林精灵。但最近我却有些感觉失望,她身上竟也有太多世俗欲望,渴望成为诗坛明星的欲望尤其明显。这女孩子本来有一颗很稚真的心,(在我看来,稚真就是深刻)但她为了获得当代诗坛认竟然要抛弃这种单纯,去编制假、大、空的文字垃圾。她大概是有些痴迷心窍,我的劝说她一点也听不进去。

心窍被迷蒙的还有开发区的村民,他们栖居在那样美丽的地方却看不见自然的美!他们反对占地建厂只是因为政府付给他们的补偿太少,而不是因为热爱土地——现在,人们只有一双形而下的眼睛,只看见金钱,还有谁看见大地万物秉承的神性?

这让我再一次想到弗洛姆的话:一无所知的人,也就一无所悟;一无所悟的人,也就一无所爱!

为了守护开发区的那几片樱桃园,我和小夏来求助你哥哥。

他倒是很热心,但我能看出他的热心只是源于他的好奇心和自我显示。我这样说是不是有些不厚道?因为我能清楚看出,毓波对小夏(那个很像司卿的女孩子)的热情,远远超过樱桃园。

逸农,我的好兄弟!现在,除了你,还有谁愿意听我说哈呢?还有谁我愿意对他倾诉心灵的感受?给我写信吧,只要有可能,和我多说说话吧。没有灵魂之爱太久,我的心泉真的要枯竭了!

……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