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感悟“感情”  

2012-01-04 15:06:1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汉语无数的词汇中,“感情”这个词最有琢磨头,最让我佩服。真有点像古人所说的“妙手偶得之”的味儿。人是一种讲求感觉的动物,有感才有情。接触少了,没有感觉了,即使当年再好的朋友,见面或通信也顶多只会“强说愁”,有时反觉不如不见面,只在脑子里交流来得自然舒畅;不过接触太频繁,没有了间隙,也会失去感觉的距离,同样会泯灭感情的。 

    我在泉城读书的几年,要好的朋友当数青,是连隐私也可以共享的兄弟。我们都推崇心灵的意会而少言寡语,是大学校园里的“浪漫病”患者,区别只在于他的“女神”飘然而逝而我的“偶像”还在梦中。我们俩都爱登山,千佛山的每一条小径、每一枝灌木都在我们的记忆中。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我们一起在千佛山度过的夏夜。那一下午,我们好象预约了似的一起说道:上山去,就默默地直攀到山的半腰,为避开嘈杂的人群,我们又向后山转去,在一角突出而平展的岩石上坐下来。谁也不说话,只那样坐着。这也是一种早已达成的默契。许久,一轮圆月已在天边,为避寒意,我们开始在山中漫无目的地游荡,月光透过头顶的枝柯,在我们身上洒下斑斑的黑影,路边的丛草里时有不知什么名堂的小飞虫惊飞起来。我们这样彳亍,不觉有些倦意,就在一座凉亭里坐下来,让睡眠慢慢袭上眼睑。直到一阵清亮的钟声将我们惊醒,我们惶然地寻找,看到就在我们脚下的山腰的凹处一片灯火通明,一队衣著袈裟的和尚正向北边的大殿走去,才知道已是拂晓,是佛家早课的时间了。我们都觉身上有些凉意,也想一瞻出家人的生活的秘密,就匆匆向山下冲去。天快亮了,天色反倒有些黑暗……

    孤独而又默契地走过了四年,快到毕业了,我们都感到有些空虚,除了艺术和哲学,我们都将专业荒废了;又有些惊慌,怕分离后的孤单,更怕会成为社会的局外人。一天下午,我们在山下的松林里约定——     一年后,再在未名湖畔相聚。

    此后的一年里,我们不断地通信,互相激励着,一边做事一边攻读考研的书籍。然而由于种种不愿再提及的原因,我终于未能如愿,加上又拖家带口的,最后只得定居这偏远的山城了。此后,遇上节日,青偶尔还从燕园寄一两张明信片来……然而音信最终还是断绝了。我们都有了各自的新的朋友和生活,我想这样也许更好些。“情”的湖泊需要“感”的溪流不断的注入才不会干涸;永恒的情感只是一种愿望,再深再浓也会被空间的堤岸阻隔,也会被时间的洪流冲淡。而今,就连青的去向我也不得而知了。

    那么,形影不离、耳鬓厮磨呢?

    我只想讲一个小故事,剩下的你们自己去琢磨吧。——有一位国王爱上了他的一个女仆,而这个女仆却执拗地跟一个家丁相亲相爱,发誓决不分离,恼怒的国王想把那个家丁放逐。他的宰相却劝他说,那样做只会增加女仆对家丁的思念,最好的做法是让他们亲密无间。于是国王就将两人剥光了衣服,捆在一起。起初两个情人还幸福地亲吻,半天之后,他们就将粪便弄到了对方身上,他们由尴尬而恼火而相互憎恨,三天后,国王问他们的感觉怎样,两人都说,他们甚至不愿再看对方一眼。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