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荒原幻花 七  

2012-01-31 12:27:27|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未有过的一种对异性的渴念茉莉花香般幽微、却又雨后春草般不可遏止地冒出来。一连好几天,一个白色的身影都在陈心应的眼前飘来荡去:修长的身材,飘摇的步调,全身心沉迷于贝多芬音乐的身姿、神态;尤其是那张秋日天空素净的脸,秀挺的鼻子,当然,最难忘的还是那晶亮、深邃而又暗含忧郁的眼睛。

“不知道她会不会看我的诗歌?她会随手把它扔到垃圾箱里吗?

“她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她?

“在那种场合,竟然选择贝多芬的奏鸣曲?太不合时宜了,但对我来说却是太好了!一个上午终于没有白白浪费,贝多芬的32首奏鸣曲被人称誉为乐曲中的‘圣经’。来到J城快三年了,终于看见一个心怀神圣的人,而且还是那样一个女人!

“她在哪里呢?我该怎样找到她?——对了,贝多芬乐曲!怡山别墅!——不!怎么会是她?那个开宝马车的女人?一个富婆(二奶?)会热爱贝多芬?

“无论如何,我要再去一次怡山,听听钢琴奏鸣的声音!”

陈心应一整天意乱神迷。

 

下午就要下班时,沉闷了一天的天空开始鼓起阵阵疾风。灼人的暑气开始有了一丝清凉。道傍晚时分,豆大的雨滴终于噼噼啪啪砸在干燥的泥土上,击起微微的土腥味。片刻之后,雨点就变成雨线,雨线在变成雨柱,雨柱终于变为瀑流,从九霄飞泻而下。这样的暴雨一直持续到黄昏。吃完晚饭,雨水变弱了,但并没有消歇。陈心应再也坐不住了,冒雨骑车向怡山方向奔去。

四周都黑黝黝,但陈心应一点恐惧都没有,沿着熟悉的荒径,很快便来到别墅的门前。别墅里亮着灯,但没有传出往日的琴声。别墅的门关着,陈心应鬼使神差地一推门,门就开了,原来门并没有上锁。从铁门到楼房那一段长长的水泥路两边都黑黢黢、静寂寂的,陈心应慢步朝里走,一时忘记了目的是什么、目标是什么。

雨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来,不远处,楼前灯罩下昏黄的光晕里,能看见飞舞着丝丝的银线。楼房里灯火通明,因为雨大起来,敲击着斜坡上的竹叶和身边的玉兰树叶,远远的却听不见什么声音;楼前面的地方空荡荡的,几处水洼反射着一片片的亮光。此时,陈心应才觉察到自己的唐突,准备转身离开。

雨幕里,路两边幽暗静谧。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竹子和其它花木都静默的站着,承受雨水的恩泽,也冷漠的注目着这个孤独的闯入者。雨又激暴起来,脚下的草地上也传来沙沙的声音:单调,黑暗中还有点神秘的意味;心应的伞上也响着噼噼啪啪的雨点声,同样单调,但更寂寞。但他却心怀感激:雨声遮蔽了自己的脚步声,雨幕掩饰了自己的心慌意乱,伞下给他一个浮想联翩的自由世界。所以,心应忽然喜欢起这缄默而神秘的小花园,悠悠漫步而行,全然忘记了这是私闯别人家的院子。

这花园的神秘气息,这雨中寂寞的苦香,还有自己的荒唐,都只有心应一人品味、咀嚼。也许还有这些黑黝黝的花木在窥视和嘲笑他的心事吧。

“回去吧!——这样雨夜,一个人在人家院子里转来转去,是浪漫还是发痴?”陈心应心理矛盾,只觉得心情涩涩的。他把雨伞低低的压到头顶上,让发热的脸颊贴着冰凉的伞柄——自己都不仅要发笑,25岁的男人莫非忽然成了一个思春的少女?

 

陈心应刚要转身,一束明亮的汽车灯光慢慢扫射过来。院门开了,一辆汽车缓缓开进来,突然加速超陈心应冲过来,“嘎”的一声停在陈心应面前。

“干什么的,你?”车门打开,一个西装革履的矮胖男人窜出来

“我——……”

“黑天半夜闯进我家,你想干什么!”胖男人说着绕到车后,从汽车后箱里抓出一根木棍,就要向心应打来。

“等等!敬孔你等等!”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完,一个女人从车上下来。借着车灯的余光,心应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向自己走来——不错,正是在文化馆表演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的司卿,虽然她改换了衣装;而司卿也依稀辨识出了陈心应。

“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没事出来溜达……看见门开着,不知怎么就进来了……”

“卿,你认识他?”那男人又转身向这陈心应,“黑天半夜,还下着大雨,你一个人到这里来溜达,谁相信?”说着又要去抓心应。

“别打!他是我的一个朋友……”

“谁?他是谁?!”

“我同学的弟弟……他们就住在前面的那个别墅!”

陈心应知道这是司卿怕那个男人伤害自己而撒的谎,感激地看了一眼司卿,“是啊,我姐姐说你有空闲时一定到我们家去玩,你很长时间不去看她了。就这样——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个的——我走了!”陈心应看看那男人将信将疑的神情,赶紧假装热情地和他握握手,一边向他们挥手,一边向外逃走。

“你同学的弟弟?我怎么从没听你说过这里还有你的同学?这样的下雨天就为了来告诉你这个?看他那穷样,也能住别墅?告诉家里的佣人,以后院门可要锁好了!”

背后传来汽车启动声。不用回头看,心应也知道汽车是向着楼房开过去了;内心忽然涌上一丝酸涩。

“怎么是她?那个用钢琴完美诠释贝多芬的神秘、美丽女子竟然和这样一个俗物在一起?一朵玉兰花,一只屎壳郎!难道真如俗语所说,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是啊,鲜花不插在牛粪上,插在雪山上能活吗?女人!这就是女人!哪怕她作出一幅冰清玉洁的样子,都免不了内在的庸俗!上帝从男人身上取下一根肋骨只是为了造一个男人的玩物,一具美妙的躯壳而已,上帝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把女人创造成一个神!!!女神,那只是我这样幼稚、痴情的男人的幻想罢了!”

陈心应茫然地沿着沥青路向山下走,隐隐听见心脏沉入海底的声音。

还没走出多远,一辆轿车快速冲下去了,溅起的泥水甩了陈心应一身——正是刚才看见的那辆黑色奔驰。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