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荒原幻花 五  

2012-01-26 16:27:23|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心应下班回宿舍,刚到楼前,自己宿舍对门的王婆婆告诉他有个女孩来找他,等了很长时间了。陈心应问她人呢,王婆婆说刚才还在,这会儿也走不远。陈心应又赶紧跨上自行车沿来路寻找,等他回来时,就看见王婆婆正在和一个穿牛仔迷你裙的年轻女子说着什么。心应走到附近,才看清是樊院长的女儿樊铃铃。

“你?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陈心应有些惊奇,但微笑着问。

“很惊奇吗?是阿姨告诉我你住这里的。她说你很久没回家了,也没有给家里打个电话。我,……我正好来城里办事,就和阿姨说可以顺便来问问你这个周末有没有空回家,阿姨就告诉我这里的地址。——没想到你这里离城中心还挺远。”看到陈心应盯着自己,脸孔竟然一下子红起来,露出少女特有的稚气。

“这里是稍微偏远了一些,让你找了很久吧?有什么急事吗?”陈心应一边锁好车子,一边回头欣赏女孩子的神情,发现樊铃铃也正看着自己。

“阿姨说你回家就知道了。”递给心应一个塑料袋,“这是一些牛肉干,你母亲说你常常熬夜,喜欢吃夜餐。家里有好几袋,我给你捎了一袋来。我走了——”

“谢谢你!辛苦你了,到我宿舍喝点水吧。”心应接过樊铃铃手中的塑料袋,看樊铃铃说要走但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就向王婆婆道了谢,领樊铃铃上楼。旁边的几个老婆子在向这边好奇地张望,陈心应只装作没看见。

“我屋子挺乱的,你别嫌弃。”打开宿舍门,陈心应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的房间的凌乱。樊铃铃却颇有兴致地审视起这间只有十几平方小房间来。房里除了卧铺和一张饭桌,就只有一张和书橱连体的书桌,书桌上主要是书和一些本子,只有那套爱华音响显眼些。樊铃铃扫视一眼书橱里的书,目光最后落在桌边墙壁上的几张印刷的名画上:一张贝多芬的头像、一张达芬奇的圣母素描和一张莫迪里阿尼的人体油画。

“就这张女人像画还鲜艳些;但也不好看——脖子怎么那么长?一点不符合人体比例!”说着一抿嘴,回头看看陈心应。

“嗯——就是……”陈心应勉强一笑,不想解释。

也许意识到了自己的冒昧,樊铃铃轻轻坐在椅子上,两人都无话可说,沉默了好一会。还是樊铃铃先开口打破冷局:“你们银行单位那么有钱,怎么不多盖几座福利楼房,还让你们在外面租房子?”

“银行是有钱,并不说明我们员工也有钱。”陈心应端上一杯茶水给樊铃铃。

“大河有鱼,小河就有虾呀。金融单位的福利让别人都流口水了。我的一个在农村信用社的同学年底光奖金就有两三千,还分了那么多年货……”樊铃铃接过茶杯,眼睛直视着陈心应。

陈心应避开樊铃铃的目光,“这几年,我的工资都给家里还债了,我只靠在学校辅导自习的钱补贴生活。单位去年就分福利房了,很便宜,但也不会白送人……”说到这里,心应觉得和一个年轻女孩说这些有点不妥当,后面的话就咽回去了。

“我爸多次夸你孝顺呢。我爸还好几次叹息,说如果不是你们家庭拖累你,凭你大学的牌子,留北京工作也不是难事,若是有点后台什么的,能进中央部门也说不准呢!……”樊铃铃自顾自地说着。

陈心应借着给她杯子添水,打断了她的谈兴。看看手表,“今晚你怎么安排?若是不着急回去,我请你到外面吃饭。”

樊铃铃也看看手表,有些脸红,连连推辞:“我姑姑就住西柳路上,政府三宿舍大院;我来以前就电话里说好到她家吃晚饭,而且,我爸还有事要我和姑父商量,今晚就在她家住下了,你不用担心。再见!”

“怎么谢你呢?那我送你到前面的车站吧!”

“不要客气。我到市场那里打车就行了。”

送走樊铃铃,陈心应开始准备回家的东西。一想到父亲的阴沉的脸、母亲如雷的鼾声,陈心应不由自主叹了口气。

 

周六上午回到家,陈心应才知道家里根本就没事;而是樊院长五十岁生日,人家还给自己送了请帖。父母坚持要心应到樊家去祝贺,再四强调这三年多来多亏樊家的照顾,特别是人家的闺女铃铃,卖药送药不说,有时还帮着干了许多家务。

樊家在村子的西头。虽然陈心应从高中就住校,又到北京上了四年大学,毕业后又在城里上班,但找到樊家却不难,因为樊家新盖的三层高楼在村口的公路上就能望见。这也是村里唯一的一座三层楼房,墙面还贴了彩色的瓷砖,阳光里光彩夺目的,周围的粗陋的平房一衬,更显得气派不凡。门楼也像一座小小的殿堂,高大坚实的黑漆大门安上了多数村民从未见过的门铃。

酒筵就设在樊家院里,只能摆开六桌。就座的除了医院里的一些干部,就是镇上、本村和邻村里有头面的人物,(还有一些村民、邻居送来贺钱,樊院长就向他们表示歉意,说酒饭过几天再补上,请大家谅解)只有陈心应是年轻后生。陈心应有些迟疑,不知道樊院长为什么特别请他,不知该坐在哪里。樊院长看见陈心应进来,满脸堆笑,连连招呼心应,让他坐在自己的身边。陈心应赶忙推辞,樊院长就亲自过来拉着心应的手,把他拉到自己所在的那桌宴席,“你是远处的客人,又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虽然现在在银行还是一个职员,但前途无量啊!该坐这里!该坐这里!”

樊院长坐在中央一张八仙桌的左上位。右边是一个年过七十但还面色红润的老太太,心应在为上大学之前见过几回,现在也就明白那是樊院长的母亲,不待介绍就上前问候;右边席是一对中年夫妇,年纪也樊院长相仿,那中年妇女和樊院长脸型相近,樊院长说女的是自己的妹妹,旁边是自己的妹夫,现在财政局任职;心应也过去施礼。樊院长的妹夫握着心应的手,赞叹心应一表人才、年轻有为,欢迎他有时间到自己家里做客。樊院长再介绍左边席一个脑门油亮、两腮肥肉低垂的中年男人,说是镇上专管医疗卫生事业的沙科长,沙科长微微抬起头看了看陈心应,陈心应也只是点点头。下席位是樊铃铃和他的哥哥樊英龙——村委会副主任、村减速机厂厂长,陈心应和他握手;樊铃铃也主动伸过手来,微红着脸和陈心应握手。别的位子都坐好了人,陈心应只好无奈地坐在沙科长的下首。

酒过三巡,樊院长表示了对来宾的欢迎和感谢后,看看身边坐着的陈心应,端着酒杯站起来,“各位,我来给大家引荐,心应是我们村第一个到北京念书的大学生,不简单啊!在市教育局干过,现在J城省建设银行工作,凭大学的牌子,只要扎扎实实干,将来定会大有作为。来,为我们村出去的栋梁之材、未来的国家干部,干杯!”

“干杯!干杯!”众人纷纷举杯,目光一齐对着心应。心应感觉自己的脸在烧火,赶紧站起来回敬在座的各位头面人物。……

给众人挨个敬酒后,陈心应已经有些心神恍惚,刚要想樊院长提出告辞,就见樊铃铃走过来,“心应哥,我敬你一杯!祝你工作顺利,青云直上!也祝阿姨身体早日康复!”说完,微微向后一仰头,一杯红酒喝干了。

“好!龙父自有凤女!不愧是樊院长的千金,好酒量!好神气!……”众人纷纷鼓掌。陈心应稍一犹豫,也举起酒杯,把一杯白酒一口喝光了。众人又一阵喝彩声……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