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荒原幻花 一  

2012-01-16 22:19:37|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站在山顶一方翘起、朝东探出的山岩上。

印象中,诗人就应该这样的——或站在山巅,或徘徊海边,或游走沙漠古道,或仰卧草原如盖的苍穹下。只有这样的高旷、辽远的地域,才容易超越周围阻碍眼睛或心灵的视界的障蔽,看见亘古的幻象,听见永恒的声音。

 

把黄河比喻为一条巨龙是达不到神似的,因为那只是外形的相像,从河的源头到他流入大海的尾部,它在不同地理区段的气势、气质是不相同的,倒不如说它暗喻着人类历史的四个时代: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和钢铁时代。从青藏高原高耸云端的巴颜喀拉山神圣、寒冷、洁白的雪峰融化而成的汩汩细流,到汇聚而为黄河的源头,在这一段河域黄河就像一个刚从神界将落人间的生命,那涓涓水流蕴含着冰山的神秘和神圣,携带着来自天国的圣谕和恩泽流向熙攘的凡尘。当它带着天真烂漫的眼睛蹦蹦跳跳走出青藏高原,来到荒凉贫瘠的黄土高坡,它已经是一个青春勃发的少年,血气充盈,昂扬轻狂,泥沙滚滚惊天动地的壶口瀑布是它浅薄热情的发泄,它已经走出了黄金岁月,但它还有不流凡俗的青春热情,它还在自己的白银时代。此后,黄河彻底冲进了现实,流入了红尘,虽然它还能掀起滔滔浪潮,蜿蜒曲折走过黄土高原,桀骜不驯向北方飞去,去到莽莽苍苍的内蒙草原,但它已经沾染了太多的凡尘俗气,它已褪去了青藏高原的神奇和圣洁。它血管里的最后的一点傲气已经耗尽,它不可能再从莽莽草原冲天飞去,只好顺从的折回东南,在平坦宽绰的平原河道慵懒地流向大海,终结自己的一段传奇,回到幽冥的原初,等待涅磐和新生。

从内蒙草原折回华北平原,从生命气质上黄河已经走到日暮,批阅了那么多人世苍凉,沾染了那么多污浊灰尘,在它灰暗、浅俗的身上再也看不见神圣和冰洁。它驯顺的走向大海的路上,乖乖地把从前裹挟的黄土和泥沙留在河道两岸,斗转星移,竟淤积成一片平原。平原的坦荡和肥沃更便于人的生存,于是人们就蜂拥而来,熙熙攘攘、狗苟蝇营,在河流两岸划地而居,又是几百年飞逝而去,居民越来越多,生意越来越茂,几座城市就此坐落下来,更有一座J城倚靠着南北交通枢纽的优势而发展成了省会都市。如果就其气质而把这一段黄河视作它生命的钢铁时代,那么这J城正是这种气质的典型体现。钢铁、机械、石化和商业是这座城市的命脉,也就是说,这座城市的血管里流淌的就是冰冷的铁屑和浓黑的油污,嗓子里发出的只是汽车和工厂机床的尖厉的声音,还有就是商场的令人烦厌的喧嚣吵闹。这里有各种这样声音,就是没有一种声音叫作宁谧;这里有光怪陆离的色彩,就是没有一种色彩叫作真纯;这里琳琅满目的商品,就是没有一种物品叫做灵魂。但是,正如臭烘烘的马厩要比冰洁的雪峰温暖一样,冰冷的钢铁和熙闹的商场更能带来金钱,喂养更多的生命。世界就是这样矛盾,灰暗和单调竟能生产出更多的繁荣和奢华。然而在诗人陈心应眼中,这些繁华只是一袭眩目的金缕衣,难以掩饰它内在的荒原气息。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