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渴望闲适  

2011-12-27 10:28:0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种心情还要从几个月前的一封信谈起。

北方的春天总是短得像一场朝露,而且沙尘弥漫,几乎没有一点温润可言。正在自伤自怜的时候,又收到刚考到北京的一位女学生的来信,抱怨北京的沙尘暴的厉害,心中更怅惘北方的春天了。这样微叹着,不由又想起几年前偶尔路过的吴江市。

我们的旅游客车沿着京杭运河岸边的公路行驶,路的这边是青青一色的草地和疏疏落落的颀长的各种小树,那边就是著名的京杭大运河。正是初夏的黄昏,街灯初上,运河中已经灯火通明,装载着货物的驳船一艘接一艘,长长的排成一线,缓缓的向前漂移。船上的人家似乎也不必为安全一类的事操心,一家人出出进进,烧火的烧火,吃饭的吃饭。印象里,吴江真是个闲静的城市,因为虽然是黄昏,平坦宽阔的路上却几乎看不到行人,连江边乘凉的人也寥寥。清凉的风里,泛着光晕的街灯下,我们的车悠然如在画中,自觉不自觉地把运河中的船只作了参照物,隐隐约约,我们也似乎是在水上行进了。

回信中,不免谈到自己对江南的倾慕和眷恋,而且说,自己将来退休了,有固定的退休金和任自己支配的时间,就一个人到江南一处偏僻小镇中租一所房屋住下,随意闲逛,一处看熟了厌倦了,就再移居另一小镇,然后还是随意闲逛。就这样,把晚年的岁月抛掷在梦样的吴山越水里好了。

生命中有很多东西都很重要,有一些甚至是不可或缺的,比如事业、金钱,比如健康、长寿,比如亲情、爱情;但这一切的一个最终目的应该是——幸福。如果不是为了幸福,要那忙忙碌碌的奔波和花花绿绿的纸张何用?结结实实的躯壳和漫长无聊的岁月何用?也许亲情距离幸福最近,但该来的自然会来,该去的挡也挡不住;至于说到爱情,确实是最令人向往和陶醉的了,然而爱情如烈火,过于猛烈的东西都不会久远,况且还有一个茫茫然的“缘”字横在那里让人心里发毛发慌——徐志摩不就无可奈何的叹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么?这样看来,只剩了“闲适”这一种心境最可得也最可信赖。

要说论述闲适,还得数林语堂和周作人说得透脱。尤其是周作人的小品文,我以为是写给三四十岁之后的人看的。“四十而知天命”,知命的人就缺了些搏斗的激情,多了点安分自得。《喝茶》一文中,周作人说,除了工作,我们还应该有一种易感的心境和一双善于审美的眼睛,忙里偷闲,苦中作乐,在不完全的现世享受一点美与和谐,在刹那间体会永久。而且说,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可见,周作人把这种闲适看得如何之重了。

周的人品有其瑕疵,所以有人攻击他的生活充斥着小资产阶级情调;但我想,闲适总不该是“小资产阶级”的生活专利吧。但凡有情趣的人,总是向往一点闲适的享受的,不然,如何理解孔子对曾皙的赞许,陶潜对田园的憧憬,朱自清对清水白豆腐的眷恋?周作人的喝清茶,丰子恺的品黄酒,孙犁的喝胡萝卜棒子面粥,都说不上奢侈,可这种闲适的生活体味,谁说不是一种享受?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