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好女人”三题  

2011-12-23 15:25:5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女人、书、酒

我虽然爱书,但还不能痴迷;偶尔也信手涂鸦,也还不敢自诩为作家。所以我随文章好歹的看法就稍欠档次,只觉得一篇文字,倘若让人看了第一遍还想再看第二遍,第三遍,就是好的了。又因为人们经常说文如其人,想必人的品格也与文品有些相通之处,所以我对女人的看法就有些类似于书了:好女人大概就是那些让人与之相处就能感触到生命的情致,而且相处愈久,愈觉得芳醇的人吧。

 曾有一位女作家把女人比作,说好的女人须得有好男人的调弄,而且男人的手艺越好,越能弹奏出迷人的韵味来。同样我也想把女人比喻为玉液琼浆,不知你觉得妥当与否。与之相伴,在生活的涓涓细流中品味人生,可以解忧,可以放歌,可以言志。好酒不上头,喝了口不干,心不烦;好女人也一样。当然,这其中的意味又不是那些口舌迟钝、神经末梢不敏感的人可能领略的。

  然而我觉得还有不妥:这样的比拟对人格独立、生命完满的女性似乎有不恭之嫌。女人的身价何以一定要靠男人的手与口来鉴定?文学中有一个命题叫做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是否我也可以套用一下:越是自性完善的女人就越是使人喜欢的呢?

 

                         二、 女为己容

 《诗经 伯兮》篇有句: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为容?” ?,马瑞君解释为此两句,极言思妇对征夫的牵念之情,懒得梳妆,甘心首疾。诗中还说丈夫伯是邦之杰兮,也就是人中俊杰了。思妇可能感觉除却巫山不是云,涂抹一番又有谁值得取悦呢?伯兮执殳,为王前驱,想来一定是有身份的人了;可知妻子也定是个贵妇人了吧,不然,一个农家媳妇,如此思念不仅要首疾,恐怕还要饥寒交迫了。

 自古以来,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仿佛是一种美德。但我觉得女子梳洗妆扮的目的还可以只是为自己。何必那么在乎别人的眼光呢?譬如一朵野花吧,生于幽谷,殁于幽谷,有人看见了赞叹几声当然不错,若是没人看见,潇洒地自开自灭,岂不也是一种风度?

不甘心做男人的附庸,不情愿做家务的牺牲品。妇女解放的口号也喊了几十年了,甚至女权运动也不再时髦了;但很多时候,静心审视一下灵魂,又有几个女人形成了自己的独立人格?尤其是在化妆、衣饰上,潮起潮落,备受冲刷之苦的总是那些追潮逐浪的女人。岂知,潮流若能追得上,也就失去了意义。这可是那些靠炒作新潮流吃饭的人所不愿看到的啊!

 猛回头,也许不小心就捡回个自己呢!设计一下自己的步伐,开拓一片自己的领空,也许就在你不再追赶的什么的时候,你已经不知不觉站在了潮头。

女为己容,就会有了自信心,生活也就变成了自己的创造。说得玄一点,这当然也可以包括心灵、独立人格一类。孔夫子有一句话历来被看作对女人的大不恭:唯女人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原因无它,因为在那个时代,即使身为贵夫人也不可能像舒婷在她的《致橡树》里抒发的那样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所以我想,近则狎昵远则怨,关键还在于那时的女人的人格中自立细胞的缺乏吧!

两人世界中的悲剧也大多出于此。一方劳作一天后渴望的是安宁和一双温柔的手,一方百无聊赖的心却要求亲密和刺激,嫌怨之情潜滋暗长,终至于火山爆发。要知道,尊重是爱的几处,而独立的人格又是被人尊重的基础,即使婚姻也不例外。在这一方面,法国哲学家萨特和西蒙波伏瓦堪称楷模。波伏瓦在文章中回忆说,她与萨特相互热爱又相互尊重,相互独立又绝对信赖对方,他们甚至拥有自己独立的生活和情人,但这又不妨碍他们的恋情和友谊。也许人性就是如此:谁都愿意受到别人的尊重和爱,而不愿被纠缠,人人都渴望知己甚至对手,唯独瞧不起附庸之类。两个独立的世界才可以对话,两个自性完善的人才谈得上彼此尊重和爱。相守则爱意融融,独处也悠然自得,也就真正做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三、 永在的魅力

 关于婚姻的围城性,作家周晓枫说得很明了,人的本性和科技发展的方向一致,都是朝着禁区前进的婚姻是女人卸妆,使男人缴械,它破坏了最后的神秘感,所以称爱情是婚姻的序曲,婚姻是爱情的尾声然而只要经营得当,爱情也并非像肥皂泡一样,一戳即破。

  印度哲人奥修在他的寓言中讲了一种破坏爱情的方法堪称一绝。一个国王为了得到一个爱上了他的奴隶的女子,听从了宰相的建议,不是讲两人强行分开(那样两个人反而会爱得更深),而是下令将两个人剥光了衣服绑在一起。一开始,两人还柔情蜜意,几天后,人的猴性毕露,互相将屎尿溅到了对方身上,一周以后,两人已彼此厌恶,甚至不愿多看对方一眼。没有距离就没有了美,距离大了又会产生情感沙漠。所以把握好爱人间的距离似乎是保持魅力的一剂良方。

  善于描写女子形体的美莫如曹植,《洛神赋》中这样写道: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翩若惊鸿一词极尽摇曳飘忽之美。《诗经 蒹葭》中的所谓伊人也只是在水一方,让人可远观不能亵玩。王实甫的《西厢记》写张生和莺莺之爱,也只有半推半就,又惊又爱,檀口揾香腮几个词儿,却要比滩头小报的描绘让人销魂不知多少倍了。如此等等,用法国诗人艾吕雅的话说就是:在伸出的手与拒绝之间该有多少诗啊!

然而这样的美也还是一次性的消费。婚姻是不能建立在这种若即若离的游戏上的。那么,有没有一种不会因为走进而消失、因时间而衰退的永在的魅力呢?一如伟山,一如大海,一如名著,虽百看而不厌,时时翻读而有新的意境出现。我以为,其关键还在于真正独立完美的人格,在于拥有一个世界在心中。独立完美的人格才能产生独到的魅力,有一个世界在心中就会使得生活成为一种创造,如花草之有根,如活水之有源,每天都会展现不同的色彩。

建立在距离上的美是一种艺术游戏,不断朝着完美的人格前进才会拥有永在的魅力。

 

联系人:刘学良

联系地址:山东淄博新区联通路西首,淄博职业学院图书馆,

邮编:255314

联系电话:0533282870213964485891

EMAIL:liang4269@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