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淄博学良的博客

心灵交流、智性往还

 
 
 

日志

 
 

朝圣山水  

2011-12-23 14:42:1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圣山水

刘学良

今年春天,我第一次加入一个户外俱乐部,随一群“驴友”穿越白云山和鹤伴山,我是带着朝圣的心情进行这次游历的。(其实,我每一次走近大自然内心都会产生同样的敬畏和感激的心情。)

当我使用“朝圣”这个词的时候,可能不少人要嘲笑我太矫情了:不就是到周围的几座小山转悠了一圈吗,也能称为“朝圣”?我认为,是不是一种“朝圣”,取决于游者的心态,而不取决于你所游历的地点,所谓“天国在我心中”,讲的就是一个心态问题。但这绝不等同于咱们国人所说的“信则有不信则无”的意思,“信则有不信则无”的说法最容易使人油滑,觉得景仰的“神圣”是一种可有可无的玄虚。我坚信神圣就在山水间,当你说“不信”的时候,只是表明你自己缺少一颗景仰的心,或者说是尘俗的东西蒙住了你的眼睛,使你对神圣视而不见。

你可以试着自问:是谁让山峰耸峙,山路蜿蜒?是谁让南风吹拂,唤醒了漫山的青翠,催开了遍野的鲜艳?我们都愿意在山峰巅振臂呼喊,也愿意在花丛间展现笑容,还要把这些景象拍摄在镜头里,留存在相册中;你可曾想过要在同样高度的煤渣山顶、同样色彩斑斓的超市里拍照留念?我估计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这样做,因为那里缺少一种无限勃发的生机,缺少一份神秘和魅惑的灵气。这也就是我们这些“驴友”要花钱跑到远处的在山间去挥汗如雨,而不愿在车水马龙的公路上行走的原因吧。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不愿接受“驴友”这个带着“灰色幽默”色彩的词语,它既降低了我们自己的尊严,也容易使我们的山水之行变成简单的体能消耗。如果真是那样,一群人仅仅为了活动活动筋骨或消化过剩的卡路里而在山谷与山峰间爬上爬下,那就不如到封闭的健身房里去折磨自己的肉体。我们虽戏称驴友,但绝不是为了通过跋山涉水把自己弄得像一群疲惫的驴子;游历山水的真意显然不仅如此,一定还包含更多东西,比如视觉的享受,比如心灵的抚慰。

报名前我就知道白云山、鹤伴山都不是名山,没有瑰丽奇险的景色可言,但我还是借了一架高级的单反相机;虽然我不是摄影高手,但我总能在别人认为无所谓的地方看到不凡的景象:那些红褐色的巨石,不知是谁把它们安放在这些青石山的顶颠?一方孤兀如竹笋的巨石,是从地下拱伸出来还是从天外飞来歇息在平缓的山坡?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北坡的丁香却盛开得正旺相。更美妙的是那满山遍野的槐花,给高山镶嵌上了白绿相间的翡翠一样。还有许多不知名的野花野草,在悬崖,在石缝,倔强地挺立着,昭示一种不可压制的生命力……大自然处处都有神秘的奥义和美丽。我不断举起相机,把这些“平凡的奇景”抓拍下来,并收藏在心里。我无法像同行的队友那样眼睛专注于前方的道路,调整呼吸,踏实脚步,有规律有节奏地稳步前进;我的眼睛游弋四方,我的心里时时有感叹和赞美,我有时还要趴在地上用微缩焦距拍摄无名的野花和野果。当别人忙着采摘槐花,塞到嘴里或者放到提兜里的时候,我正忙于转换拍摄模式,调整图像构成;当我收起相机,想摘一两枝槐花品尝时,却发现队友已经走远,我不得不抓起背包紧跑着追赶。偶然一次,我看见山崖处一棵油绿的野杏挂满了青青的果实,特别是几颗果的实阳面已经晒成了红色,与油绿的树叶相映衬而更显娇艳,当我满心喜悦,调好了焦距准备拍摄时,却发现镜头里突然出现一只手,抓住了那条缀满杏果的树枝,把整条树枝都折了下来。原来是前面的队友随手摘了几颗,吃了后觉得这些半熟的野杏酸酸的,更能刺激津液,便返身回来摘取更多果实。他们不会因为我在那里拍照就停止采摘,甚至不惜折断野杏的树枝,还炫耀说这真是路途解渴的好东西。我不禁叹息:人们啊,你可想过,不摘山果你不会渴死;你这样采摘,一棵娟好的野杏树就遭毁灭了!

现在,人们已经很少刚愎自用地高呼“征服黄河”、“征服珠穆朗玛峰”这样自大的口号了,近年来的几次大的天灾让人类开始醒悟“人定胜天”的虚妄;但我们依然缺少对自然诚挚的热爱,因为我们心中没有“神”。我们不再狂妄,但我们更加油滑和冷漠;我们不再天不怕地不怕,但我们也不信仰什么,敬畏什么,这更是一种浑浑噩噩。“神”的缺席使我们的山水游历变成了所谓的“游山玩水”,尤其一个“玩”字,更加显现出我们灵魂的浅薄和轻浮。古籍《礼记·祭法》说,山林川谷丘陵,能出云,为风雨,见怪物,皆曰神。为了表示对山水神灵的崇敬,古人们刻画山水神灵的形象,用以祭祝或瞻仰;而登山就起源于古人的祭祀活动。在这种对山的朝拜过程中,逐渐演化出了今日的旅游,所以说,我们的旅游从其根本上说就是一种朝圣,一种对天地神灵的祭拜。如果说我们曾经把攀登当做征服是一种狂妄,那么现在把朝圣山水“后现代化”为游山玩水就是现代人灵魂的萎缩。

从上午的八点多开始攀登,我们在山坡上拓路前行,在绝壁处攀援而上,小心翼翼越过山梁的鲫鱼背,双腿颤颤沿石阶而下,四肢并用翻过砂石的陡坡。一路跋涉,肉体是疲惫的,但精神则是喜悦的。一直到下午四点多,我们穿越了七八座山峰后,终于站在最后一座山峰上,又看见了出发点那一座采石场,采石的工人开动轰鸣的机器在山石间打孔,把炸药填埋到深深地孔洞里,把青山炸开,掘出美丽的大理石,剩下的土石就堆弃一边。当时在近处看到那炸裂的山坡时还没有觉得怎么样,现在走过了那么多山峰,眼睛习惯了山上的翠绿,那半座山裸露着的黄褐色就显得格外刺目,仿佛目睹被撕扯掉了皮肤的一块肌体,直看得人心里流血。

唯一欣喜的是,团队中的许多人都对这种毁灭性的开采行为表示惋惜和愤恨。但是仅仅停留于追求和维护自然的美感是远远不够的,就想对待濒危物种,对待令人揪心的全球环境,仅仅从个人良心出发来实施保护是不够的一样;我们必须从内心生发出一种“万物有灵”的信念,坚信“神是人的尺规”,倾听天命的指引,唯有这样,我们的脚步才不会走向危险的断崖。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